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热旱涝啼不住 三峡工程几多愁

0
540
在中国被誉为母亲河的长江景色(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2022年09月02日讯】二十国集团(G20)国家的气候与环境部长在印度尼西亚开会商讨应对气候变化拯救地球之际,中国的生态环境问题正受到各方关切。今年夏季,四川省和重庆市及周边地区遭受持续高温和干旱等极端天气和严重山林火灾肆虐,当地广大民众苦不堪言,进一步加深了人们对位于长江干流的三峡工程挥之不去的种种担忧。有关专家指出,统计资料和科学数据显示,大量错误上马的水利工程与长江流域的生态失衡和气候变迁密切相关,而当年罔顾反对意见、未经充分科学论证就为三峡工程拍板放行的中共高层必须承担责任。

G20国家气候与环境部长会议8月31日至9月2日在印尼度假胜地巴厘岛举行。法新社报道说,东道主印尼环境与林业部长西蒂努巴雅在大会开幕词中指出,各国必须采取共同行动来应对全球气候变暖,否则就可能使地球陷入一个“未知领域”的困境。

世界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中国派岀由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率领的代表团与会。与此同时,中国长江流域的大片地区近期出现的持续干旱和炎热以及突然大量降雨引发的山洪暴发等灾害仍然是公众关切的重要问题。

川渝地区极端天气成灾

7月中下旬至8月下旬,四川省和重庆市大部地区经历了连续数周的热浪蒸烤,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当地遭受了60年一遇的极端高热,气温高达45摄氏度,而平均降雨量则比往年同期减少51%,进一步加剧旱情并降低河流水位,减少了水电站的发电量。供电不足无法保障居民空调和电扇用电,因酷热难耐而中暑甚至死亡的事件不时地在媒体或网络自媒体曝光。

中国水利部8月下旬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7月以来长江流域大部持续高温少雨,长江干流及洞庭湖、鄱阳湖水位较常年同期偏低4.85米至6.13米,创有实测记录以来同期最低。洞庭湖、鄱阳湖水面面积较6月缩小3/4。有视频图像显示,长江支流嘉陵江水几乎断流,局部甚至可以见底。有网友调侃:嘉陵江跑马,鄱阳湖放羊!多美的画面!

另一方面,8月18日至26日,由于持续高温干旱,重庆涪陵、江津、巴南、北碚等地区先后发生山林火灾。有中国专家认为,极端高温天气导致的森林自燃是近期重庆山火频繁的重要因素。

就在中国西南地区的炎热干旱持续之际,当地突降暴雨引发发洪灾。官媒央视报道说,28日晚8点开始,四川广元市旺苍县普降大到暴雨、局部大暴雨,造成部分道路塌方、桥梁出现险情。报道说,7月以来,陕西、甘肃、四川、重庆4省份大部分地区持续高温干旱,土壤失水疏松或结块硬化,遇强降雨致灾的风险增大。

据报道,中国当局已经启动四川、重庆的防汛四级应急响应,并督促当地要严防旱涝急转。

三峡工程被指或有反向空调作用

事实上,川渝地区和长江流域其他地区遭受的这种极端气象困扰,特别是近一二十年的暑期旱涝灾害,已近常态。不少学者和环保人士对此密切关注,将该地区的气候变化与20多年前在激烈争议中上马的三峡工程联系起来。众多网民也加入相关话题的讨论,从不同角度表达观点和焦虑。

8月20日,网络名人、作家李承鹏在文学城网站发博文称,三峡工程就像一台装反了的中央空调。博文写道,“三峡大坝胜利截流。当时报纸说以发展眼光看,大坝会让我国变得冬暖夏凉,是这片热土很大的一部空调。可是现在,这部空调貌似也安反了……”

三峡大坝反对派所说的 “祸国殃民工程”

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黄万里生前照片 (黄万里研究基金)
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黄万里生前照片 (黄万里研究基金)

已故著名水利专家、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生前坚决反对开建三峡大坝,曾三次上书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指出三峡大坝不可修建的种种理由,其中1992年第一封信开宗明义,指出了三峡工程决不可建的根本要害。

他写道:“长江三峡高坝是根本不可修的,不是甚么早修晚修的问题,国家财政的问题;不单是生态的问题、防洪效果的问题、或能源开发程序的问题、国防的问题;而主要是自然地理环境中河床演变的问题和经济价值的问题中存在的客观条件根本不许可一个尊重科学民主的政府举办这一祸国殃民的工程。”

2003年8月,黄万里幺女黄肖路访问李锐先生。(黄万里研究基金)
2003年8月,黄万里幺女黄肖路访问李锐先生。(黄万里研究基金)

黄万里和曾担任毛泽东工业秘书的水利专家李锐是当年反对三峡工程上马的领军人物。他们和知名学者孙越崎、周培源以及纪实文学作品《长江,长江,三峡工程论争》的作者戴晴等体制内外的人士都公开就三峡水电站的环境影响、移民政策等问题表达了异议。

然而,有关部门的论证会上没有邀请反方人士黄万里与会。当局最终采纳了时任水利部长钱正英倚重的水利专家张光斗等力主修建三峡大坝的正方意见,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和总理李鹏力排众议,这个被指为“好大喜功”的三峡项目在1992年4月3日的中国人大会议上以刚过三分之二的票数勉强过关,创下了这个被称作“橡皮图章”的立法机构投下的反对票和弃权票最高记录。

黄观鸿:用良知和科学看住三峡

黄观鸿博士 (资料照)
黄观鸿博士 (资料照)

黄万里教授的长子黄观鸿博士与一些专业人士和网友在社交网站凯迪社区猫眼看人平台上开设《用良知和科学看住三峡》专栏交流信息和意见,长期观察三峡工程问题。不过,这个年点击量超过百万的专栏在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被取消。

黄观鸿对美国之音表示,长江三峡大坝2003年封顶后,坝后水位从海拔135米提升到175米(设计水位,实际水位未达到)。自此,从宜昌附近的三斗坪三峡大坝到重庆市的长600多公里,平均宽度一公里的水道,被叫做三峡水库。他表示,三峡水库大大地增加了原本三峡的水面面积,且水流缓慢,所以极大地提高了江面蒸发量。同理,流入长江干流的支流水面面积也增大,因而也极大地提高了蒸发量。

危害自然生态的水利工程

黄观鸿指出,上游支流和三峡库区成倍增加的水面蒸发和库底渗漏被认为是影响区域气候变化的重要因素,而长江三峡工程是今夏长江几乎断流的重要肇因。

他说:“它在斜坡上,蒸发的面积很大。本来自然流动,‘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唐朝)那个时候没有什么蒸发量。对不对?那水哗哗哗就往下流。你弄一个大平湖在那摊着,面积又大,水量蒸发,沿途又渗水。支流还有小水库,进来的水又少,小水库也渗。”

这位82岁的退休学者指出,一些地方官员把兴修水利工程项目当作圈水捞钱的手段,在长江支流上滥建水坝,严重破坏了自然生态,。

黄观鸿对美国之音表示,“为弥补三峡水库汛期不足的蓄水量,在三峡水库的上游,又修建了向家坝、溪洛渡大坝、白鹤滩水库、金沙水电站等等,这些水库也形成了巨大的蒸发水面。占中国国土面积近五分之一的整个长江流域,至少有上万个水库,它们的水面面积一起蒸发着大量的水汽。例如四川石棉县全长34公里的小水河已建成的和正在施工的水电站竟达17个,也就是说在小水河上平均每两公里就有一个水电站。此外,长江流域的这些水库个个都会渗漏,又造成了亿万立方米的蓄水损失。今年老天爷在长江流域的降水量骤减,但几万个水库照样蒸发加渗漏,长江当然几乎断流了。”

黄观鸿说:“一个小水河,修了17个水电站。它把水资源都霸占在那了。再加上它又渗漏,又蒸发,当然就造成了今年的大旱。老天爷再给你下的雨少一点。东南亚环流卷到我们大环流,来的水少,那你自然就变成今天这个局面了。给整个环境造成破坏了。”

 

中国学者绘制的显示三峡水库清水下泄导致下游通江湖泊缩小干涸示意图 (黄万里研究基金提供)
中国学者绘制的显示三峡水库清水下泄导致下游通江湖泊缩小干涸示意图 (黄万里研究基金提供)

鄱阳洞庭两湖的“沧海桑田”变化

中国最大的两个淡水湖鄱阳湖和洞庭湖的水资源出现了惊人的锐减。地方官媒重庆晨报报道,“今年7月以来,鄱阳湖水位持续下降,于8月4日提前进入枯水期。因旱情缩水严重,鄱阳湖大片可通航水域消失。湖底大地出现龟裂,鄱阳湖鞋山水域因旱情而干涸。”

网友“姿势分子”引据官方资料表示,高水位时4125平方公里的鄱阳湖通长江的水体面积今年8月中旬已经缩小到了737平方公里,比去年同期减少了2203平方公里。与此同时洞庭湖的面积比今年6月也巨幅缩减了3/4。

该网友慨叹,“如今这两大湖泊的湖区基本都变成了大草原。”

黄观鸿依据多年收集的水文资料和三峡工程相关数据指出,三峡大坝改变了鄱阳湖和长江之间水量自然调节的生态平衡。

他说:“从九江出口流道这个长江干流里面。九江那个地方被刷深了,九江江底比鄱阳湖湖底要深得多,水同样的流量下来,每秒钟到这,比大坝人为干涉的时候,水可以流到这个这个鄱阳湖里面去。三峡也减少(水量),鄱阳湖也就宽了,对不对?反过来,当长江比较水少的时候,鄱阳湖水多,它就调节着,自然的,它就把水就从鄱阳湖里流到长江,鄱阳湖水就少一些,不至于泛滥。鄱阳湖这湖水面积就保持一定。结果,三峡大坝一修,清水下去淘深,江水该往鄱阳湖流的时候呢,鄱阳湖得不到水。”

王维洛:黄万里预测得到印证

王维洛博士 (资料照)
王维洛博士 (资料照)

旅居德国的学者王维洛博士长期研究中国洪涝灾害和三峡工程弊端,发表过多部相关专著。他对美国之音表示,嘉陵江露出江底淤积的石头,证明了当时黄万里先生的预测,他当时的出发点是对的。

他说:“三峡工程的这些反对派们,人并不很多,但是他们是用他们的生命在呼喊。像黄万里教授,他作了这么多研究,写了这么多文章,给中央领导写了这么多文章,还有这么多信,他一分的科研钱也没有的,全是他自己掏腰包的,而中国的这些领导人、这些科学家,老是说黄万里教授是错的。其实黄万里教授的这个最大的理论就是,这个淤积形成重庆那边的河滩,不是砂石,是砾石,是石头。今年的时候正好把这个这个嘉陵江河滩到长江口的河滩露出来了。大家都看到了,这是什么?这是石头。石头!”

 

(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