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知名军事记者:拜登立场摇摆 “抗中”欠缺说服力

0
107
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周四(8月20日)正式接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视频截图)

【2020年10月09日讯】“美中对抗”是美国本次总统大选的一大议题,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及其家族,一直甩不开与中国政商的暧昧关系。 《华盛顿时报》资深军事记者葛茨(Bill Gertz)7日撰文指出,拜登在1995年前对中国立场较中立,之后突然开始提倡与中国合作可为美国赢得利益,这前后不一的说法和行动,使得拜登参选以来极力营造的抗中形象,显得欠缺说服力。

葛茨在题为“矛盾的讯号:拜登对中国的强硬发言并未反映在行动上”一文中指出,拜登不论在参议员或副总统任内,均主张对中国采行安抚政策,9年前更在中国成都四川大学发表演说场合上,高呼美中应在各层面建立密切关系,但参选以来态度丕变,不仅试图表现得比川普更懂对付中国,还批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为「恶棍」(thug),显然有意争取认同川普强硬经济政策的选民。

以武汉肺炎疫情来说,拜登指控川普防疫不当,并坚称自己有办法迫使中国允许国际调查员入境调查病毒源头,但川普最初对中国下达旅游禁令时,拜登却推文嘲弄: “我们必须遵从科学之道,而非川普那套癫狂、仇外、制造恐惧的做法。”拜登8月间还曾呼吁撤销对中加征的数千亿美元关税,幕僚却在同一天出面澄清,拜登仅会重新检视关税,再次凸显拜登的中国政策摇摆不定。

拜登阵营从选战之初,就一直巧妙地回避中国议题。例如,拜登去年5月曾在爱荷华州针对中国经济威胁指出:“中国会抢我们饭碗?别闹了,他们不是坏人,他们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团队立刻出面灭火,强调拜登的意思是,无论美国遭遇什么挑战,与中国内部的结构和社会挑战相比都相形失色。讽刺的是,拜登今年初在《外交事务》杂志的撰文中,又改口称美国应专注于胜过中国。

拜登早年对中国问题较中立,承认中国存在武器扩张和人权迫害问题,但在先后起用季浩丰(Frank Januzzi)、瑞特纳(Ely Ratner)和普雷斯科特(Jeffrey Prescott)等人担任外交顾问后,开始转而支持赋予中国「贸易永久最惠国待遇」及协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

瑞特纳和普雷斯科特9月还撰文表示,当中国2013年在东海划设“防空识别区”(ADIZ)时,是拜登捍卫美国使用该空域的权利,却只字未提正因欧巴马政府的不作为,中国才大胆推动南海军事化。拜登阵营外交顾问、前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坦言,民主党如今普遍认同,川普对中国掠夺性行径的判断,「大部分是对的」,而拜登会与盟友合作遏阻中国,做得会比川普更好。

然而,前美国国务院中国专家谭慎格(John J. Tkacik)直言,拜登向来都是寻求接纳、而非对抗中国。他或他亲近的外交政策顾问,均不曾意识到中国经济、军事和科技力量的壮大。再说,拜登与中国高官的互动一向密切,“我感觉不到他对中国及其领导层的偏爱已经消失。”(自由时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