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如果我们失去《宪法》… …

0
97
美国宪法的示意图。 (Pixaba)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Dustin Bass撰文

【2020年11月19日讯】我对于《宪法》留存的最大担忧并不是联邦政府变得太大;不是立法和行政部门经常推动司法部门进行立法;不是因为司法部门经常因为不同的原因曲解《宪法》;也不是说立法和行政部门的成员在现代社会为了制定法律和行政命令而回避对《宪法》的正确解释;而是这个国家的人民不领会也不了解《宪法》,由此可能会造成《宪法》被抛弃的结果。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有关公民的教育几乎完全从教育中被删除了,然而这是美国力量的源泉:人民对其建国基础的了解和政府应该如何运作的知识。当孩子们逐渐了解《宪法》时,他们自然就会欣赏《宪法》。但是,此时的孩子们,以及那些现在已经成年的一代,怎么能欣赏他们不知道的东西呢?

即使是那些不知道《宪法》确切细节的人,其中有许多人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至少对《宪法》总是充满了热爱和欣赏。美国人一直明白,《宪法》的实施是为了让公民免受政府、甚至自己的伤害。

此次美国大选把美国带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我相信,一条泾渭分明的线已划定:保留《宪法》或抛弃《宪法》。

这个十字路口并不是关于民众投票与选举人投票的问题。要改变这种状况,就必须通过《宪法》的约束,进行修改。十字路口不是指称的舞弊问题。这个国家曾经经历过舞弊的时代。

十字路口是这个国家的公民是否关心是欺诈决定结果,还是人民决定结果。如果用不择手段方式罢免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以此取代了公民的实际声音,那么《宪法》将无存。

如果一个民族不关心他们自己的声音,那么他们更不可能关心确保让他们的声音能被听到的那一纸《宪法》。是的,有一半的人在过去的四年里一直梦想着川普失利。但是,这种愿望是无关紧要的,在政治上,这毕竟只是预期。但如果这一半人真的不在乎乔‧拜登是否合法当选,那么衰亡虽未完全开始、正在酝酿之中。

这不仅表明该国一半的人对国家本身最重要的方面——公民漠不关心,而且也是公​​开邀请另一方采取对等措施。如果另一半人不愿意接受这种险恶的邀请,它可能会做一些也许同样有害的事情:退出这个过程。

这些法律上的挑战和重新计票的要求很重要,对这次选举尤其重要。如果舞弊没有被坐实,猜疑很大可能会继续,但至少法院会把它们看透。如果舞弊被坐实,暴躁和愤怒是合乎情理的,但这绝不可能杜绝今后的舞弊。权力的诱惑太大。

毋庸置疑的是,美国人——共和党人、民主党人、自由党人和非政治人士,必须关心对方的声音。如果我们仅仅为了政治利益而无视另一边人的声音,那么我们就会给自己的声音判上同样的命运。

当本杰明‧富兰克林在1787年退出制宪会议时,有人问他,代表们给了美国人民什么样的政府。他的回答在今天和他说出时一样重要,“一个共和国,只要你们能保住它。”

无论这个故事是否完全真实,这种情绪还是很针砭时弊的。如果这个国家的公民,不是政府,不是政客,也不是记者,无法保住它,我知道它是保不住的;因此,支撑这个共和国的《宪法》也必须随之失去。(大纪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