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東專欄】:穿越美國兩個半月, 親歷中共對美國政治無處不在的滲透(1)

0
767
戈壁東:穿越美國兩個半月, 親歷中共對美國政治無處不在的滲透
戈壁東:穿越美國兩個半月, 親歷中共對美國政治無處不在的滲透
最近我剛剛為大紀元寫了一篇專文《中共超限戰攻城掠地 美國全面應戰還來得及嗎?》。中共其實在蘇聯解體以後,為了續命已經發動了對西方特別是美國的超限戰。中共的特洛伊木馬以僑會、商會、同鄉會等等各種各樣的名義,幾乎已經佔據了美國以及西方所有國家的城市。經歷幾十年以後,這些木馬間諜大多擁有了所在國籍。去年病毒爆發前,他們甚至可以一夜搶光全世界口罩,實際是一次真實佔領的檢測。他們幾乎無處不在,擁有恐怖的力量。所以,中共外交之首楊潔篪敢在對話時向美國公開挑釁,所以中共「國師」金燦榮敢公開宣稱它們掌握的選票可以讓美國所有議員跪地稱爺!
這可不是說說大話而已。它們真實擁有了這些力量,也從不停止在運用特洛伊木馬攻城掠地!就這穿越美國兩個半月裡,我有了親身經歷。

一、擔憂共匪侵蝕我決心幫他

在去年美國大選經歷最驚心動魄的那段時間裡,有個人跑來加州,說要在今年三月份競選眾議員,然後與我有了一個長談。其實一年前在一個偶然場合,我與他交談過這個話題。因為他有六四學運和軍中牧師的背景。無論任何理由,我都覺得這樣的人在美國參政是一件好事。我也是真心希望支持他。
那位告訴我如果我去紐約,他可以為我安排住處,以及在他已經確定的三個辦公室裡有一個屬於我。然後我在他擔任議員以後,將作為他的團隊成員留在議會。我告訴他,我不是那種為了獲得去做事的人。我認為值得就夠了。如果兩年後你能當選,紐約這樣的城市,我絕不會再繼續待一天。
顯然這是一個可以全程參與瞭解和學習民主制度運作的極好機會。我也曾答應過一個台灣的朋友有機會要幫助她競選,若幹年後參政其實也是我的心願之一。我認為這是神賜予的一個機遇,值得珍惜。所以其實我是心動的。
只是有兩個原因,我沒有當場答應。第一,需要去我最討厭的城市紐約;第二,他參選的是民主黨議員。而大選已經把民主黨與極左畫上了等號。
但是我向他推薦了一個有媒體還人才濟濟的組織,希望他能依靠。他答應得很爽快,他把它稱作歸隊。所以後來我們再聯絡時加上了GD兩個字母作為約定。
1/6我去了白宮和國會山。然後就在紐約住了五天,那五天就是為他而去做的第一手資料考察。我想在紐約找找新的感覺,我也想聽聽我在那裡熟悉的朋友們的觀點。
我應該不會料到我到紐約第一天,已經被中共木馬們盯上了。它們的信息是那麼靈通。有個人在臉書給我留言,說要為我安排吃住還留下了電話。這樣友好的表示我當然會去電感謝。結果他們說要來請我晚餐。
晚餐前,那位帶我去了一個辦公室,我在那個辦公室看到了五星紅旗。
晚餐時那位留言的朋友告訴我他是大法弟子,在座也有兩位也是(4月份我才知道沒有這些大法弟子)。我問他們是哪家的?他們說是管報紙發行的。他們說辦公室有五星紅旗的那位是個道長,是前警察和軍人。
然後他們告訴我,他們都是那位邀請我幫助競選者的「兄弟」。這是不是有點太湊巧?!我立即電話查問,那位告訴我確實是他的「兄弟」,與五星紅旗還是「戰友」。老實說,我對此是有點吃驚的。
「五星紅旗」約我第二天去「大法弟子」家喝茶。然後,只有一個話題,在紐約競選議員不能與中共作對。他說有三大華人勢力控制了紐約的華人選舉。得罪他們你什麼事都做不成。他說他是前警察,紐約的警察局長都被這些社團邀請到了中國「旅遊」,所以那一年法輪功在法拉盛圖書館被打,基本上是前面抓後面放。他說他的那位戰友兄弟不聽話,給他介紹的大佬他不去接觸。
「五星紅旗」到今天為止告訴我的都是一個假名,但是我相信他說的這些話是真的。因為我知道美國的有些地區確實已經是中共佔領區了,特別是紐約這種極左城市以及法拉盛這種完全中國化的社區。
直到這個時候我也知道它們為什麼請我「吃飯喝茶」了。後來有人告訴我,它們為我建了一個小檔案,我的動態他們隨時掌握。所以一進紐約它們就來了。
我的回答很簡單:老子十年前發誓匪共不滅菸酒不嚐。幾十年的菸酒都戒了,你覺得我會因為你的這番話改變?
它們很失望,我出門時「五星紅旗」連看也不看我一眼。就在那天晚上,我下了決心,答應那位「競選者」!我不能讓共匪把他侵蝕了!
但是因為有一些前輩給了我一些事先警告,鄭重起見,我還特意讓他寫了一個書面邀請。這就有了後來萬里穿越美國去紐約的故事!
直到兩個月後,我才知道這位「五星紅旗」居然是梁冠軍福建幫的人。而「競選者」告訴我,與他是“兄弟和戰友”!
身邊太多這樣的“戰友和兄弟” ,也許就是後來發生那些事情的來源。(圖文:戈壁東 )
(未完待續)第一篇.共四篇

責任編輯:李文涵

作者授權明德網,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