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记者直击:北京近郊病患塞爆医院 火葬场加班也烧不完

0
665
2022年12月21日,中國河北省中部涿州市的保定市第二中心醫院的病床上躺滿求診病患。(美聯社)

【2022年12月24日讯】姚如燕(Yao Ruyan,译音)在中国首都北京西南方70公里处的河北省涿州的一家县级医院的发烧门诊外疯狂踱步,她的婆婆感染(COVID-19)急需医疗,但附近所有医院都满床。“他们说这裡没床位,”她对著手机大吼。

值此中国因应防疫政策松绑后的首波全国性武肺感染潮之际,位于北京西南方的小城镇的许多急诊室已大爆满,加护病房拒收救护车送来患者,病人家属忙著四处找空床位,无床可躺的病人瘫倒在医院走廊长椅或地板上。

姚如燕的年迈婆婆1週前染疫,当地医院确认有肺炎迹象,但指称院方无法处理武肺病例,要求姚如燕转到邻县大医院。姚如燕跟老公开车走访一家又一家医院,全被告知没床位,包括这家距离老家车程1小时的涿州市医院。院方说,床位全满,要等。

“我很火大!”激动得眼眶含泪的姚如燕抓著婆婆的肺部扫描片子说。对于能否在涿州市医院帮婆婆弄到床位,她坦承不抱太大希望,“我们出来找了很久,我很害怕,因为她(婆婆)呼吸困难。”

《美联社》记者之前花了2天时间走访河北省保定市与廊坊市下辖的小城镇的5家医院与2处火葬场。该区在中国稍早鬆绑防疫管制后一度疫情大爆发,但数週后随著民众逐渐康复,市容也恢复热络,官媒甚至宣称,该区已开始重拾正常生活。

但对该区的医院急诊室与火葬场来说,现场情况一点也不正常。即便发烧门诊因染疫年轻人康复而不再大排长龙,但许多染疫长者却病情严重,挤爆加护病房与殡仪馆,此情此景彷彿是全中国其他地区即将面临的预告。

《美联社》记者21日在涿州市的保定市第二中心医院看到病患挤爆急诊室走廊,许多人得靠呼吸器才能呼吸;一名妇女在被医生告知亲人离世后痛哭流涕,加护病房拒绝接收救护车送来的病患。1名医护人员对著正把亲人推进医院的家属大喊,走廊裡没氧气也没电,无法救人……,“不想耽搁就快调头走人!”

《美联社》记者在穿梭该区的2天期间,遇到大约30辆救护车;部分救护车不是奔向医院,而是前往火葬场。涿州火葬场的一名工作人员说,员工过去一周忙著应付爆量遗体,焚化炉也加班火化,估计每天要火化20到30具遗体,是防疫管控鬆绑前的数倍,但即便如此,遗体还是烧不完。(自由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