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沟通渠道不畅 美中距军事冲突不远?

0
226
中美交锋(网络图片)

【201年09月04日讯】美国总统拜登上任近八个月来,美中两国军方仅进行了一次直接对话,且层级较低。有观察人士担心,随着美中紧张关系持续,再加上中国在南中国海、东中国海和台海越来越咄咄逼人的举动,北京给美中军事沟通渠道设置障碍容易导致军事冲突的发生。但亦有军事专家指出,美中短期内发生“擦枪走火”的机率仍然较低,远期如果发生冲突将是北京的战略决策,仅凭军事渠道沟通将无济于事。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国防部中国事务助理副部长迈克尔·查斯(Michael Chase)近期与中共军队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副主任黄学平少将举行了视频会谈。这是拜登政府就任以来美中军方的第一次直接联系。报道称,双方通过美中国防电话线路(U.S.-PRC Defense Telephone Link)进行了一次视频会议,会议的重点是保持两国军队之间沟通渠道的畅通和管控危机和风险。

尽管美中关系持续紧张,且双方言辞激烈,但美国军方官员长期以来一直寻求与中方保持开放的沟通渠道,以便能够缓解潜在的冲突或任何事故的处理。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U.S. Naval War College)中国海事研究所(China Maritime Studies Institute)助理教授孔适海(Isaac Kardon)表示,美中军事热线长期以来运作一直不成功。

“至少从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我们就与中国建立了某种类型的军方对军方的热线。从历史上看,这并不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沟通机制。”他对美国之音说。

孔适海表示,一个最显著的案例就是2001年4月发生在海南岛附近的中美撞机事件。当时,美中军事热线业已建立,但该机制并没有发挥化解危机的作用。他说:“美方的看法是,不管是谁在热线中国一侧,都有权做出任何决定,因此是他们不愿意拿起电话。我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拿起了电话,但最终这不是一个有效的办法,他们无法管理危机。我认为,基本上从此以后都是这个样子。”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政客”(Politico) 9月1日的一篇报道说,美中之间的军事热线已经“危险地中断了”(dangerously broken)。报道引述前美军高级官员的话说,“美中军事危机沟通系统仍然非常不可靠。该机制的不足为潜在的误传构成了明显和现实的风险。在台湾海峡和南中国海的双边紧张局势加剧的时候,它可能会助长危险的美中军事对抗。”这些前军方官员表示,有必要采取更好、更经常的沟通方式来避免美中两国未来在印太地区发生军事对抗。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政治-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怀兹(Richard Weitz)对美国之音表示,北京方面是通过在军事沟通领域的不合作来表达对拜登政府的不满。他说:“首先,美中关系总体上不好,我认为川普卸任后,中方有更高的期待值,但拜登延续了这些政策,所以他们很生气。他们通过在新冠疫情或气候变化方面的不合作,攻击美国在阿富汗的政策,以及不急于进行军事上的接触,来表明他们的愤怒。其次,显然还有一些外交礼仪上的问题。美方希望通过一个新的机制,更专业、少受中共主导的机制,但中方对此反应消极。”

英国《金融时报》今年5月报道说,中国方面三次拒绝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进行对话的要求。中方的理由是奥斯汀与许其亮对话不符合外交礼节,与奥斯汀对等的中方官员应该是国防部长魏凤和。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助理教授孔适海表示,自拜登政府就任以来,美中之间至今未能建立起高级别的军事联系,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因于组织结构的不对称。

他说:“他们无法建立起与国防部长奥斯汀的电话联系,部分原因是这种不匹配,即美国国防部长实际上处于我们指挥系统的顶峰,他比任何军方官员的级别都要高。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情况并非如此。事实上,魏凤和是一个相当低级别的官员。他是一名现役军人,但在任何形式的军事决策中,有十几个人在他之上。事实上,我不认为他在指挥和控制方面有任何作用。”

孔适海认为,虽然美中关系持续紧张,双方围绕台海、南中国海的也军事动作频频,发生摩擦的机率显著上升,但由此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仍然很低。他表示,当中方提出危机管控的时候,他们并非是想解决“擦枪走火”的问题,而是想向美方表明一种态度。

“我认为,由失误而导致(危机)升级的途径是非常狭窄的。考虑到这一点,当共军和中国国防部试图谈论双边军事问题时,他们确实更多地谈论了危机控制。“他说,“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有任何有意义的意图来建立真正的沟通途径。它更多是向美国发出信号,表明风险更高,这就是共军所关注的。我认为,他们从北京拿到的解决方案是控制危机风险的方法,是美国不要在他们的空域和水域运作。但从美国的角度来看,我们是在国际法许可的情况下在那里运作。”

哈德逊研究所的怀兹也认为,美中之间由事故而引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较低,而冲突一旦发生,那很可能是北京的战略选择。

“从我的角度来看,我不认为比方说台海的冲突可能来自于意外,它而更可能来自于北京的战略决定。我并不认为这是迫在眉睫的,但这才是真正的军事危机会发生的主要机制。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认为他们会在军事热线上和我们交谈。”他说。(美国之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