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恐成水下城市!三峡遭遇最大洪峰 6孔齐开水势惊人 安徽贵州等多处溃堤

0
1027

【2020年07月19日】(明德网记者郑平报导)长江流域正遭遇第二轮洪水。水利部称,三峡大坝昨日起遭遇今年最大洪峰,连累上游四川、重庆,同时加大力度泄洪又使下游湖南江西安徽等地险情加重。在长江流域处处遇险的时候,云南及淮河流域也传来灾情。中国半壁江山危如悬卵。

水利部通报称,昨晚(7月18日)6时起,三峡大坝入库流量达到6.1万立方米/秒,是今年入汛以来抵达三峡水库的最大洪水,接近1998年长江遭遇20世纪第二大洪水时宜昌站的最大洪峰流量,三峡站前水位也冲破160米,来至163米。

由于水力坡度增加及洪水顶托影响,三峡大坝水位增高令位于“翘尾巴”地带的重庆水位也迅速接近180米。过往记录显示,三峡蓄水位超过172米,重庆水位将超过183米,重庆部分主城区就会被淹。

从网友曝光的视频看,重庆市内的水位在7月17日已经超过1.5米。三峡如果继续拦截洪水,重庆将变为水下城市。

更令人心惊的是,官媒新华社7月18日在发文通报今年最大洪水抵达三峡大坝的同时加了这样一句话:“三峡枢纽运行部门监测记录显示,大坝位移、渗流、变形等主要参数均在正常范围内”。外界担忧,在水患愈演愈烈时,官方居然主动提到三峡大坝位移变形这种极度敏感的话题,似乎并不符合中共官媒大事化小的常规。

号称可抗百年一遇洪水的三峡其实本应足以应对当下的水量:按照水利学界界定,二十年一遇洪水流量为7.23万立方米/秒,高于目前官方通报的6.1万立方米/秒;至于百年一遇洪水,则是8.37万立方米/秒的流量。但网上曝光的视频显示,三峡正不顾下游险情,加大了泄洪力度,先是于18日傍晚打开5个泄洪口泄洪,后于19日上午增加了一个泄洪口,6孔齐泄,水势惊人。

对水情进行实时监测的长江水文网显示,19日下午2点,三峡出库流量已高达4万立方米/秒,创下今年以来的记录。

6月底第一轮洪水来袭时,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为保大坝不至于垮溃,曾下密令要求泄洪。当时泄洪的最高出库流量是3.5万立方米/秒,低于目前的流量。可当时已经令宜昌及武汉不堪重负,多地被滚滚浊水席卷。但官媒只字未提,直到大量视频流传到海外社交平台后,灾情才被曝光。

水利部6月底曾密令三峡泄洪,且并未向下游城市预警。

如今三峡用4万立方米/秒的速度疯狂泄洪,下游湖北、安徽、江苏等地的压力可想而知。

重庆与宜昌之间的湖北省恩施市,本是山城,现在却已沦为泽国,以至于恩施州交管部门已在17日深夜发布紧急通告,对恩施市入城通道全部实施临时交通管制,禁入恩施。

当地水利防汛抗旱分指挥部指,受强降雨影响长江支流清江水位暴涨,恩施水位站水位在7月17日超过418.9米,自当天下午4点半起将防洪应急响应由II级提升为I级。

然而网友爆料指恩施被水淹并非由于天灾,清江水原本应在宜昌附近汇入长江,但现在长江加大泄洪,江水流不出去,令全流域水位上升,再加上降雨后山洪汇入清江,最终清江恐怖溃堤。

更糟糕的是,官方并未发布任何预警,对恩施居民来说,这真是祸从天降。

继续沿长江而下,位于鄱阳湖入江口的江西九江受到双重威胁:长江水位暴涨,九江附近码头镇的水位已达23.01米,超警戒水位1.51米;同时受长江水倒灌影响,鄱阳湖水位涨至22.17米,超过警戒水位2.17米。

一段视频显示,当地在九江大桥上安置大批满载货物的重载卡车,以防止大桥被冲毁。但外界评论指,这除了显示出当地政府部门的慌张之外,对于防洪恐怕毫无作用。

在长江与巢湖夹击下的安徽省无为市,官方已于19日凌晨发布紧急撤离通知。民间消息显示,距离无为约75公里的庐江县已被水淹,从无为与庐江县之间横穿而过并汇入长江的永安河已经溃堤。

雪上加霜的是,气象部门今天发布预警,未来几小时湖北武汉、咸宁、黄冈、鄂州、黄石局部均有50毫米以上降水,“中小河流洪水气象风险较高”。

除以上各地外,云南德宏州也于18日起遭遇洪水。@青山兰在推特曝光当地惨状,并呼吁当地居民“搬到市政府打地铺”,因为唯有政府大楼防洪防震,没有受灾。

在长江流域遭遇洪灾的同时,官方宣布,淮河2020年第1号洪水形成,淮河流域的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城区大面积被淹,最深处水深2米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