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東專欄】:「兩個半月」如果真有另一面,令人驚恐!

0
422
戈壁東:「兩個半月」如果真有另一面,令人驚恐!
戈壁東:「兩個半月」如果真有另一面,令人驚恐!

我寫的《穿越美國二個半月,親歷中共對美國政治滲透》,有很多反饋。大部分讀者因此瞭解真相,加深了對中共滲透美國政治的警惕。

當然也有一些其他反饋。第一是,第一次去紐約時邀請我的人有大法弟子是真的。所以有人覺得冒充大法弟子的描述不準確。事實上是這位以前在中國被迫害過的大法弟子,到了美國以後幾乎不參加任何活動,也因為個性原因交友複雜,很可能就此被利用了。如果不是後來他報了真實姓名,關注的網友幫助我在明慧網查到當年確實有同名被迫害者。根本無法確認他是否真弟子。

只是有一點是不能忽略了:真有辦公室掛五星紅旗和報假名者,在這位被利用者家裡對我說:支持競選不能反共。因為他也是競選者的「兄弟」和「戰友」,如果聯繫到我後面說到的一些信息,也許在後面有我們不瞭解的更多東西。否則那些偶然巧合來得也太蹊蹺了。

當然不能反共,這不是大法弟子說的,他從頭到尾沒有說過這個話題,這一點很重要,必須說明。

第二是,我邀請幫助競選者搬家的那一位弟兄,說競選者沒有把他們當外人付費很情願,沒有勉強。意思也是表達我的表述不客觀。

這也許是他看文章時有點粗疏了,我說的根本不是他願不願意付搬運費,是表現的愚鈍以及反覆,令人擔憂這樣的人怎麼來服務美國民眾。

這些事後反饋都很正常,也證明大家的關心。比我想像要簡單一些。

只是其中有一個反饋信息,讓我突然驚覺。有瞭解內情的朋友傳話來說,「利用中共當選,不是個人決定,是參選前集體決定的」。這話讓我想起在電視節目中我提到「領事館會長」說:「你們啟動以後,我帶你們去領事館,你們的問題都能解決」的話。當時主持人問我,「他說的是你們的什麼問題?」,當時我還真沒仔細想過這個問題,因為我沒有任何需要中共領事館解決的問題。所以我當時回答我們沒有什麼問題,我們就是堅決反共的問題。

但是,如果「利用中共」的決定真是「事先集體作出的」,那就完全不一樣了。那就意味著:在我這個懵懵懂懂闖入的外人到達之前,也許幾個月甚至幾年前就有一些與中共的私下談判的「問題」提出來過?否則為什麼一月份就有五星紅旗「兄弟」出來遊說?否則怎麼可能在我到達賓州住處十分鐘以後,住紐約的「領事館會長」就到了,而且這麼毫不隱晦單刀直入的提到必須通過中領館?也許他也把我當作了「集體」的一部分,否則怎麼會明確說:他也是來「幫忙」的?否則我怎麼會被毫不懷疑地拉近親共群?也許所有的「問題(談判條件)」早在我介入之前已經談妥了。所以「領事館會長」才會毫無顧忌地提到「你們的問題都會解決」。所以他會使用命令口氣讓我必須接電話,因為也許他認為我就是他們中的一員!說這話絕不是一個普通「會長」的口氣,顯然是兩個談判方代表在承諾和控制!直到現在我才明白:所謂的「問題」其實就是「交換條件」!只要聽話,交換條件都可以滿足!天哪,我希望這絕不是事實!

如果這才是真相的話,那真是讓我這個愚蠢的自以為是的闖入者膽戰心驚:我是利益交換方中間的唯一不了解內情的外人,而且是非常不識趣堅決不放棄反共的的那一個!僅僅只是切割我,確實已經心存憐憫了。畢竟我是真心萬里迢迢來支持的「自乾五」。

我這樣的傻瓜如果「不壞大事」倒確實是極好的利用對象。但是,畢竟是一個愚蠢闖入的外人,他們也並不重視,這就是我兩個半月被隨意耍弄遭遇的來源。這不是某個人的行為,是是一個「集體」?哪個「集體」?什麼人組成的「集體」?這才是我們需要關心的。

原來我曾經處在這樣一個危險境地?細思極恐!我希望這一切都不是真的!感謝神,祂護祐了我。

這幾個月的事情,真真假假、虛虛實實、霧裡看花,我總覺得有些事情發生得不合情理,到這裡似乎都有答案了?

是的我相信這不是某個個人的決定和行為,因為從任何意義上,我都是極真誠的幫助者,他沒有任何理由傷害我。除非真有背後的他無法改變的因素。問題是背後是誰?競選者確實對我說過:我們有明的支持也有暗的支持。誰是暗的?

我非常不希望這件事情真有另一面。如果是真的,那麼美國憲政體制在心懷惡意的滲透和交易中被充分利用,美國的國家安全就成了一個可悲的笑話。

非常希望這一切都不是真的!天佑美國!(圖文:戈壁東 )

 

責任編輯:李文涵

作者授權明德網,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