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爆马云背后藏哪些红色权贵 习近平一句话预告高官命运

0
1125

【2021年02月17日】(明德网记者唐鸣谦报导)马云的蚂蚁集团上市被封杀、阿里巴巴遭遇反垄断调查,马云本人也自公众视线消失达3个月。北京祭出一连串动作打击这个前中国首富,曾被西方媒体解读为集权对自由资本主义的扼杀。但《华尔街日报》今天刊文,盘点蚂蚁集团背后隐藏的中共权贵家族,显示习近平打击马云,更主要的目的是维持自己的权位及中共政权的稳定。

知情官员、政府顾问向《华尔街日报》透露,在蚂蚁集团上市前几周,一项此前未经报道的中央政府调查发现,蚂蚁IPO招股书掩盖了公司所有权的复杂性,在公司股权层层不透明的投资工具背后,是一个中共高层权力家族的关系网,这对习近平以及核心圈构成潜在挑战。

外界评价说,几乎没人能搞清楚蚂蚁集团的股权结构,以及它有多少家子公司,而这种复杂性几乎可以肯定是刻意而为,而不仅仅是因为投资人众多的缘故。

此前,曾有包括纽约时报在内海外多家中英文媒体披露蚂蚁、阿里巴巴与中共权贵家族间的关系。而华尔街日报的这篇报道被认为进一步将马云、其旗下集团与江泽民派系成员间的瓜葛串联起来。

报道指,马云在蚂蚁的股份是通过杭州君瀚与杭州君澳这两个投资工具持有的,此外,马云还持有阿里巴巴将近5%的股份,而阿里巴巴则持有蚂蚁超过34%的股份。

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与马云交情甚深。他掌控的博裕资本与2012年联同中投、国家开发银行和中信集团组成财团,集资71亿元美元,协助购回当时仍然由雅虎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阿里巴巴两年后在美国上市,财团获利甚丰。

而江志成对蚂蚁股权的掌握,就要迂回的多。

由于博裕资本是港资,而按中方规定,外资无法控制中国国内的网络付款,于是博裕资本就在上海开设一间子公司(名为裕广渠陶然(上海)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再由子公司投资北京京管投资中心,由后者出面注资蚂蚁。

北京京管投资中心2016年向蚂蚁投资291亿元人民币,2018年更增加218亿元人民币。根据蚂蚁IPO文件,两笔投资分别让北京京管获得1%股份,跻身蚂蚁前10大股东之列。但招股书中却没有提及博裕资本与北京京管间的关系。博裕与江家就此藏在层层迷雾之后,外界很难找到江志成与蚂蚁集团的关联。

江泽民的亲信、前中共政治局常委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是除江志成之外,另一个站在马云身后的“红色”秘密投资者。

贾庆林女婿李伯潭,李伯潭在北京成立了皮包公司北京昭德投资,昭德透过多层投资Tibet Hongde Century Investment Co、Fu Qing Qi Sheng III Investment和上海众富投资三间公司,最终由众富投资出面,入股蚂蚁。

李伯潭在2009年于北京紫禁城附近打造了一间“茅台俱乐部”。这间私人俱乐部很快成为北京政商名人的聚集地。在习近平上台并展开反腐运动后,这间茅台俱乐部就被中央视为对中共名誉的伤害。这一点,如果结合到李的政治背景来考量,就更容易了解。

这篇报道引知情者披露,习近平在任期早期,曾在一次与高级官员的会议上说:“你们这些人,最后不是死于大吃大喝,就是死于床底之间。”

这虽然是这篇起底马云与反习势力之间瓜葛的报道附送的一则花絮,但却尤为引人注意

报导还披露许多马云的朋友,隐藏身份藉由第三方基金向蚂蚁集团投资,其中包括中国泛海控股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卢志强、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以及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

这三人都是中国最神秘富豪联盟“泰山会”成员。这个仅有16名顶级富豪会员的组织,已经在1月20日宣布解散。

此外,还有人通过亲属间接投资,例如万向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肖风,由妻子黄荣平出面投资置付(上海)投资中心,再由该公司投资蚂蚁。

《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透露,对蚂蚁所有权的调查加剧北京对该集团或引中国金融市场不稳定的担忧,且高层很难理清上市后到底是谁或者哪个集团从中获利,加上马云对中共政策的公开抨击,这些因素综合作用,促成习近平亲自叫停蚂蚁上市,并迫使该公司缩减贷款及类似业务的基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