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铁链女”案水很深 震动北京高层

0
652
徐州“铁链女”。(视频截图)

【2022年02月23日讯】徐州“铁链女”案引发舆论愤怒,同时震动中共高层,地方当局被迫宣布调查,但有学者指出,这个案件背后的水很深,但无论中共说什么,民众都不会相信。

“铁链女”案持续发酵,当地丰县和徐州市政府先后发布四份前后矛盾、漏洞百出的调查通告,令民众更加愤怒。

据美国之音2月22日报导,“铁链女”案成为中共建政以来面临的最大舆情之一,中共当局公信力陷入危机。

现在江苏省政府接管案件,要求”进行全面调查,彻底查明事实真相”,对有关违法犯罪行为和责任人员“依法严惩”和“严肃追责”。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对美国之音表示,“铁链女”案的水太深,以至于官方无法和盘托出,这次无论中共说什么,别人都不会相信。

胡平表示,徐州政府的四次通告破绽百出,不单是那些不相信政府的人不相信,就连那些想相信政府的人都没法相信。

胡平说,徐州政府这次表现得这么差劲,编谎编得一点都不像,说明这件事背后的水很深。因为徐州政府发现,这件事的全部真相是不可以和盘托出的。如果单单是这一件事那还好办,问题是这种类似的事太多。董集村有这种事,别的村也有这种事;丰县有,江苏别的县也有;江苏有,全国很多地方都有。

要是不及时挡住这个话题,都扯出来、没完没了,那麻烦就大了。所以他就想个办法编个谎,把它搪塞过去,让这个话题就此打住,这是他的意图。结果弄巧成拙、引火烧身。

胡平提到,听说好像习近平闻讯大怒,彭丽媛表示要亲自处理这个问题,追查到底。这个话给人感觉好像高层的人原来不知道,现在才知道,所以他才发怒。这当然不是真的。因为拐卖妇女这件事在中国就是房间里的大象,人人都知道它的存在。

他说,现在中共政府和官媒面临的问题是,你们明明知道在中国有很多地方都有大量拐卖妇女的事件,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漠然置之?为什么不认真地解决?这是当局无法回避又无法回答的问题。

胡平还表示,“铁链女”事件未来的调查走向将反映出北京的态度。

他说:“徐州政府连谎都没编圆,逼得中央不得不把调查升级。可是现在省政府介入了,和原来的徐州政府一样,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就是怎么把握分寸,说什么不说什么。而这点其实是取决于中央,中央的态度才是最根本的。所以这次江苏省委省政府在这个问题上将要表现出来的态度,其实就是反映中央的态度。”

此前,徐州当局对于“铁链女”案曾先后发布四次通报,说法由最初的“杨某侠”与董志民为“合法夫妻”,最终改口为董志民等人涉嫌“非法拘禁”及“拐卖妇女”罪。

中共官方的几个“调查版本”被指“前后矛盾”,“越描越黑”。

1月28日,徐州市丰县官方首次发布通报,称杨某侠“1998年8月与丰县欢口镇董某民领证结婚,不存在拐卖行为”,并指杨某侠“患有精神疾病”,经常“无故殴打孩子和老人”。

1月30日,江苏徐州丰县第二次发布调查通报称,“杨某侠1998年6月在欢口镇与山东鱼台县交界处流浪乞讨时,被董某民的父亲董某更(已故)收留”。通报称“未发现有拐卖行为”。

2月7日,徐州市官方第三次发布通报,称杨某侠原名为“小花梅”(父母已故),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人。 “小花梅”1994年嫁至云南省保山市,1996年离婚后回到亚谷村,当时已表现出言语行为异常,同村的桑某某将“小花梅”带至江苏治病。两人到达江苏省东海县后“小花梅”走失,当时桑某某未报警,也未告知“小花梅”家人。

但前《云南资讯报》记者马萨、铁木近日到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和普洛村实地采访探询真相,2月12日在微信公共号发表了《寻找小花梅》,显示官方通告所谓的实地调查为谎言。

北京律师郝亚超也发文质疑徐州报告移花接木,漏洞百出,严重违背常识。

在舆论压力之下,2月10日,徐州市官方发布第四次通报称,经对杨某侠(此姓名为董某民所取)、光某英(小花梅同母异父妹妹)与普某玛(小花梅母亲,已去世)生前遗物进行DNA检验比对,结果为普某玛与杨某侠、光某英符合母女关系,并认定杨某侠即是小花梅。

“铁链女”事件曝光后,许多民众指“铁链女”就是早年四川南充市被拐卖的女孩李莹。

“骄傲女孩”近日发推文说:“在南充,除了李莹家不承认铁链拴着的是李莹,全南充都知道她是李莹!这就是现实!”

此前,出身丰县的中国导演王圣强也曾在微博透露,丰县当地人都知道“铁链女”就是李莹,但中共当局“不能让她是李莹”,因为李莹的父亲是一名老兵,承认此事会动摇军心。

中共当局的四次通报均避谈李莹。旅美的人权律师吴绍平对大纪元表示:“为什么官方几次通报的信息均不一致?为什么官方通报都没有提到杨某侠的年龄,以及她当时结婚的年龄情况?因为这里涉及到四川南充失踪的女孩李莹的情况。”

“从照片看,李莹与杨某侠的相貌高度相似,有人对此进行了专业比对,基本确定了两人是同一个人。而且有人注意到杨某侠的口音是四川口音,官方却指她是云南亚谷村人,两地口音区别很大。李莹的亲属李大成来寻亲,为什么官方避而不谈李大成要求验证DNA的情况?显然,官方避开了当地官员的渎职问题。”吴绍平律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