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大暂停俄人权理事会成员资格 北京选边俄罗斯投下反对票

0
315
由于俄罗斯被控在乌克兰犯下暴行,联合国大会星期四(4月7日)经过表决,暂停俄罗斯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国资格。

【2022年04月08日讯】由于俄罗斯被控在乌克兰犯下暴行,联合国大会星期四(4月7日)经过表决,暂停俄罗斯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国资格。

联大以93票支持、24票反对和58票弃权,由于俄罗斯“严重和系统性地侵犯人权”并对乌克兰做出了违反国际法的行为,暂停俄罗斯在人权理事会中的席位。中国投了反对票。

决议必须有三分之二的多数才能通过,弃权不算在内。

乌克兰常驻联合国代表谢尔盖·基斯利茨亚在表决前说:“在我们看来,暂停一个国家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资格是一个罕见和不寻常的行动。”

“然而,俄罗斯的行动超出了正常——俄罗斯不仅侵犯了人权,还动摇了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基础。”

总部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有47个成员国,由联大以不记名投票方式推选。俄罗斯目前是人权理事会成员,其三年任期定于2023年12月31日到期。

基斯利茨亚指出,4月7日是卢旺达种族灭绝的纪念日。他说,那些大屠杀之所以发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国际社会缺乏行动以及联合国未能对来自实地的警讯做出回应。

这位乌克兰使节说:“在这个冤屈的日子里,并承载着数千乌克兰人被俄罗斯入侵者杀戮的自身悲剧,乌克兰与卢旺达站在一起,并呼吁重申我们的承诺,永远也不要忘记,永远也不要允许让种族灭绝再度发生,那场种族灭绝是国际社会漠不关心造成的结果。”

星期二,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对联合国安理会发表视频讲话,就安理会未能采取行动制止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发出了警告。他呼吁让莫斯科为其在乌克兰犯下的罪行承担责任。

美国领导了暂停俄罗斯人权理事会成员国资格的行动,这项决议得到了60多个国家的联署。

“严重和系统性地侵犯人权的国家不应坐在一个职责是保护这些权利的机构,”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布鲁塞尔对记者们说。“今天,一个错误得到了纠正。”

“这是破先例的、历史性的表决,”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在表决后对美国之音说。“我们暂停了一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资格。我们发出了一个支持乌克兰人的强烈讯息。我们发出了一个有关人权的强烈讯息。”

她说,暂停立即生效。

俄罗斯一再否认俄军践踏人权和犯下暴行的指称。俄罗斯说,这些要么是“假新闻”,要么就是乌克兰方面为了栽赃俄罗斯而犯下恶行。

表决之后,俄罗斯常驻联合国副代表根纳季·库兹敏说,莫斯科自行做出决定,停止本国在人权理事会的成员资格,而且不想继续与西方国家为伍。他指责西方国家从事或煽动践踏人权的行为。

库敏兹说:“俄罗斯真诚致力于推动和保护人权,而这个国际机制已经沦为上述国家集团意愿的一个助推器,这是我们已经不可能做为成员留下来了。”

乌克兰代表在谈到俄罗斯的退出时对记者们说:“你不能在被解雇之后递交辞职信。”

这只是联大第二次暂停一个国家的人权理事会资格。上一次发生在2011年3月,当时,利比亚的独裁者穆阿迈尔·卡扎菲正在残暴镇压“阿拉伯之春”抗议。卡扎菲被推翻,后来被杀。在暂停资格八个月后,在利比亚成立了新政府之后,其成员资格被恢复。

人权理事会有权威建立调查委员会、事实考察团并发起对侵犯人权现象的调查。该机构针对多国采取过这类行动,包括叙利亚、缅甸和朝鲜。

上个月,人权理事会决定建立一个独立的国际调查委员会,调查与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有关的违反和践踏人权指称。已有三名人权专家获得任命,负责收集和保留证据和证词,用于今后的法律程序。

一些对暂停俄罗斯成员资格投了反对票或弃权票的国家说,他们相信,在调查委员会还没有结果之前,这一举动为时过早,先入为主。

中国对联大之前通过的谴责俄罗斯入侵以及战争造成的人道后果的决议投了弃权票。然而星期四,中国选择站在俄罗斯一边,投票反对决议。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说:“急于在联大采取行动,逼迫各国选边站队,将加剧会员国分裂,激化当事方矛盾,火上浇油,不利于冲突降级,更不利于推进和平谈判。”

即使一些曾大声谴责战争的国家对暂停俄罗斯人权理事会资格的做法也觉得不安。墨西哥就投了弃权票。

“是的,有一个调查委员会。我们希望看到这个调查委员会的结果,但是我们一定要坐下来继续目睹残杀,目睹布查惨案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同时让俄罗斯坐在人权理事会吗?”美国代表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大使对美国之音说。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立于2006年,取代了其饱受批评的前身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但是,自从人权理事会成立以来,批评声也一直未断,这是因为一些人权理事会成员是人权纪录恶劣的国家。目前,中国、厄立特里亚、巴基斯坦、委内瑞拉都是该机构成员国。

该机构还被批评把焦点对准以色列。2018年,特朗普政府退出了人权理事会,称其为“政治偏见的污水池”。拜登政府去年重返人权理事会。国务卿布林肯当时说,当人权理事会运转良好的时候,它让人们注意到那些人权纪录最为糟糕的国家。(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