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東專欄】生活隨筆:親歷美國午夜航班延遲12小時 ( 組圖)

0
482
親歷美國午夜航班延遲12小時
親歷美國午夜航班延遲12小時

這裡是美國加州的安大略機場。我訂了10:24分起飛的飛機。登機時一切正常,乘客剛剛坐滿,突然被通知都下飛機。沒有任何任何人告訴理由。問空乘,回答是see you tomorrow!

我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當然更是懵懵懂懂。問了前後的人發生了什麼?都說不知道。然後,一大堆人回到了check in 的地方排起了長隊。

在這裡排隊幹什麼?不知道,沒人告訴我,下一步怎麼做?不知道,沒處打聽。唯一的辦法就是跟著大隊。「傻子過年看隔壁」,中國人的智慧或者狡詐,大約就是這樣來的。

排隊一個多小時,看見有人去拿來了託運的行李。所以我問了前面的一個老太太,是不是必須去取回行李?老太太一聽說我沒有拿行李,急急地說,快去快去。我一看這麼長隊,拿了行李再排隊實在不太情願。老太太大約看出來了我的猶豫,說你放一個行李在這裡,拿了行李直接回到這裡,我給你看著。回來時,有點羞愧地穿過長隊回到原地,老太太招呼我進去,後面一個大個子也主動往後退了一退,笑嘻嘻打招呼。我在猶豫:我這樣做是不是合理?不過好像沒人計較。

這個時候手機跳出了我訂閱的航班信息,告訴我航班改到明天上午十一點。就是說不知什麼原因,沒有人告訴我什麼理由,就需要晚12個小時。然後呢?這個時候已經是午夜了。

排隊排到大約午夜三點,終於看到了隊伍前方,原來就是美國航空的Check 服務台。我現在知道為什麼要站四五個小時了,是等著航空公司解決。

輪到我的時候,快三點半了。工作人員問我有一個早一點的航班7:45的,但是不是同一個候機樓,要步行過去,你要不要?我當然要。結果等她等了十分鐘,看她看電腦一直在搖頭,然後她又前前後後跑進跑出幾次,然後給我打了一張機票。一看還是中午11點的。問她,7:45的呢,她說訂不到。然後呢?然後沒有了。

排隊五個小時,就為了換一張票?這架飛機上應該有幾百人,在這幾個小時裡,我從頭到尾沒有看到有一個人提出異議,好像每個人都很平靜,好像這種事情已經是司空見慣的。

我有點不明白,這份平靜是因為習慣?理解?還是對單向規則遵守已經成了常態?

突然發現美國人,比中國人更表現得逆來順受?或者這就是守規矩?我無法理解。

現在是午夜四點,我在這裡為換一張票已經站了五個小時,到航班起飛還有七個小時。我現在該怎麼辦?回家?來回兩個小時,不知道還打不打得到車不算,問題是回家睡幾個小時?一個還是兩個?不回的話,到哪裡去?機場很冷也很吵,音樂聲幾乎就是一個最大的的噪音源。在椅子上坐七個小時?也許這是唯一的辦法了。

 

回頭一看,周邊的椅子上已經睡滿了人。這種在中國的春運時才看到的景象居然在美國重現!

我查了美國航空的運輸條款。寫明因為他們取消在11:59以後必須安排住宿。但是沒有。因為後面有一條「無法控制」原因。比如病毒感染之類。這此是「無法控制」?什麼原因?沒有說。

美國真是一個非常注重人權的國家?

這一晚,它們讓我排隊五個小時還要在寒冷中坐7小時,就扔給我一張票什麼都不管了?而所有的美國人都沒有說不滿意的?我在哪裡搞錯了沒有?但是那麼多人在機場這麼艱苦睡覺又是什麼呢?

航班取消的估計不止美國航空,4:07分,西南航空的服務口,也已經有人開始排隊了。

哪裡出了問題?美國?加州?航空公司?美國人或者是我?也許是突發事件?明天看看有什麼新聞吧?

不過這注定是我到美國以後,或者說有生以來最無奈和辛苦的一次旅行經歷了。

到底哪裡出了問題?讓我們總是在懷疑我們是不是真的在美國?還是這就是我們幻想之外的真正美國?(文圖:戈壁東)

 

責任編輯:李文涵

作者授權明德網,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