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美到心醉! 再听邓丽君深情演绎唐诗宋词最全版,《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中秋月圆

0
1759
美到心醉! 再听邓丽君深情演绎唐诗宋词最全版,《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中秋圆月(明德)
美到心醉! 再听邓丽君深情演绎唐诗宋词最全版,《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中秋圆月(明德)

【明德网李文涵綜合编辑】邓丽君,华语乐坛上最璀璨的一颗明星,她自幼熟读唐诗宋词,论诗词修养的功底,怎么着也能在《中国诗词大会》拿个擂主。

可惜当年没有诗词大会,邓丽君又想为传统文化尽一份微薄之力,于是请来作曲家,重新编曲经典诗词,由她来一首首来演绎。

她这一份善心之举,不但传播了诗词,而且还造就了乐坛许多经典曲目,直到今天,还再被翻唱演绎。

斯人已逝,如今再听,别有一番滋味。

邓丽君古诗词歌曲集锦

《虞美人》

李煜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阑玉砌应犹在,

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生查子·元夕》

欧阳修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题都城南庄》

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玉楼春》

欧阳修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

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夜深风竹敲竹韵,万叶千声皆是恨。

故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丑奴儿》

辛弃疾

少年不识愁滋味,

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

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

 

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

却道天凉好个秋。

月亮,古往今来,月圆月缺,要变幻多少回?月如钩、月如饼。转眼间,从初一到十五,就这十来天的工夫。

有关“月亮”的姿态,阴晴圆缺,古人写情又写景,情景交融,借景抒情的诗句运用得恰到好处时,令人赞叹之余,难免有时也略带伤感。

千里之外,没有视频聊天,凭着想象和意会,追忆那段春花秋月、春色撩人、悦目赏心、触目伤怀的岁月。

唐诗宋词,是很好的日记和画作,要说“航海日志”也行。

恰逢能找到邓丽君唱唐诗宋词的代表作,其实并不多,特别是在这个YouTube中汇集的这两首。

她的声音轻柔如羽毛,韵律如流水,唱的既细腻又有力道, 一气呵成的流畅感,这种境界让很多人难以超越。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五代:李煜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975年(开宝八年),宋朝灭南唐,李煜降宋,被送到汴梁,这首词就写作这一时期,词的上片选取了比较典型的景物作为抒发感情的渲染铺垫,下片用比喻手法抒发真挚的情感,下片押两个仄声韵(断和乱),插在平韵中间,加强了顿挫语气,同时在三个短句之后接以九字长句,铿锵有力,恰当的表达了词人悲痛的感情。

上阕写景,深院萧飒锁秋色;下阕言情,悠悠愁思绕心头。心中积蓄无法抒怀的苦痛,加上内心纠缠不去的哀愁,在深情吟唱和婉约咏叹中,娓娓道尽“寂寞梧桐锁清秋”和国破家亡又被软禁的无奈。

 

南唐后主李煜,他是词圣,不应做皇帝。

后代念及李煜的诗词中以清朝袁枚引《南唐杂咏》最有名:“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王。”

以诗会友,以词交心。难啊,但是终于出个大诗人苏轼。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宋代:苏轼(苏东坡)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 唯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 低绮户 照无眠

不应有恨 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这首脍炙人口的中秋词,是苏轼作于宋神宗熙宁九年(1076),即丙辰年的中秋节,苏东坡醉后抒情,想念弟弟苏辙的作品。那时的苏辙37岁,比哥哥小两岁。要知道,苏辙也并非等闲之辈啊。

据说,苏轼有一天带着年少的弟弟苏辙游巫山。山上一位老道听说神童苏轼光临,便想当面考考他。老道出了个异字同音对:“无山得似巫山好。”

苏轼不假思索,立即对出下联:“何叶能如荷叶圆​​?”老道连连称好。

谁知,苏辙在一旁却说:“兄长的下联对得还不甚工稳,不如改一改。”

苏轼问:“怎么改?”

苏辙便念道:“何水能如河水清?”

苏轼和老道一听,以“水”对“山”更工稳,齐声叫好。

责任编辑:李文涵

(明德网编辑制作如要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