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储户与警爆激烈冲突 背后神秘人被起底

0
652
人民币(网络图片)

【2022年07月12日讯】河南村镇银行维权储户日前与警方爆发的激烈冲突,标志着这次村镇银行爆雷引发的社会矛盾已达临界点。在官方匆忙宣布银行处置方案的同时,许昌市公安局深夜通报了此案的最新进展。有媒体起底新了新财富集团实际控制人吕奕,更多黑暗内幕被曝光。

警方通报案件进展 一家关键空壳公司浮出水面

当地时间7月10日清晨,两三千名来自中国各地的河南村镇银行爆雷受害储户,聚集在中国人民银行郑州支行门外举行了大规模抗议,不久被警方暴力驱散。当天深夜,河南省许昌市公安局通报了河南村镇银行非法吸资案的新进展,披露了一些新的细节。

通报称,2011年以来,以犯罪嫌疑人吕奕为首的犯罪团伙通过河南新财富集团等公司,以关联持股、交叉持股、增资扩股、操控银行高管等手段,实际控制禹州新民生等村镇银行,利用第三方互联网金融平台和该犯罪团伙设立的君正智达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自营平台以及一批资金掮客进行揽储和推销金融产品,以虚构贷款等方式转移资金,涉嫌多种严重犯罪。

通报中提及的宸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系首次进入公众视野,这家公司专门为河南新财富集团非法吸资提供删改数据、屏蔽瞒报的帮助。

天眼查发布的讯息显示,宸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09月29日,注册资本500万,实缴资本为零,社保参保人数为零。外界据此判断,这家公司极有可能是一家空壳公司。

媒体起底新财富集团实际控制人 曝数十家银行成私企提款机

港媒凤凰网的微信公众号“风暴眼”近日发表的一篇长文,则较详细地起底了河南村镇银行爆雷案最关键的嫌疑人吕奕的背景。

这篇长文的爆料, 已经暴雷的6家村镇银行只是吕奕及其团伙犯罪事实的冰山一角,据其不完全统计,至少有26家村镇银行跟新财富集团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通过股权质押等,这些银行最终沦为了大股东及新财富集团的提款机。

文章称,经过“风暴眼”多方调查发现,新财富集团旗下多位高管具有银行系统背景,而该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吕奕为了获得贷款曾多次贿赂银监会体系高官。

据长文披露,吕奕原籍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是一位隐形富豪,在河南村镇银行违法吸资案爆雷前,吕奕在金融圈极为低调。一位曾经接近新财富集团的人士披露,河南新财富金融板块的高管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具有银行系统的相关工作背景,“这帮助吕奕在金融圈尤其银行圈游刃有余多年,获得资金能力远超过其他民营企业” 。

2010年前后,中共政府曾鼓励地方银行吸收社会资本来助其发展,吕奕即趁机入股了不少地方农商行和村镇银行,然后“左右手倒腾”,布置重重监管障碍,最终利用这些银行套取大量资金。

上述接近新财富集团的人士称,只有金融圈的人才知道,吕奕基本上不做什么实体,但他的圈子广深,不只在河南,在省外不少地方也参股了多家农商行、城商行。

长文援引“第一财经”稍早前的报导称,早在 2007年,吕奕为寻求贷款,曾多次向郑州银行前副行长乔均安行贿,累计达2300万元。吕、乔二人还联手干起吃息差的生意,乔均安负责搞定银行批贷,吕奕拿到资金后放贷给关联公司。

“风暴眼”的长文披露,吕奕的财富膨胀始于兰许高速公路项目。这个在世纪之交启动的项目,由河南省时任副省长李新民主持,开封市时任市长刘长春、政法委书记戴松军等人搭建指挥部。而当时开封批准了三家公司负责高速公路的建设和运营,其中之一就是吕奕的开封市兰尉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

但吕奕本身并没有多少钱,他在获得承接权后,以高速收费权作抵押,从建设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等多家银行获得数十亿贷款。

长文还披露,吕奕借助老乡、下属、合伙人等控制了大量公司。据不完全统计,新财富集团的势力网至少涵盖上百家关联公司,包括开封市永恒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河南鼎拓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南京合生和商贸有限公司、河南航天家电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帛珏商贸有限公司等等。而上述关联公司背后的主要股东之间常常交叉持股,背后股东以及任职人员频繁变更,外界难以一一穷尽和穿透。

北京中矿联合矿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翠柳曾和吕奕的人打过几次交道。而据张翠柳爆料,吕奕曾经雇佣自己老家附近几个村庄的老乡来担任关联公司的股东,然后利用他们的身份证,用于贷款转账,“一天就转十几个亿”。

据“风暴眼”不完全统计,包括中原银行、平顶山银行在内,至少还有26家村镇银行跟新财富集团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例如:开封宋都农商行董事吕虎就同时在河南新财富的多家公司担任高管。

长文称,“新财富集团在多家公司和银行之间玩弄资金游戏,互相质押,随意点开一家公司,就能看见多条质押记录。”而诉讼文书显示,多个股东曾将兰尉高速股权质押给许昌农商行。

一位熟悉河南金融体系的人士透露,农商行常见的问题就是典型的大股东抽血,通过内部人优势获得更优惠的贷款,而“这是典型的金融犯罪”。

上述这些内幕只不过是吕奕财富版图的冰山一角,更多隐秘交易以及吕奕从银行体系卷走的资金去向,尚需等待进一步的调查。

然而,今年春节后,吕奕已逃往海外,他控制的新财富集团也几乎同步注销,只留下40万储户因取不出自己的存款而呼天抢地。(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