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東專欄】今天,他們對我說: 住口,否則你有生命危險!(組圖)

0
515

不知道大家是否還記得,我分四次發的八千多字長文《兩個半月,親歷中共對美國政治無處不在的滲透》?

文章發表一個多月來,電視、紙媒和著名自媒體都有相關跟進報導。遠在法國的明德網(感謝他們為我設立了專欄)也轉載了。當然還有和以往一樣,更多媒體轉載我自己並不知道。

文章發表後,很多朋友也傳來了不少反饋信息,其實有些信息比我提到的更怵目驚心。

但是,我提到的主要人物卻一直保持沈默。

我對這篇文章的觀點是,我只是想揭露中共對美國政治滲透,讓大家瞭解更多真相,並沒有針對某個個人。所以沒有個人回應,我也不覺得是什麼問題。我只是希望因此不再出現為利益對公義的背叛和投身魔鬼的事情。也算是一個公共警示吧。至於我個人遭遇,那是太小的事,不值再提。我只是希望那些涉及的當事人能夠真正擁有對神的敬畏,就此回歸正義,那麼一切真的不需要再提了。說實話,文章發布後我也很少再提這事了。

這次應邀東部考察旅行,本來也是帶著度假放鬆的心情,可惜美國航空的墮落,讓我渡過了有生以來搭乘航空班機最痛苦和不可思議、得不到任何尊嚴的25小時!先毀了我的好心情。

我相信這也是設計病毒災難的魔鬼的計畫一部分,它們可以用疫情的理由掩蓋所有的墮落。

但感謝神我還是平安達到了目的地。一切看上去還不錯。如果沒有今天的一個電話的話。

我到達東部第一天,就有一個熟人説,有個人因為讀了我的文章,很敬佩我,所以希望認識我。所以她把我的電話號碼給了那個人。昨天那人打來電話時,我沒有接到。但收到了他的信息。按照他信息給我的號碼,我回電了。

接電話的人第一句話問的是,你在哪裡?我有點驚奇,這不像是陌生人第一時間該問的話。這種問法也不是所謂「敬佩人品很想認識」的口氣。當然我是不說謊的人。也從來不迴避告訴別人住址。我有什麼好害怕的呢?

他說馬上要來見我。我告訴他旅行中不方便見陌生人。然後他就提到了那個退役競選者。說了很多話,但是我記住的是三句話,第一句:我是雙方(中美?)都保護的人。第二句:XX(競選者)一定會接受中國資金,他太需要了,可能會變通形式。第三句:(揭露)XX(競選者)這件事到此結束了!

第三點才是重點,他説結束我就必須「結束」,這口氣與當時那位同鄉會長一樣。好像當年中共的國寶也是這種腔調的,很有熟悉感。

到了這個時候,我如果還不知道這個打著「敬佩結交」名義騙來電話號碼,並要與我見面的人是什麼人要做什麼,我就太蠢了。

這不就是中共的人打上門來了嗎?他們確實在關注我,否則怎麼知道我到了東部?臉書上雖然寫到了費城,如果不去刻意關注,陌生人這麼費心找上來?

 

他說要來見我,我說不見。所以就有了後面的話,那才是重點:你要注意安全。要讓別人死自己不能死。

在談話中他還提到了,他很擔憂他家人被連累。我想我是聽懂了。好在我沒有什麼家人可以被綁架。

我告訴他,我這輩子經歷的東西多了,牢也坐過了,死去活來也經歷過幾次了,我還怕什麼?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也了無牽掛了!我現在遲遲不去成立一個家庭,就是不讓你們有機會害我愛的人!我吃喝嫖賭什麼惡習都沒有,可鑽的空子也不多了;發誓中共不滅菸酒不再,幾十年菸酒癮都能戒掉的人,還會在意生死嗎?最後能拿走的就是這條命了,老子死都不怕,還有什麼可以威脅我?

再說我的命是神掌握的,魔鬼要輕易奪去還不容易呢。

話說到這份上了,我的聲音和口氣也不再謙和了。大家都應該聽懂了。

所以那個人的最後一句就是:後會有期。我會害怕嗎?恐怕他們會失望!

在寫這些文字的時候,我在猶豫要不要寫出來。後來一想,陽光底下無新事,對付這個世界所有的黑暗和無恥的最好方法就是,把一切放到陽光底下去。

這個世界不屬於陰暗,正義自在人心!(文圖:戈壁東)

責任編輯:李文涵

作者授權明德網,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