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变中 武汉病毒所三篇未发布论文被披露 实验室事故假说再浮出水面

0
486
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示意图。(明德网合成)

【2021年05月28日】(明德网记者唐鸣谦报导)突然之间,美国政府、国会群起要求重新就中共病毒实验室泄漏假说进行调查。中共愤怒反对。就在这当口,武汉病毒研究所三篇未公开的学术论文再被聚焦。

法国《世界报》称,披露三篇论文的推特账户属于一位常做轰动性披露的匿名科学家。

这三篇论文都是用中文撰写,包括一篇博士论文和两篇硕士论文,分别在2014年、2017年和2019年答辩。《世界报》说,虽然迄今从未公开过,但它们包含了重要信息,这三份论文使得中共病毒源于实验室泄露的假设,已不再是阴谋论。

该报引述法国演化遗传学专家库尔捷(Virginie Courtier)指:“我们知道武汉病毒所的研究人员不会公开他们拥有的所有数据。但这次问题更进一步:他们之前的几个声明与这几篇论文似乎是矛盾的。”

首先是关于RaTG13病毒——这是迄今为止已知与新冠病毒(SARS-CoV-2)最接近的冠状病毒,但同时又距离太远,不能成为其最接近的祖先。

武毒所研究人员曾于2020年2月3日在《自然》杂志上发表RaTG13病毒的完整基因序列,它与新冠病毒有96.2%的同源性。但几周后,一位意大利微生物学家报告说,RaTG13基因组的一小部分已经由武汉研究人员在2016年发表过,而且当时相关病毒不叫RaTG13,而是Ra4991。

2020年7月,武汉病毒研究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对《科学》杂志解释说,这是同一个病毒,只是在2020年被改名为RaTG13。

但三篇论文曝光后,法国科学研究中心(CNRS)病毒学家德安罗利(Etienne Decroly)指,论文中的数据表明,2020年发表的RaTG13序列与Ra4991序列并不严格相同,这与石正丽的说法相反。

德安罗利解释:“在2019年答辩的论文中,包括Ra4991在内的几种蝙蝠冠状病毒基因组的不同区域与人类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1)的相应区域进行了比较”,论文分析表明,主要差异位于基因组中与穗状物相对应的部分,即允许病毒进入其宿主细胞的蛋白质。

研究人员解释说:“这代表着基因组的这一段有1%到1.5%的变化,这很重要,相当于在一个对病毒的感染性起关键作用的领域有10到15个变异。”

为什么本应相同的序列之间会有这样的差异?武毒所管理层没有回应《世界报》的请求。

除是新冠病毒最接近的表亲序列之外,RaTG13病毒还因为出现在云南墨江的一个废弃矿场而显得愈发重要。

这是一个蝙蝠群经常出没的矿场,2012年4月,有6名矿工感染了一种肺病,其症状与SARS或Covid-19类似。6人中有3人死亡。武汉病毒所的专家很快赶去调查,在从蝙蝠身上提取的样本中确定了几种新型冠状病毒。这其中是否有一种病毒甚至比RaTG13更接近SARS-CoV-2呢?

武毒所的研究人员2020年11月在《自然》杂志上刊文承认称,除了RaTG13之外,他们还从墨江矿区收集到了其他8种类似SARS的冠状病毒,但这些病毒至今仍未公布。这三篇论文显示,至少还有一种冠状病毒被保存在武毒所,但其存在尚未被披露。

另外,在前述《自然》杂志的刊文中,武毒所员工称,他们收到并分析了2012年在墨江矿区患病的4名工人的13份血样,但无法检测到任何冠状病毒感染的迹象。他们还表示,这些人可能感染了真菌病原体。

但泄露的2014年答辩论文显示,武毒所收到30份,而不是13份样本,并对其全部进行了分析。

在这三篇论文中,2017年的博士论文最顶尖。

论文提出用嵌合病毒构建技术,即一种 “复制粘贴”的方式,测试不同冠状病毒对几种人或动物细胞的感染性。论文写道:“为了估计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对人类的潜在威胁,我们从不同的冠状病毒毒株中选择了12个S(即尖峰编码)基因,并将它们插入WIV1(另一种冠状病毒)的基因组框架中…我们成功地获取了其中四个,分别将其命名为Rs4231、Rs4874、Rs7327和RsSHC014菌株。”

《世界报》认为,这三份论文的披露应会增加对中共当局的压力。德安罗利说:“现在是武毒所向整个科学界开放其数据库的时候了。”

巧合的是,就在上述三份论文被曝光几个小时后,《科学》杂志发表一封由18位高级科学家联署的公开信,呼吁以与“人畜共患 ”自然溢出相同的方式审查中共病毒因实验室事故泄露的可能性。

与德安罗利一样,斯坦福大学的微生物学家雷尔曼(David Relman)、华盛顿大学的病毒学家布卢姆(Jesse Bloom)和其他16位联署人也在信中要求武汉病毒所公开数据库:“公共卫生机构和研究实验室必须向公众开放其档案。调查人员必须能够记录进行分析和得出结论的数据的真实性和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