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公子环游世界 随风误入海底奇境

0
1088
兰娜命婢女抬出一艘小艇,安置在门外,聂君乘上小艇,随着小艇上升。漂浮在水上。(李言/大纪元)

清朝时期,金陵有位豪门公子聂瑞图。他钟爱读书,喜欢谈论经济,尤其喜欢水利之事。虽然出身富贵,但也不是无所事事的纨绔公子。他梦想着环游世界,凭着雄厚的家财,他达成了梦想。有一年,他携带了四位翻译,踏上了环游之路。巨轮行至太平洋时,他被飓风大浪卷走,来到了一个奇异的世界,并且遇见了在人间时结识的西方美人……

聂瑞图,字硕士,一曰祥生,是上元县的秀才。聂家素称金陵豪族,到了聂君这一代更是豪富一方。但是聂君不擅长会计,一切都委托给他人代理。他除了读书作文之外,对家中的财产之事也鲜少过问。聂君的耳朵极灵,就连几十里之外的哄斗声,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因此人们称呼他“三耳秀才”。

聂君平常喜欢谈论经济,尤其留心治河。凡是古今的水利诸书,他都翻阅遍了。聂君虽出生于巨富之家,但是胸襟旷远,时常寻思着要外出漫游。当时国家注重外交,有使臣奉命出国,聂君就亲自去拜访,想要跟随使臣一块同行。虽然使臣出面接见了他,但最终还是好言相告,把他打发走了。

既然依附使臣不行,聂君干脆自己出资,登游轮出洋。他准备了充足的物资和行李,还随身携带了四位翻译,分别通晓英语、法语、俄语和日语,所以沟通都没有障碍。到每个地方,人们看见他的排场,还以为他是名流贵胄,朝廷的高官显宦呢,争着逢迎相见,赠送的礼物都是奇珍异宝。

聂君风流倜傥,渐渐名声越来越大,每到一处,往往有报刊会先一日刊载他的消息。以致于他刚莅临某地,全城的人出来相迎看热闹,甚至站在道旁向他摘帽致敬。这样的排场连绵数里,就连朝廷的使臣都没有这样的荣耀。

聂君游览了欧洲十几个国家,尤其欣赏瑞国的山水风光。瑞书塾有个在校学生名叫兰娜,不仅聪慧异常,而且貌可倾国。

一天,兰娜见到聂君,惘然犹如故交,好像很久以前就认识了一样。因此将他请到家里。兰娜虽然没有爵位,但是她比封君还要富有。家中竟然有不少中国的绮罗物玩等物。经询问,聂君方知,原来那是法国废后内府所藏之物。法国王后出逃前,将很多物品寄存在她的家里。

兰娜选择了几件珍宝赠予聂君。如此珍贵的宝物,聂君不敢私自收受。兰娜说:“以遇言,则萍蓬异地;以情言,则金玉同心。区区微物,又何足辱齿芬?”兰娜将宝物硬是塞进他的袖子里。

聂君停留了一旬(十天),就登车离开了瑞国和兰娜。聂生乘巨轮从伦敦到纽约。巨轮渡太平洋时,忽然刮起飓风,聂君登上舵楼观看时,被飓风卷入海浪中。

聂君顿感眩晕,一时昏死过去。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置身在另一个世界,山青水碧,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身在海中。他惊讶不已,刚才还在邮轮上,一会儿的功夫怎么就到了这里?感觉很梦幻。他向前走了三四里,但觉周围鸟语花香,到处奇葩瑶草,他心中揣测,这里不是尘寰人世间。

由于肚腹饥饿,他就摘了二三枚桃子吃。桃味芳馨甘美,沁入肺腑,像聂君这么富有的人以前都没有尝到过。聂君沿途还吃了一种香草根,内白若雪,食之味甘,顷刻之间陡觉精神焕发。聂君知道那不是凡草,就拔了十余株,裹在巾里。

继续前行,他看到了几间茅屋。门开启后,走出来二个丫鬟接待他。两人都是中式的妆束。聂生请她们指引回家的路。不一会儿,走出来一位老妇。聂君问她,本来打算去纽约,不知道为何到了这里。老妇不知道他说的地名,只说:“这里有一个新到的西方美人,你可以去问她。”

婢女引领聂君来到后堂西阁。有一位美人站在莲池的阁楼上,凭栏独立。聂君走进一看,原来是兰娜。二人彼此相见,都感到很惊讶。

原来兰娜前往苏格兰时,不慎失足坠入水中。此间主人见她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于是让她来到这里享受清福。

兰娜好奇,他本该在人间,怎么也来到了这里。聂君就把海上的遭遇说了一回。因缘际会,世间的二人,又在奇境相遇。既来之则安之。兰娜请求聂君教他中华文字。聂君曰:“这有什么难的。但愿长相聚首,则死固胜于生也。”

聂君在这个奇异世界居住了很久。一天,他偶然走到大门旁,忽然听到波涛汹涌声,走到门外,看见海水犹如壁立,完全没有前路。聂君急忙进来,告诉兰娜说:“这里将遭大劫难了,会成为汪洋大海的。”

兰娜笑着说:“为君敬贺。从此你可以走出海底,再次回到人间了。我两人别离在即,不可不设筵饯别,以尽我心。”说罢呼来厨娘准备筵席。

席间,兰娜捧着酒觞来到聂君面前,为他敬酒,感谢他数年来教授她华语。临别在即,她作了一二首小词,为聂君践行。兰娜弹琴唱到:

“日升于东兮月生于西,昼夜出没而不相见兮,情亘古而终迷。叹人生兮道途之长域,而悲夫寿命之不齐。何幸云萍之忽聚兮,难得此数载之羁栖。总觉别长而会短兮,不禁临觞以心凄。识合离之有数兮,勿往事之重提。赠子兮画桨,送子兮前溪,从兹相隔兮万里,徒恃此一点之灵犀。”

歌罢,她已痛哭流涕,不能自已。聂君好生安慰她。兰娜命婢女抬出一艘小艇,安置在门外,令聂君坐上去。旁边还堆放了四五个皮箧,里面装着很多奇珍异宝。

兰娜询问聂君,此前在人间时赠送给他的珍宝还在吗?聂君从袖中取出,兰娜指了其中一个黑色的珠子说是龙宫辟水珠,另一个黄色的是兜率宫定风珠。持这二珠入海,可如履平地。才说完,浪声大作,兰娜快速进屋关上了大门,聂君坐在小船上不禁痛哭哀号。

两人的美好缘分,随着聂君的离开就此终了。他随着小艇浮沉。漂浮在海洋上,无意间伸脚时,碰触到一物,取来一看是枣糕,他感叹兰娜慧心周至。聂君也因此免遭饥饿。

经过三个昼夜,聂君才飘到浙江乍浦,看见了万家灯火,异常热闹。登岸后,唤人来帮忙提取行囊。那艘小艇也自行离去。

当时有一个胡商得知聂君怀宝而归,于是叩门请见。聂君向他出示了一枚钻石,巨若龙眼,晶莹璀璨。胡商询问,得知价值四十万金。因此说到:“论价也不很昂贵,但这惟独法国才有,足下又从何得到呢?”聂君说:“中华宝物流入外洋,难道法王内廷之珍宝,就不能落到我的手中吗?”胡商请求减价。

聂君说:“如今山东正在等待赈灾,若你能以三十万金拯救那里的灾民,就可以送给你。”胡商欣然答应了。时人都说聂君的高义世间少有。

(事据《淞隐漫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