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召钱袋子开会 担心“东南互保”重现?

0
524
财政悬崖近在眼前,李克强急召东南五省市开会,有何用意?(财商天下)

【2022年07月14日讯】上星期,李克强急召中国最有钱的沿海五省开了个会,让它们一定要当好中国经济顶梁柱的角色,不过,在“清零”政策之下,这几个省份的财政收入也都骤降,它们要如何兼顾“清零”和保经济呢?还有人把李克强开会,说成是疫情下的“东南互保”,这又是什么意思呢?我们今天就来谈谈这些话题。

李克强急召钱袋子开会

我们知道,前段时间,李克强为了稳定经济,刚开了个十万人大会,效果嘛,还没看出来,不过上星期,李克强又马不停蹄地跑去了中国最有财力的东南五省。

中共央视的消息说,这个月7日的时候,李克强在福建主持召开了东南沿海省份政府主要负责人经济形势座谈会。福建、上海、江苏、浙江、广东5省市政府的主要负责人都有参加。

我们先来看看,李克强开会都说了些什么。

李克强提到,当前经济在恢复,但基础不稳固,稳经济还需要艰苦努力。东南沿海5省市的经济占了全中国的三分之一以上,财政收入更是占了将近四成,在地方对中央财政净上缴中,贡献了将近八成,有力支撑了国家财力和中央财政对中西部地区转移支付。而且,5省份还吸纳了中国七成的跨省农民工就业,打工是农民收入的主要来源。

我们看,李克强不仅把经济实情和困境说出来了,还特别讲了这五个省份,可是中国经济的顶梁柱,那么,如果这5省的经济垮掉了,地方经济可能就得“躺平”了,中央也就甭想收税了。自然,中央高层来给地方点赞,肯定不仅仅是来给个肯定和表扬的。

不少分析都说,这是李克强来向东南五省要钱来了,比如,美国艾肯商学院的教授谢田认为,李克强这个会有三个目的,一个就是要求5省市推进中央的救经济措施;第二,是让他们增加各地农民工去5省市就业的数量,帮助解决失业问题;第三,就是要跟5省市要钱了,想要榨出一点钱来帮助中央政府、帮助其它省。

也确实,李克强接下来就下达了任务,要求这5个省要“继续挑起经济大梁,帮助企业纾困,而且要努力稳住本地和外来务工人员就业”。而且,还要“稳外贸稳外资,更好参与国际竞争与合作。”

中央和地方的财政博弈

但是,有一点,中共从中央到地方都在面临着财政危机,地方政府还有多少羊毛可以薅?

我们之前的节目中刚刚谈到,中共当局正考虑,让地方政府在今年下半年出售1.5万亿元人民币(大约2,200亿美元)的特别债券,以挽救陷入困境的地方财政。

大家看到,中共的思路是,地方政府的问题要地方政府发债来解决,也就是这个债地方要自己背,中央已经背不动,但是,地方还要尽量支持“党妈”。可是,这些负债累累的地方诸侯,还能背得动吗?

对此,法国兴业银行亚太区研究主管和首席经济学家姚炜认为,地方政府很明显需要更多的资金,但这个消息表明,中央政府仍不愿意扩大自己的资产负债表,而是让地方政府开始使用2023年的借款额度,这意味着明年将出现“财政悬崖”。

用财政悬崖来形容,的确不过分。因为即使是这些比较有钱的地区,比如广东、浙江、上海都在今年上半年经历了不同程度的封控,再加上房地产业低迷带动土地财政急速下滑,不少经济强市都遭遇了财政收入的骤降。

例如,今年首5个月,广东省财政收入下降13.4%,其中佛山下降15.44%,汕头下降22.9%。4月份深圳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是255.1亿元,同比下降44%;江苏南京,4月财政收入同比下降54.9%;在浙江省中,苏州同比下降了49.6%,杭州则同比下降37%,宁波同比下降了36%。而这些,都是5省中的经济重镇。

此外,6月底,更是有传闻说,东部沿海省份出现了公务员的降薪潮,波及地区包括了上海、广东、江苏、浙江等地区。

冲突再起:发展经济VS清零

而眼下的情况更是雪上加霜,因为近期,中国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再度出现了本土疫情,那么,在中共高喊稳经济的当下,还要不要继续封控呢?要知道,今年以来,掣肘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这个“清零”的封控措施。其实在7日开会时,李克强也给这东南5省市带来了防疫指示。

李克强说,要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他还说,要“防止单打一、简单化,避免一刀切、层层加码”。也就是说,虽然没直说,但是在疫情上,会给这5省开放一定的空间。

当然,提目标都好提,但是,是否有实现目标的靠谱的措施呢?有观点认为,李克强说的这句“防止单打一、简单化,避免一刀切、层层加码”,是话中有话,就是在批评习近平的“清零”防疫政策。

不过,一直以来,李克强也不敢明着反对习近平的“清零”政策,但是,显而易见的是,“清零”和稳经济之间存在着难以调和的矛盾和冲突。

对于这个问题,在二十大之前,恐怕中共高层内部也不会有一个明确的妥协方案了,只能是为了各自的政绩,各自为政。

清朝末年的“东南互保”

说到各自为政,也有分析认为,这5个省市,福建、上海、江苏、浙江、广东,一直以来都是中共的钱袋子,在地方和中央都面临财政困难的情况下,李克强是要来收这5个地方的经济控制权。

也有人提到,李克强和东南5省市召开的这个会,是疫情版的“东南互保”。那么,什么是“东南互保”呢?

在清朝末年时,西方敲开了清王朝的大门,慈禧太后听信了义和团要“扶清灭洋”,于是在1900年庚子年6月21日,以光绪帝的名义,向11个国家发出了宣战诏书,哪11国呢,就是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俄国、奥匈帝国、西班牙、比利时、荷兰,还有日本。

不过,当时的东南各省督抚,却没有理会朝廷的宣战诏书,拒绝支持义和团,没有和西方各国宣战,还和各国驻上海领事,签订了所谓的《东南互保条约》,他们的理由是,慈禧的宣战诏书,是义和团胁持慈禧发的假诏书。

这些督抚,有两广总督李鸿章、两江总督刘坤一、湖广总督张之洞、闽浙总督许应骙、山东巡抚袁世凯等人,都是些位高权重的实力派人物。

“东南互保条约”,让河北和山西以外的地区,得以免于义和团运动以及八国联军战乱的波及,当然,这些督抚的抗命,也让清朝廷的威信扫地。而且,事后,慈禧还不敢责罚这些督抚,说他们懂得衡量时势,老成谋国。

后世普遍认为,这个“东南互保”,让清末地方实力派的力量大增、信心大增,并由此开启了地方实力派人物军阀化的先例。

的确,到了北洋军阀统治后期,1925年,包括浙军、闽军、苏军、皖军、赣军组成的5省联军,就从直系分派了出来,由孙传芳统帅,5省联军覆盖了福建、浙江、安徽、江苏、江西这些广大的富庶之地,不过,3年之后,历史又做了推进,蒋介石军队消灭了5省联军。

中共末路 防地方诸侯各自为政

但是,李克强开的会能不能称为疫情版的“东南互保”呢,历史到了今天,已经不可能完全做对比了。“东南互保”是几个地方自己联合、自成一体,拒绝听命于中央,但李克强开的这5省大会,是从中央的角度,要地方帮助中央救全国经济。当然,他的保经济,根本上也是要防民变、保中共。

不过,对中共来说,历史上,诸侯各自为政,外地将领拥兵自重,在军事、财政、人事方面不受中央政府控制的局面,必然会是现今中南海所借鉴的地方,所以在控制地方诸侯联合行动上,中共当然也要有所防范。而这些情况,在历史上,一般也都是在朝代走向衰败时所出现的。

我们知道,中共现在面对的情况和历史上还有一点不一样的,就是“疫情”的政策。习近平之前已经表过态,就是牺牲经济,也要把“清零”坚持到底。所以,这些省份,敢用经济当筹码,和中共中央掰一掰手腕吗?

不过,此时的地方政府,本身已经身陷财政危机,中央还在两头挤压,“想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也说不定会逼得地方,对上对下,都搞出点什么不一样的“对策”来。中国民众,包括地方政府,还能承压多久呢?会不会造反或者出现对抗中央的局面?这个都很难说。

现在,在中共70多年的独裁统治下,民间的企业被中共榨干了,中共内部的贪官也掏空了国库,中共自救无方,在山穷水尽之际,还在内斗不断,这也正是自我毁灭的节奏。

回看清末的这段历史,有一点倒是可以和现在做个对比,那就是如今的中共,正像是清朝末期要灭亡前一样,内乱纷争不断,中央误判内外时局,一样和西方为敌。当然,历史的轮回,都不是一模一样的,但是总有一些相似的剧情给人思考。(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