港府推“逆向隔离”入境大陆 学者:两面不讨好

0
492
香港特首李家超表示,广东省及深圳市政府支持港府提出的”逆向隔离”建议。 (图:美国之音)

【2022年09月02日讯】香港特首李家超星期四下午与广东省官员举行视像会议后召开记者会宣布,广东省及深圳市政府支持港府提出的“逆向隔离”建议,并同意设立专班推进落实,计划以邻近深圳的河套区作试点,前往中国大陆的人士可以在河套区完成隔离后,以闭环方式入境中国大陆,但目前未有实施的时间表。有学者分析,“逆向隔离”措施仍然是一种较为严格的封控,突显中国大陆未能有效地处理疫情蔓延,香港既不能与中国大陆免检疫通关,又不能够全面开放国际旅客入境免隔离,处于“两头唔到岸”(意思指两面不讨好)的状态,估计“逆向隔离”措施的作用有限。

香港及中国大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超过两年半,中港两地仍然实施全世界最严格的“外防输入”政策,由香港入境中国大陆需要满足“7+3”的隔离要求,即是7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加3天居家健康监测,总共10天隔离。

港府推”逆向隔离”入境中国大陆

香港特首李家超原定星期三、四(8月31日、9月1日)率领港府官员,前往广东省访问两天,与广东省和深圳巿领导会晤,能否推动香港与中国大陆免检疫通关成为焦点之一。

不过,由于香港疫情反弹,单日确诊超过1万宗,深圳疫情亦出现反弹,多区实施封控,李家超上任特首之后首次访问广东省的行程临时取消,改为星期四早上与广东省及广洲、深圳市政府官员举行视像会议。

针对中港两地通关的问题,李家超星期四下午与广东省官员举行视像会议后召开记者会宣布,广东省及深圳市政府支持港府提出的“逆向隔离”建议,并同意设立“专班”(专责小组)推进落实,计划以邻近深圳的新界河套区作为试点,前往中国大陆的人士可以在河套区完成隔离后,以闭环方式入境中国大陆。

李家超表示,他是一个很“心急”的人,希望“逆向隔离”措施可以尽快落实。

落实细节由中港两地专责小组讨论

记者问及“逆向隔离”措施落实的细节,包括每日有多少名额、用什么口岸、中国大陆会不会派员监察,以及中港两地病毒检测标准不同将会如何处理等。

李家超回应表示,“逆向隔离”措施的目的是要符合中国大陆“7+3”的隔离要求,检测标准以及落实细节等问题,都是“专班”即是专责小组稍后会讨论的事项。

李家超说:“包括标准以及落实的细节,以及我们用什么方式去‘闭环’,由我们逆隔离的地方上去深圳,这些当然是‘专班’(专责小组)会讨论的细节事项,每个环节双方都会针对我们两地的疫情管控要求去大家商讨的,目的就是希望符合到做完逆隔离的人,回到去(中国)内地是不需要再做‘7+3’(隔离)、他已经符合了‘7+3’的要求。”

未回应抗疫政策终局如何与国际接轨

另有记者问及推行“逆向隔离”措施,是否意味香港放弃与中国大陆免检疫通关﹖港府抗疫政策的”终局”,会否在老幼的疫苗接种率达到一定水平之后,放宽社交限制措施﹖如何与国际接轨﹖是否要到10月16日中共二十大后才有眉目﹖

李家超没有正面回应中港两地推动免检疫通关的进度,至于港府抗疫政策的“终局”,以及如何与国际接轨,他只是重申抗疫政策是以保护老幼高风险士为基础。

李家超说:“关于我们整体香港抗疫方面的政策,我同大家多次解释过策略,我有一个基础要去保护的,就是我是要保护高风险的人士,是确保轻症尽量防止变重症,重症尽量防止他死亡,虽然在疫情之下有很多人,因为他自己可能感染过未必有事,但是我们看这些(确诊)数字不可以看成一个数字的,这个数字是生命来的。”

学者指“逆向隔离”作用有限

香港伍伦贡学院社会科学院前讲师、时事评论员黄志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逆向隔离”措施仍然是一种较为严格的封控,对中港两地旅客通关没有带来更大的方便,亦突显中国大陆未能有效地处理疫情蔓延,估计措施的作用有限。

黄志伟说:“突显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中国)国内似乎都还未有效地去处理到疫情的蔓延,以及怎样恢复那个经济活动都处于一个挣扎,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不觉得它(港府)现有的这些新安排,都真的会带来很多正面的作用,特别是怎样恢复香港同(中国)内地的连系,或者以至方便到一些海外人士透过进入香港再进入(中国)内地,这几方面我见到的都只是一个很轻微的安排,但是就不算是真的大开方便之门。”

估计中国短期内不会放宽清零政策

对于中国大陆宁愿牺牲经济发展,仍然坚持“清零”政策,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今年初以来不断实施封控检测,黄志伟认为,主要是由于中国大陆不愿意引入国际通用的疫苗,坚持只是接种中国大陆自己研发的疫苗,估计可能对病毒的防护有限,为免医疗系统崩溃,相信严格的封控措施短期内不会放宽。

黄志伟又表示,防疫政策关系到中国领导人的权威,亦牵涉到经济发展与政治权威之间的取舍,这些都关乎中国领导人如何判断日后的发展路向,如果坚持”清零”政策,估计对中国的经济实力会带来很大的影响。

黄志伟说:“因为事实上如果你(北京)要用一种‘坚壁清野’、近乎是绝对‘清零’的那种取态,恐怕没办法能够追回那个经济发展,若果是这样过往的中国经济的那个实力的累积,是会大打折扣的,而这样对(中国)国家的整体发展,以及它自己整体政权所需要的那个所谓‘做实事’,去满足市民大众的温饱,都会存在很大的问题,所以这里是牵涉到政权自己怎样考虑那个政策的次序的排列,究竟那件事情先行,而我自己眼见的就是似乎到现在都没有清晰的路向。”

黄志伟表示,防疫政策亦反映中共高层的路线分岐,甚至出现各说各话的现象,他估计中国的防疫政策不会在10月16日的中共二十大之后随即放松。

黄志伟说:“见到开完所谓北戴河会议之后,主席(习近平)就去了北边、总理(李克强)就去了南边,有些各说各话的现象,这里其实是见到接下来一些所谓一线大城市,即是北、上、广、深都跟着陆续有一些封区的检疫行动,要做到就算有一个(确诊)个案都好,都要整个小区封控这一种相对很严厉的手段,都令人觉得其实那个(抗疫)政策仍然是没办法定清楚那个先后次序及方向。”

香港“两头唔到岸”或加速人才外流

记者问及,香港原本的角色是中国大陆对外联系的桥梁,但是超过两年半的疫情以来,香港的防疫政策既不能够效发大部份欧美国家的“病毒共存”,在疫苗接种率达到一定水平之后,全面放宽出入境隔离措施,亦没有落实中国的“清零”政策,既不能够国际通关,对中国大陆亦只能提出“逆向隔离”,处于“两头唔到岸”(里外不是人)的状态,对香港带来什么影响﹖

黄志伟形容香港真的是“两头唔到岸”,今年11月之前是否能够因应两项国际大型活动,包括国际金融投资峰会和国际七人榄球赛,开放国际旅客入境免酒店隔离仍然是未知数,估计防疫政策加上国安法之下的政治社会气氛,人才流失的情况可能会加剧。

黄志伟说:“它(香港)真的‘两头唔到岸’,香港已经在人才方面‘流血不止’,金融人才各方面固然是了,特别是现在主事的官员,如果他纯考虑是政治需要多于经济需要的话,你都要香港整体除了防疫之外,你的社会环境以及民众那个稳定、特别是信心的稳定。”

评论员指香港与国际更脱轨

化名谭美德的时事评论员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港府建议与中国大陆实行”逆隔离”措施,在防疫政策上更贴近中国大陆其实与国际更脱轨,估计对香港不会带来利好的因素。

谭美德说:“其实这个所谓‘逆隔离’措施,我会看成当香港愈向所谓大陆政策靠拢的时候,其实是同国际更加脱轨,香港现在几乎同(中国)内地是全球防疫政策、特别是入境政策里面我想是数一数二最严(厉)的,所以你说这个‘逆隔离’是不是一个‘利好’,我就觉得只不过是‘严(厉)’里面叫做没那么‘严(厉)’而已,但是根本完全没什么好不好可言,因为你都是吓怕了人家(国际旅客)。”

估计二十大后中共或放宽防疫政策

谭美德表示,中共经常会对一些政策“自我定义”,然后自圆其说改变政策,例如“清零”政策变成“动态清零”,再引伸到“社会面清零”,他估计中共二十大之后可能会放松防疫政策。因为如果中国今年达不到全年经济增长5.5%的预期,对政局稳定都可能会带来影响。

谭美德说:“可以预期你说中国在二十大之后,会不会再出现一次继‘社会面清零’之后,再一个‘自定义’是代表着放宽(防疫政策),我觉得到明年年初的时候,极有可能会发生这件事,否则的话以中国的日历它跟我们不一样的,我们是会计审计年度是3月到4月的,但是中国是1月到12月,所以其实你可以预期,它在二十大之后只有一两个月时间,它要自定义、它要‘改口风’它就要改,要不然在明年1月的时候大家去做年度计划的时候又做不到的话,你就见到连续两年中国的经济都陷入一个进退维谷的境地的话,这个相信是一个相当之大的内部政治隐忧来的。”(美国之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