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東專欄】:隨意隨心隨筆 ( 組圖 )

0
142
無語的美麗
無語的美麗
寫文章的人都認為自己應該在一個媒體才有發揮空間。結果真進來一個媒體,突然發現不會寫文章了。一整天對著電腦,居然寫不出一個字了。才發現原來缺了一點什麼,什麼呢?自由散漫的隨心所欲。
寧靜的小街
寧靜的小街
鯊魚在海水裡兇猛無比,但是如果它一旦停止游動,幾分鐘內就會溺水死亡。所以殺人鯨吃鯊魚不是咬死它,而是把它頂翻,等它溺死後再吃它的內臟。
有時候失去自由是致命的。一旦明白,還沒等簽約就辭職的事情就會發生,這也算隨心所欲到了極致了。
屋角花開
屋角花開
在距離白宮四邁的居所的窗口看出去,對面有一棵楓葉在這個季節既然紅了。街道還是純美國式的寂靜無聲,好像沒有人居住在這裡。在建築物不遠處有一個 Park,有一條小河,有一棟一百多年前的房子裡有一些歷史故事。
窗口看出去的楓葉紅
窗口看出去的楓葉紅
一回頭我看見一個趴在草坪上讀書的美麗身影,實在忍不住要拍下這個令人驚豔的畫面。那麼遠偷偷拍攝了一下,居然驚動到了那個美麗身影,她坐起來了,往這邊看。我意識到我破壞了這份美,儘管不是我的初衷。羞愧地匆匆離開,讓那份屬於人類青春、生命活力、勤奮向學、自由隨意以及神賜大自然之美融合在一起的那份文明臻美,留在天地之中,不受干擾。
無語的美麗
無語的美麗
她被我驚動了坐起來了
她被我驚動了坐起來了
在河中看見了鴨子,俗俗地想起那句老詞:春江水暖鴨先知。中國人的文化,在任何場景都會自然浮起。不知道如果是美國人會怎麼形容這種場景。不過春天確實是來了。也許還不止是自然界的。
春江水暖鴨先知
春江水暖鴨先知
這時間疫苗炒到熱火朝天,似乎是疫苗成了人類唯一希望,中共也趁機玩起了放毒者發解藥的遊戲。現在據說美國出來了口服解藥,中共病毒馬上會變成普通感冒了。至少中共不能再藉此綁架和危害人類了。這也許是最大的春暖花開。
美國民主黨議員最近遞交了一個受到兩黨大多數議員贊成的提案,這是一個全面啟動抵抗中共的提案。這個提案再次讓全世界看到了拜登政府上台以後,美國依然不會改變對邪惡中共的遏制和打擊。而歐盟和國際社會其他國家,都已經開始聯合制裁中共的人權罪惡。連伯勞和立陶宛這種非常小的國家都已經不再懼怕中共,直接與台灣發展了交往。最令人欣喜的是,國際24個專家聯名呼籲要重啟沒有中共參與的對病毒來源的調查,這意味著一旦證據確鑿,中共這個罪犯已經逃不脫末日審判!
剛剛經歷美國大選的寒冬,剛剛經歷中共戰狼對世界咆哮、四處出擊、幾乎成國際孤狼的滿天飛雪,現在春暖花開的季節到了。人類正在走出一年多的艱難處境?就像那年華盛頓走出困境一樣?
半個月前,有個人來説要帶我們去一個古籍書店,然後開一個多小時車來到一個教堂的底層,有一家非常小的書店在那裡。
福吉谷的老教堂
福吉谷的老教堂
我到了那裡突然發現這是個著名景點。這也許是美國歷史上最重要的一個地點:Valley forge!福吉谷。華盛頓當年的屯兵地。說起來我是第二次到那裡。上一次是四年前。華盛頓在賓夕法尼亞12月的寒冬裡帶領上萬士兵進入福吉谷修整。那時的士兵連鞋和睡覺的毯子都沒有,差不多五分之一凍病死在那裡。當時的大陸軍還是一群不服從管理和不講衛生的烏合之眾。
當年的篝火,至少給了缺衣少食的士兵一絲溫暖
當年的篝火,至少給了缺衣少食的士兵一絲溫暖
2月份議會派來了一個有力的後勤部長,費城的民眾冒險送來了食物和衣物。從普魯士來了一個專業將軍對軍隊進行了培訓和整頓。美國的開國軍隊就是在這裡開始春暖花開的時候,從艱難中成熟和強大起來的。
火爐及煙囪
火爐及煙囪
這是士兵住宿,睡在地上,後面有一個火爐。
這是士兵住宿,睡在地上,後面有一個火爐。
我在福吉谷沒有看到華盛頓的像,但是最醒目的地方是普魯士將軍弗里德里奇·威廉·馮·施托伊本男爵的像。是他訓練了美國最早的軍隊。其實偉大的正義事業,從來不限國籍,美國立國戰爭中還有一個外來者湯瑪斯潘恩在聖誕節的一篇文章《美國危機》鼓勵了士氣低落的大陸軍,拯救了立國戰爭。
普魯士將軍弗里德里奇·威廉·馮·施托伊本男爵
普魯士將軍弗里德里奇·威廉·馮·施托伊本男爵
福吉谷的大樹還是當年留下的
福吉谷的大樹還是當年留下的
我在那個華盛頓曾經到過的教會,沒有買到書,但是看到了一個母親的跪禱雕塑。我想這大約就是人類願意經歷艱難困苦尋求獨立自由的真正動力所在。只是人類要經歷的艱難,並不因為那個時期過去了而終止了。
跪禱的母親
跪禱的母親
我對光明會的瞭解不是很多。有時我覺得他們也許根本只是一個傳說。但是這次我在賓州真實看到了光明會的路標。如果搜索維基百科,我們會看到一些可怕的描述。我希望這都不是真的。因為如果像鄰居一樣真實生活在我們身邊的,是這麼可怕的組織,我們還能安心面對嗎?
光明會
光明會
網上有個人發給我一張圖片,那張圖片上寫著他們的目標是讓全球只剩下五億人。他們在那裡樹了四個不同語言的碑,刻上了他們要為之奮鬥的理想。其中一塊是中文的。我現在不知道我是在五億人之中,還是在他們計劃消滅的六七十億人中間。大多可能是在被消滅之列。換句話說,現在在看這個文章的人,都是在他們「為了地球和諧」要消滅的人。你們知道嗎?我是剛知道。
這是一塊計劃滅絕人類的碑。我們都在它的滅絕範圍內?應該是。我希望它不是真實存在。
這是一塊計劃滅絕人類的碑。我們都在它的滅絕範圍內?應該是。我希望它不是真實存在。
我現在很關心的是,他們是誰?他們現在做到什麼程度了?他們也提到了計劃生育,那麼中共是不是也是他們的一部分?肆虐世界的病毒是不是就是來自他們那裡?而疫苗裡有滅絕基因的傳說我們要不要去信?
不想被滅絕的人們是不是已經在尋找他們?或者尋找到了阻止他們的方法,或者根本就無所謂,把他們當作言論自由的一部分忽略了?
我們經歷了許多磨難,我們逃離到我們認為的光明所在。面對災難,人類的本能是逃離。但我們的逃離真的能有一個期望的安寧無虞嗎?
在我們的不遠處有人立了碑,我們都是他們殺死的對象,也許還包括我們的後代。而這世界真的有邪惡的政權在執行這一切。中共、緬甸軍政府等等等等⋯
我們真的能擁有隨心隨意隨筆的瀟灑嗎?

 

責任編輯:李文涵

作者授權明德網,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