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特“电邮门”再爆猛料 牵出一神秘部门 原来与拜登做生意竟是它

0
325
亨特电邮门再爆猛料(图:明德网合成)

【2020年10月30日】(明德沈雁综合报道)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家族发生的硬盘“电邮门”事件仍持续发酵,所爆光出来的丑闻不仅不断刷新人们对其家族道德无下限的认知,更显示拜登家族对中共的布局心知肚明,双方相互利用。

亨特前合伙人提交证据 FBI登场爆猛料

美国《纽约邮报》最早爆料的亨特.拜登硬盘上的一封电邮是关于中共华信能源与拜登家族的合资公司的薪酬方案和股票分红方案。

22日美国总统大选最后一场辩论前的新闻发布会上,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前合伙人托尼.鲍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展示了存有相关证据的三部电话,称自己是拜登家族与华信能源合资公司(Sinohawk LLC)的首席执行官,公开证实《纽约邮报》所爆料拜登电邮门的内容,并指证乔·拜登就是邮件中所称的大佬(the big guy)。

鲍布林斯基随后主动约谈FBI,并将含有相关证据的三部手机交给了美国联邦调查局。

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及政府事务委员会主席约翰逊(Ron Johnson)告诉媒体,已经收到鲍布林斯基提供的资料及证据,并证实没有任何虚假的迹象。

司法部官员还于10月29日证实,FBI已于去年就展开一项针对亨特及其同伙的洗钱犯罪调查。

亨特录音泄密 引出中共间谍头子

此外,在本月27日,美国《国家脉动》(The National Pulse)公布了一段有关亨特本人的录音。录音显示,亨特在录音中抱怨叶简明失踪,并说有《纽约时报》记者打电话给他,打听关于“我的代理人何志平(Patrick Ho)”的情况,并称何志平为“那个该死的中共间谍头子”。

不过报道中并未提及该录音的时间和地点。

录音中提到的何志平为前香港民政事务局局长,后任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秘书长。2017年何志平因涉嫌向非洲国家乍得和乌干达的政府高层官员行贿以图获取当地的石油生意和丰厚利润的商业交易,被美国调查,并于2017年11月被美国拘捕。2018年12月,曼哈顿联邦陪审团判处何志平两项罪名成立。

据《纽约时报》在2018年12月报道,当时身兼华信能源董事长叶简明高级助理的何志平,在被捕的时候竟然打给拜登的弟弟吉姆(Jim Biden),而吉姆则称自己也感到意外,认为应该打给亨特。

另据《纽约邮报》在今年10月15日的报道,亨特·拜登与何志平于2017年9月签署签订的“律师聘书”副本。内容显示何志平向亨特支付100万美元的律师费,“以就美国法律相关事务提供咨询,就美国律师事务所或律师聘用和法律分析提供建议”。

亨特合伙人叶简明背景不简单

另据《发现》网站(matters.news)报道,华信能源提供的材料显示,叶简明于2008年和另外三个合伙人陈秋途、臧建军、庄苗忠设立上海华信能源控股公司,之后组建中国华信。然而在中共工商系统里却查不到上海华信能源控股公司的任何信息。在叶简明2012年的一份简历中,他跟上海的渊源又往前拨了五年,简历显示其于2003-2005年担任中共国际友好联络会上海副秘书长。而华信能源“设在香港的中华能源基金会则充当了“民间外交”的平台”。

日本产经新闻驻台湾台北记者矢板明夫分析指出:中共国际友好联络会是中共军方总政治部下面的对外统战部门,也是情报机关,“上海副秘书长应该是挂衔的上校或中校现役军人”。他认为,和拜登家族做生意的不是一般的生意人,而是“中共军方的情报机关”

近日美国邮件被盗、川普选举网站被黑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因为“这类事情,在一般的选举团队中很难出现这样的事情。但是如果军方介入或情报机关介入就很有可能。军方还有一个更大的特点,就是他不是以追求经济利益为目地”。

那么和这样的部门签合同,亨特要的是钱,而他们要的是人,要的是别的东西。“那么邮件爆出的股权分配比例根本就不是正常的生意”,在某种程度上说,“这就是叛国罪,他们通过提供利益而达到控制拜登家族的目地”。

矢板明夫认为,“军方的情报机关是一个特权阶级”,可以超越法律做事情,“不但在中国国内,在美国也可以做,包括绑架、杀人、盗窃”,都是情报局的拿手好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