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被美国忽视的中美竞争新领域——大麻

0
303
大麻

在美国政界,与中国竞争是个热门话题,在基建问题上,效仿中国大搞政府投资;在台海关系上,惧怕得罪中国引致中国发威;风电问题上,国会议员有人意识到必须将中国排除在门外,消除竞争对手。但有个被寄望甚高的新致富领域,美国大麻产业忘记了中国是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那就是大麻。

2020大选日,大麻才是真正赢家

2020年11月3日大选之夜出现了奇诡的“拜登曲线”之后,美国大麻法律改革组织(NORML)副主任保罗‧阿尔门塔诺(Paul Armentano)克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之情,立即在《国会山报》发出早就准备好的文章,声称大选夜这天,有一个无可置疑的赢家,它不是川普(特朗普)也不是拜登,而是大麻。这一声称表明美国对大麻产业信心十足:鉴于美国在大麻种植、成品制作,以及率先将大麻产供销一条龙服务专业化方面的能力,以及将吸麻权作为第四代人权的理论辩护能力,有美国这支强大的生力军介入之后,大麻市场与毒品市场的版图必将改写。

阿尔门塔诺多年为大麻合法化殚精竭虑,他的“预测”全对了:美国大麻产业与麻民在大选日获得了里程碑式的胜利:2020年11月3日大选之夜,俄勒冈州通过“110法案”,成为美国首个将海洛因等“硬性毒品”合法化的州,《今日美国》报导称,新泽西州、南达科他州、蒙大拿州、亚利桑那州都在11月3日当天都通过了成年人使用大麻合法化的法案。这里必须谈谈俄勒冈州,这个州是美国放宽毒品管控的先驱。1973年,它是美国首个将持有大麻非刑罪化的州。2014年,俄勒冈州通过了一项措施,允许民众娱乐性使用大麻。

但吃水不忘挖井人,美国麻民一定要记住:是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才真正让大麻合法化运动高歌猛进。

大麻合法化的重要契机:奥巴马入主白宫

2008年大选,美国产生了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此前他竞选参议员时曾在西北大学一次辩论中,发表对尼克松禁毒战争的看法:“禁毒战争彻底失败。我们需要重新考虑关于大麻的法令,令其合法化”,并坦承自己青年时曾吸过毒。这位对大麻情有独钟的总统进入白宫,当然会让美国各州与一众麻民有恃无恐地对大麻表示友好。从此,美利坚人民追求大麻合法化的运动阔步向前,麻民们经常高举绘满大麻叶的星条旗,出现在华府街头,要求落实吸麻权——美利坚式第四代人权。2012年,华盛顿州和科罗拉多州分别通过《科罗拉多州修正案64》(2012 Colorado Amendment 64)和《华盛顿倡议502》法案(Washington Initiative 502),开启了美国“娱乐大麻”合法化的新时代——“娱乐大麻”者,是美国左派对毒品大麻自欺欺人的美称。

总统既然爱大麻,法律自然要跟进,美国最高法院修改了2005年宣布宪法禁止一切目的使用大麻的权利的法律,大麻合法化的州越来越多,美国人民当中的大麻友好者越来越多,这些重点问题渐渐不成为问题了。

美国的大麻问题已成为一场“人民战争”

奥巴马对大麻的友好,让麻民迅速发动了一场大麻合法化的人民战争,以下是数据支撑的事实:

GALLUP历年民意调查中支持大麻合法化人数占比

从盖洛普历年民调的曲线变化可看出,据盖洛普(Gallup)调查,2000-2009年间,同意大麻完全合法化的美国人所占比例从31%上升至44%,但从奥巴马成为总统之后,从2009年-2011年才两年就猛升了5个点。这与当时的总统奥巴马的支持很有关系。到奥巴马卸任时,支持者已经高达64%。这种情况下,任何政界人士试图阻止大麻合法化都是拿政治前途冒险。就连主张禁毒的美国总统川普也不得不在2018年12月签署《农业法案》,让工业大麻全美合法化。

这段时期,美国对大麻友好的大学迅速窜升,从大麻种植、生产的一条龙式教学、甚至大麻经济学都进入课堂,在大麻产业专业化、学术化方面,美国当之无愧地成为世界先锋。大学在为培养美国麻民方面所起的巨大作用,我得专门撰文以志其事,为有志于送子女来美留学的中国家长提供一个名单。

2020年美国在遭受疫情之苦中举行大选,拜登的竞选承诺之一,就是要让大麻在全美合法化。民主党与媒体合力营造的拜登胜选预期,让美国迎来了大麻产业的春天,大选结束后,美国已实现33个州、4个地区和哥伦比亚特区医用大麻合法化;11个州、2个地区和哥伦比亚特区已实现娱乐大麻合法化,从此,麻民们可以放心享受吸麻人权。

美国大麻生产能力大提升

以下是美国大麻产业的成绩单:

截止2020年上半年,美国大麻种植面积达465,787英亩;颁发大麻种植许可证21,496个,较2019年增加27%。根据大麻销售数据平台BDSA的报告,2020年美国合法大麻销售额达到创纪录的175亿美元,较2019年飙升46%。其中,民主党的三大州加利福尼亚、科罗拉多州、俄勒冈州居前三。在娱乐大麻合法化的州,使用大麻的人口比例从38%涨到了43%。在美国大麻市场渗透率最高的科罗拉多州,48%的人都会吸食大麻。现在,大麻食用人群正向低龄化发展,同时向郊区扩张,2020年的大部分增长来自成人使用的大麻市场,郊区的Karen(生活优裕的白人左派女性)成为新的大麻吸食群体。

BDSA预计,到2026年,美国合法大麻市场的年销售额将达到410亿美元,大致相当于整个精酿啤酒行业的规模。其时,全球大麻市场总规模约1,700亿美元,美国当之无愧成为消费冠军。

美国麻民飚升,乐坏中国大麻业

与美国麻民同样高兴的,还有中国大麻产业。据全球市场研究公司欧睿国际(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的新大麻数据库显示,随着大麻行业合法化进程不断推进,至2025年,合法大麻产品将占市场77%,将达1,660亿美元。娱乐大麻销售将在未来五年推动全球合法市场增长376%,占全球合法销售额的67%,而医用大麻仅占9%,低于2020年的23%。美国是大麻行业主要市场之一,欧睿国际酒类主管Spiros Malandrakis预测:“新的消费场合和量身定制的价值主张(指吸麻权成第四代人权)将推动该行业进入快速发展的消费品领域”。

早在2017年世界大麻解禁潮初起之时,中国就注意到大麻市场大有可为,有专门的市场分析专业人士跟踪世界各国动向,为中国工业大麻生产提供前瞻性支持。现在,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主要的大麻种植区域之一,种植面积占全世界的一半左右。2018年产量达到7.5万吨,预计2024年产量达到10.5万吨。由于中国本身未解禁作为毒品的大麻,发展方向主要为工业大麻,但在CBD(介于工业大麻与毒品大麻这间的大麻二酚)方面也占全球领先地位:2020年年底,中国CBD市场规模已经达到7.6亿美元,预期2024年将提升至18亿美元。ArcView集团报告指出,“随着北美和欧洲目的地市场法规的明确化,已经从中国采购各种原料药的跨国制药和营养保健公司也将同样从中国采购基于大麻的原料药。中国是全球CBD生产成本最低的国家之一,拥有无可匹敌的大规模制造基础设施和专业技术,中国将成为全球供应链上最大的CBD供应国。”

这样的生产能力与规模,当然是美国大麻产业的劲敌。

美国大麻合法化对中美两国的影响

1. 美国的大麻产业是娱乐性(毒品大麻)、医用、工业用三者并重,美国人吸麻者已逾40%。没有国家敢宣称自己已经控制住大麻的副作用,美国也同样如此。这种情况下,大麻产业获得可观的经济效益,但大麻作为毒品的负面效应则由社会承担,美国本来就是一个毒品消费大国,有毒瘾者增多的发散效应迟早会显性化。

2. 中国主要是工业性大麻,以中国的生产能力,生产娱乐性大麻专供出口(包括在大麻需求国租地种植)、在CBD市场占据更大市场份额都是完全可能的。但中国现代化进程乃由鸦片战争开始,直到中共建政之前“五毒闹中华”当中就有吸食鸦片一项,直到现在还是个禁毒国家,这种禁制状态下的民众吸毒率,无论如何也赶不上视吸麻权为人权的美国。

概言之,美国大麻生产包括毒品,自产自销,但因需求人口庞大,不可避免需要进口;中国大麻生产可以多样化,医用、化妆品方面可以自产自销,但娱乐性大麻专供出口,而且具有低价倾销优势。一个是最大的需求国,一个是最大的供应国,这一领域的竞争虽然还处于蓄势待发阶段,但谁输谁赢隐约可见分晓。(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