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前CDC主任亲解:为何相信病毒源自实验室 国会提法案制裁中共顶层卫生官员

0
392

【2021年06月16日】(明德网记者唐鸣谦报导)围绕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起源,中共正面临一波势头汹涌的国际压力。前美国疾控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最近对媒体解释,为何他相信实验室是最可能的病毒源头。

雷德菲尔德对福克斯新闻分析指,新冠病毒的人际传播规律,与SARS、MERS等自然起源的冠状病毒不同,后面两种冠状病毒均是从蝙蝠传给其他动物,再以相当缓慢的传播速度传给人类,这一过程相当漫长。

他说:“我以前说过,认为新冠病毒由蝙蝠通过某种未知动物再传给人类,进而成为当今最具传染性的病毒的说法,在我看来,不具备生物学方面的合理性。它与其他冠状病毒演变为人际传播的过程不一致。而且,新冠病毒的人际传播过程确实支持另一种假设,即病毒来自蝙蝠,在实验室内被改良为一种可以有效地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病毒。”

雷德菲尔德同时对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诚信提出质疑,认为该组织对北京“过于妥协”,未能进行真正透明的病毒溯源调查。他表示:“显然,世卫无法强制中国遵守他们在全球卫生方面签署的协议,显然,他们允许中方对前往中国调查的科学家进行过滤,这与世卫该扮演的角色大相迳庭”。

政经学者何清涟近日在《苹果日报》发文,分析这新一波压力的成因时提出,拜登政府从懒于追责变成开始采取行动调查病毒起源,原因之一是福奇深陷“邮件门”风波。

美国媒体合法获取并公布的3,200页电子邮件,不仅显示福奇在抗疫问题上的反覆无常与自相矛盾,以及科学界有一连串利益冲突嫌疑,还让拜登政府非常难堪,因为涉及奥巴马时期巨额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功能增益”病毒研究,而福奇是这项目的推动者。

何清涟认为,电邮揭露奥巴马在2016年川普胜选后不久重启本已关闭的功能增益病毒研究,及民主党利用疫情倒川的各种内情,这对民主党政府来说并非好事,权衡利弊后,拜登为洗刷嫌疑,于5月17日宣布美国在6周内向国外供应8,000万剂疫苗,同时向北京提出进行第二轮溯源调查。

由拜登政府牵头的这场调查、追责声浪越来越强。刚刚结束的七国集团峰会在公报中明确要求中方,尽快允许世卫在其境内开展第二阶段“透明、专家主导、基于科学”的病毒溯源调查。就连因一贯护卫中共以致于获得“谭书记”称号的世卫总干事谭德赛也改口,敦促中共当局配合新调查,并暗批北京拒绝共享病毒信息。

在美国国会,两位共和党众议员埃莉斯·斯蒂芬尼克(Elise Stefanik)与罗布·威特曼(Rob Wittman)共同提出一项针对中共高层级卫生官员的立法提案。

该法案将要求美国情报界查明在疫情初期下令医疗界和传媒界保持沉默的中共官员,依据《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对中共高层卫生系统官员实施制裁,并禁止美国大学与中共国家卫健委签订新合同等。

该法案还将禁止美国国家科学院(NAS)使用联邦资金为中共国家卫健委下属的所有研究所或大学提供资助,并审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NIH) 是否直接或间接资助了中方的“功能增益”病毒研究。

斯蒂芬尼克在一份声明中说:“作为自由世界的领导人,美国必须让中共官员对其不合情理的行为负责。” “有必要针对其行为进行彻底、不受阻碍的调查,并防止中国共产党以任何形式获得经济利益,尤其是以牺牲美国人民为代价的经济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