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家族回忆录出版前 作者失踪的前妻突然来电

0
883
图为电商亚马逊网站代售的《红色轮盘》(Red Roulette)一书。

【2021年09月07日讯】一本揭露中共腐败、红色家族如何运作的新书《红色轮盘》(Red Roulette)周二(9月7日)上市,而作者已失踪四年的前妻突然在凌晨来电。

中国女富豪段伟红(英文名Whitney)前夫、现居英国的商人沉栋(Desmond Shum)继4日就回忆录接受《金融时报》和《华尔街日报》的采访后,6日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采访时意外透露事情最新进展。

他说,他在凌晨突然接到前妻四年来的第一通电话。段伟红2017年失踪,至今毫无音讯,有媒体报导说,她是中共前总理温家宝家族的白手套。

“她说,她是临时被放出来的(类似保外居住),他们可以随时把她带回去,她想让我取消出版。”沉栋说。

他说,这也是四年来孩子跟前妻的首次通话,这也让他们知道,她实际上还活着。

“在过去的四年里,没有人说过一句话,(中共)政府也从来不承认,他们带走了她,甚至他们都没有指控她(犯罪)。我问她,罪名是什么?她说,需要保密,不能透露她的罪名是什么。”沉栋说。

沉栋还介绍说,前妻告诉他,政府对她很宽容。

“我相信,她仍然在国内被拘禁,她没有(获得)真正的自由,她是因为他们才和我通话。我觉得,我基本上是在和一个(被)绑架者谈判。”沉栋说。

他担心前妻再次被中共当局拘禁。

他解释说,前妻出来后,做的第一件事是打电话给她父亲,事实上,她和父亲住在同一栋楼里,如果她没有被监控,她会走过去看望父亲的。

据悉,段的父母也没有从当局那里获悉女儿的任何信息。

“很明显,我们看一下过去24小时内的发展,我就能明白为什么。”沉栋说。

拒绝取消出版新书 前妻再打威胁电话

沉栋表示,他们提出的取消出版要求是不可能的,他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打算。这本书将在周二(7日)上市。

“我的意思是,我知道(取消出版不可能),但北京的官僚们不知道,(他们以为)只要一个手指头,我就可以在最后一分钟拉回它。随后她又给我打了第二个电话。”沉栋说。

沉栋表示,前妻的第二个电话更具威胁性。

前妻在第二通电话中问他,“如果你发生不幸,我们的儿子会怎么样。”“如果我们的儿子出了什么事,你会什么感觉。”

沉栋表示,前妻说的是暗语,意思就是反对的话,不会有好结果。

“她可能在家中被拘留,有人在听我们的电话,告诉她该说什么。”沉栋说。

“她警告我说,要冷静,不要出版这本书,这会带来更多伤害。诽谤国家是不行的。”沉栋说。 “我就说,不,我很冷静。我在这本书上投入数年时间……我决定出版这本书,因为世界需要知道更多的中国到底是什么样,到底是怎么运作的。”

在被问到,他是否认为为了前妻的安全,继续发声是最好的办法时,沉说:“我想,这绝对是最好的办法,因为(出版)消息传出后,她在四年后(首次)再出现。”

沉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透露,他最初希望写回忆录给儿子当“礼物”,没有打算出版。

现在决定出版该回忆录是为了向党施加压力,以确认段伟红的下落,同时揭露一个他认为正在将中国带入错误方向并对世界构成危险的政权。

段伟红——跟红色家族交易的女人

《金融时报》报导说,多年来,段伟红和沈栋利用与中共最有权势的红色家族和官员的关系,获得利润丰厚的房地产和物流项目,以及对大型国有企业的股权投资。

段和沈的主要联系人包括前中共总理温家宝的妻子张培莉,以及在2017年被拘捕的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

据悉,在孙政才因涉嫌腐败被拘6周后,段伟红于2017年9月5日失踪。跟她同时失踪的三名员工已于2020年获释。

段与沉于2015年离婚,同年,沉离开中国。

《金融时报》说,《红色轮盘》的中心是沉栋、段伟红与前中共总理夫人“张阿姨”的关系。沉写道,他们的交易从未被记录下来,但张阿姨在由她促成的项目中获得30%的股份。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沉栋称,对于张培莉开展的业务,温家宝并不知情,也没有暗中提供支持,且温家宝对于2012年媒体披露他亲属财产和商业活动的规模感到愤怒。

2013年,张培莉告诉段伟红和沈栋,她和她的孩子已经将资产上交国家,以换取免于被起诉。

此外,沉还详细介绍了段伟红与当时中共政治顶层人士的私人会面和谈话,其中包括王岐山、习近平和习的妻子彭丽媛。网络上传,书中还包括跟江泽民、曾庆红和令计划等的来往。

《红色轮盘》的自我介绍是,讲述当今中国的财富、权力、腐败和复仇的内幕故事,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沉栋眼中的中国企业家的“黄金时代”以及这个时代的消退。

沉说,“邓小平在1978年开始经济改革并不是因为他相信民营企业家精神,而是因为当时国家破产了。“为了救国,党必须让私有制和企业家精神蓬勃发展”。“他们从未改变,这是权宜之计。 ”“只有在危机时期,党才会放松控制”。

书中还提及,2012年上台的习近平用反腐运动提高声望,起到巩固党内“太子党”统治地位的作用,这些“太子党”出身于参与共产主义革命的家庭。习是这个“红色贵族”中的一员,他的父亲习仲勋是毛泽东和邓小平手下的高级党政官员。

沉说,“红色贵族将永远享有特权”。 “他们从小就去不同的幼儿园和学校,住在不同的院子里。……这就是这个系统一直以来的运作方式和结构。如果你和中国的政治权力没有联系,你就永远不会做成任何有意义的事情。”

沉出生在上海,但在孩提时代就搬到香港生活,之后在美国上大学。

“有责任告诉世界中国(中共)是什么”

香港2019年夏天的反送中运动也是让沉栋走出来的一个原因。他说:“如果香港人愿意牺牲这么多来捍卫他们的自由,也许我也可以迈出一小步。”

沉先生于2019年夏天飞往香港,参加大规模反送中抗议运动;并于当年11月,返回香港参加区议会选举投票。

他说:“我有责任告诉世界中国是什么,尤其是在今天的环境中。冠状病毒大流行从中国传出来,改变了每个人的生活,杀死了我们的亲人,关闭了我们曾经光顾的公司企业。

“每个人都有责任更好地了解这个给我们带来这些(灾难)的国家,而且这个国家很可能会给我们一生带来另一次冲击。”

自从段失踪后,沉栋就再也没有入境中国。他告诉《金融时报》:“如果我进去,就出不来了”。 (大纪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