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喀布尔恐袭针对谁 中共算盘落空?

0
541
喀布尔机场恐袭谁干的,针对美国还是塔利班,是否会影响撤军计划;FDA批准辉瑞疫苗,美国公司抢先执行。(《横河观点》提供)

【2021年08月27日讯】观众朋友们好,我是横河,欢迎大家来到横河观点频道,今天是8月26日,星期四。

今天焦点:喀布尔机场恐袭谁干的,针对美国还是塔利班,是否会影响撤军计划;FDA批准辉瑞疫苗,美国公司抢先执行。

距离美国从阿富汗完全撤军还有5天,喀布尔机场外发生两起伤亡惨重的恐怖袭击,针对的不仅是美国也是塔利班,对中共“一带一路”利益增加更多不确定性。 FDA解释,批准的辉瑞疫苗和紧急使用授权的有何异同,多家公司加速内部强制接种。

喀布尔机场恐袭 针对谁的?

距离撤军最后期限还有5天,喀布尔机场外发生两起自杀炸弹爆炸,初步消息12名美军、60名阿富汗人死,伤更多,数字肯定还会增加,已有美军和美国人伤亡的报导。

恐袭是针对谁的?这里有三方:美国及盟军和阿富汗盟友、塔利班和ISIS-K。

ISIS-K很可能是攻击方,攻击的是机场,而不是喀布尔的其它重要地点,包括总统府等,明显是攻击美国人,这和ISIS视美国为死敌当然有关。

ISIS-K(Islamic State Khorasan)自称是ISIS南亚中亚的分支,一般相信他们是2014年从巴塔分裂出去的,和塔利班不和,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多达一百多次针对平民发动恐袭,和美军阿富汗政府军超过250起冲突。

此次袭击前拜登和美国情报机构,以及盟国都已经发出警告,ISIS-K会在趁美军撤离之际对机场发动恐袭,警告甚至包括离开机场几个入口这样的细节。ISIS-K和塔利班同属逊尼派极端组织,但互相却是死敌。

之所以会发生,以前美军阿富汗政府军情报和预防措施严密,难有机会,现美国撤军,阿富汗政府军溃散,塔利班立足未稳,几乎是安全的空白。

塔利班也立即发出对肇事者严惩的声明

针对谁?机场附近,一颗在四个机场入口之一,另一颗在附近的旅馆,那就是针对机场:美军、撤退的美国人和阿富汗人。

但同时也是针对塔利班的。因为盟军只把守机场,机场外已经是塔利班的地盘了。塔利班是恐怖组织,但掌了权的和没掌权是不同的,掌权后实施恐怖统治就是其专属权力,是不容挑战的,中共建政后就是如此。所以塔利班也立即发出对肇事者严惩的声明。

阿富汗局势多复杂 中共恐打错算盘
有人立即表达了对这类攻击后果的忧虑,主要是中共会以帮助建立秩序和安全的借口乘虚而入。我倒是有不同的看法,当然这种看法有道理,但同时又说明阿富汗局势的复杂程度不是外人可以了解的。

现在就有副总统和小马苏德率领的政府军残部和塔吉克族抵抗力量在潘杰希尔山谷据守,还在联系不同的抵抗塔利班的部族。现在,塔利班还要面对来自ISIS-K的恐袭。

外界认为的中共捷足先登阿富汗重建是一厢情愿,前几天还发生了巴塔攻击在巴基斯坦中国人的事件。美国撤出后,这个地区会更动荡而不是更稳定。

如果中共更深地介入地区性安全,那就和苏联和美国一样一步一步更深地卷入,这是中共没有准备好,没有能力,不愿意做的。

这也许是中共为什么说美国这样撤出是不负责任的。中共在伊拉克战争后,获得重建最多的合同,其基础并不是中伊有多友好,而是美国保证的地区稳定。

美军撤退 如何不拉下一个人?

美国还有1,500人滞留在阿富汗,如果不能进入机场,31日前能否完全撤离?塔利班已经表示拒绝延长撤军期限,拜登政府也表示不会延期。

但恐袭发生后,如何保证美国人安全撤出成为对现美国政府的巨大考验。这次对美国选民的影响,很可能会超过边境墙、非法移民危机,阿富汗撤军混乱和阿政府的瞬间崩溃已经严重减少了拜登的支持率。不拉下一个人几乎是美国人不可动摇的信念,无论党派。

FDA批准Comirnaty 和辉瑞有关系?

谈谈疫苗。FDA批准了辉瑞疫苗,注意到FDA批准的是一个以商品名“Comirnaty”使用的疫苗。从表面上,人们会认为那就是被批准紧急使用的辉瑞—BioNTech mRNA疫苗,但这里措辞有一些很微妙的地方,在FDA网页上有关于这次批准的常见问题问答:

给辉瑞-BioNTech COVID-19疫苗紧急使用授权还有效吗?

紧急授权还继续对12-15岁,及对12岁以上有某些免疫缺陷加第三剂有效。此外,因供应的原因,紧急授权继续对16岁以上使用辉瑞-BioNTech COVID-19疫苗有效,这种使用也批准了。

问题在这里。如果FDA批准了,紧急授权就自动失效,为什么还有效呢?

也许下一个问题就是针对这个去回答的:“Comirnaty”和辉瑞-BioNTech疫苗有何关系?

FDA批准的辉瑞产品Comirnaty和FDA授权的辉瑞疫苗是同样配方,可以互换使用,而不会导致任何安全和有效的担忧。因此,供应者可以继续分发紧急授权的针剂,就像对待批准的疫苗。出于管理的目的,在紧急授权下分发的针剂和批准的针剂可以互换。

这是不是说,批准以后生产的会使用“Comirnaty”的商品名,有FDA批准的标记,而批准前生产的继续按照紧急授权对待?但因为是同样的产品,所以可以互换使用?

两者有微妙不同

FDA似乎在这里承认了批准了的商品Comirnaty和紧急授权使用的是有微妙不同的,但又是一样使用的。这在医学上没有问题,但法律上是有区别的。

医学上,这是同一个东西,配方、生产、使用、效果、副作用完全相同。

不过问题是,如果是紧急授权使用的,是属于实验性药物,政府和法律上是有保护的,民众有权利拒绝使用,因为实验就必须是自愿的,但使用后出问题是自己的责任,生产者不负法律责任。

而FDA批准的,不属于实验性药物,可以强制使用,和其它批准的疫苗一样,当然各州各地甚至各公司都有权力制定自己的法律、规定。但出了问题,民众是可以法律诉讼的。因此在法律上是不同的。小罗伯特‧肯尼迪写了一篇文章专门介绍这方面的法律问题。

开始强制接种

最先开始行动的,美国政府和军队除外,是美国的公司,如DELTA航空公司表示,从11月开始,参加公司健康保险计划没有接种的员工要交$200费,而联航则让到9月27日还没有接种的员工直接走人,DELTA给出的理由主要是经济上的,因疫情住院使公司付出平均每人5万美元,Delta变种流行后,住院的全部是没有全部接种的。

一些医学伦理专家已经表示了担忧,这是否违背了医学伦理,保险公司也把疫情过程尤其早期因感染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住院病人的自付部分豁免取消,重要原因是因为疫苗的普及,公众和舆论对豁免的压力减轻了。一个新的Harris Poll发现,51%美国人仍然反对对中共病毒患者提高保费,49%支持。

这还有党派因素,深蓝的纽约和华盛顿州要求教师和公务员接种,而红州州长们则仍然在抵制强制接种,但很难阻止州内的组织和公司在内部实行强制接种。

疫苗本来就是在个人权利和公众利益权衡方面的重要争议领域,COVID-19疫苗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但FDA如此之快地在没有长期副作用观察的情况下批准,还是很罕见的。

需要说明的是,莫德纳和强生都还没有被批准。

《横河观点》制作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