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驻华大使:北京对民主国家的力量感到意外

0
387
尼古拉斯·伯恩斯(R. Nicholas Burns)担任美国驻华大使(网络图片)

【2023年02月28日讯】美国驻华大使伯恩斯(Nicholas Burns)星期一(2月27日)在参加美国商会主办的一个活动上说,眼下显然是美中关系中非常困难的时刻,而美国民主与共和两党在对华问题上的强大共识是华盛顿与北京这个“非常困难的”政府打交道的一个很大优势。这位美国资深外交官表示,美国对台湾具有独特的责任,以确保它有能力阻遏北京采取的任何进攻性行动。

伯恩斯:中国在气球问题上指责美国有点“奥威尔式”

上任满一年的美国驻华大使伯恩斯2月27日在美国商会主办的一个在线活动上谈到美中关系的现状时说,这个关系目前显然处于一个非常困难的时刻。他本来认为,在拜登总统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去年11月在印尼巴厘岛举行了会晤后,两国在2023年会有机会使关系更为稳定,布林肯国务卿也定于2月初访华,但中国的侦察气球事件使得这一切成为不可能。

他说:“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中国人在气球问题上在全球输掉了这个辩论,在世界各地失去了影响力和信誉。他们现在反而把这归咎于我们。这有点奥威尔式,有点令人沮丧,因为我认为大家都知道这个事情的真相。”

在一个未公开地点拍摄的照片显示,联邦调查的特工正在处理从南卡罗来纳州海岸被美军喷气式飞机击落的高空中国气球中回收的材料。(照片由美国联邦调查局提供。)
在一个未公开地点拍摄的照片显示,联邦调查的特工正在处理从南卡罗来纳州海岸被美军喷气式飞机击落的高空中国气球中回收的材料。(照片由美国联邦调查局提供。)

这位大使说,美方确实希望在某些问题上与中国合作,如果可能的话,但“坦率地说,现在是我们必须处理这些分歧、追究中国责任并在印太地区建立我们的联盟体系的时刻。”

北京对民主国家的力量感到意外

美国总统拜登多次把美国与中国之间的战略博弈定义为民主与专制之间的较量。

担任过国务院发言人以及驻希腊和北约大使的伯恩斯说,美国与日本、菲律宾等印太盟友关系的强化、澳英美安全协议的签署以及西方安全对话机制的建立等加强了华盛顿在该地区的地位。在他看来,这种民主同盟的力量让北京感到意外。

“坦率地说,我认为中国人可能对我们所有民主国家的力量感到惊讶。我记得当我在我的提名确认听证会上作证时,我告诉参议院外委会的成员,中国领导人相信东方正在崛起,西方,尤其是美国,正在衰落。我认为本届政府成立两年后,在两党合作的基础上,我可以说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地位得到加强。现在,美国和北约以及美国和欧盟开始以同样的方式看待来自中国的威胁和竞争。我认为这让中国人感到吃惊。它增强了我们确保在这里捍卫我们利益的能力,”他说。

美国在中国问题上的共识是与北京打交道的很大优势

尽管美国政治在很多方面处于两极分化的状态,但伯恩斯在对话中提到,美国民主与共和两党在中国问题上的高度共识是华盛顿与北京这个“非常困难的”政府打交道时的巨大优势。

他说:“我认为,我们现在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一个非常困难的政府,处于竞争的关系中打交道时所拥有的巨大优势之一是,我们有大规模的两党一致,即我们应该在印太地区与中国就军力展开竞争,在经济和贸易领域竞争,为美国企业争取一个更公平的竞争环境,因为现在并不是公平的。我们当然正在技术领域展开竞争。当然,我们捍卫我们的价值观,我们捍卫人权,我们对中国人在新疆、西藏和香港的所作所为提出重大质疑,这里缺乏宗教自由。我认为,坦率地说,我们国家以及国会的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之间达成高度共识,我们必须在这四个领域展开竞争。”

他强调,维持国会两院两党在中国政策上继续保持一致至关重要。

“中国会试图在国内分裂我们,就像他们过去试图做的那样。 我们必须有纪律、有自我意识并保持战略清晰,团结一致。 我认为这对我们的任务,我作为大使在这里代表美国,在我们努力处理这个困难关系的时刻,是我们拥有的巨大优势之一,”伯恩斯说。

技术争斗将是美中关系的核心

伯恩斯说,美中关系在各个方面都很艰难,但是两国的双向贸易却在增加,这是美中关系中“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情况”。

“商务部刚刚发布的2022年数据显示,我们与中国之间有一个价值6900亿美元的贸易关系。与几年前相比,这是一个大幅度的增长。美国人在一些领域表现很好,而且应该继续表现很好。我只举一个例子,农业。 美国农民和牧场主去年向中国出售了近410亿美元的美国产品。这是所有美国农产品出口的五分之一。中国是我们最大的单一出口市场。因此,这个关系进展顺利,并对我们的农场和牧场社区有利,”他说。

但他同时表示,为了防止中国军方和情报部门获得美国的先进技术,美国对中国公司在美国的投资范围以及美国认为对国家安全很重要的技术的投资实行限制。他认为,这个问题将是今后美中关系中处于最核心的位置。

“在我们考虑我们的经济关系的未来时,我认为,技术将成为(美中)争斗的核心。事实上,我想说,对于我们未来的整体关系,技术将是最具挑战性和最突出的问题之一,”伯恩斯说。

在国会的支持下,拜登政府已经对中国采取了一些相当强硬的措施,包括去年十月宣布的不让中国公司获得先进的芯片、半导体和超级计算机等出口控制措施。另外,国会和拜登政府正在考虑如何让美国公司不对中国的军民融合企业投资。

美国对台湾负有独特责任,确保它能够阻遏北京的进攻

谈到台湾问题,伯恩斯大使说,通过1979年的《台湾关系法》,美国显然对台湾负有独特的责任。

“显然,在这一地区,我们有义务在台湾及其周边地区维持我们自己的军事力量,以确保台湾当局有能力阻遏中国现在或将来采取的任何进攻行动。我认为,我们也有责任鼓励世界其他地区确保中国人无法逃脱对台湾本身进行胁迫或恐吓的责任,”他说。

伯恩斯提到,中国对前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问台湾后所采取的进攻性的反应违反了过去70年台湾海峡的现状,也引发了日本等其他国家的强烈反弹,因为他们明白,全球百分之50的集装箱每天流经台湾海峡,中国在该海峡引发的任何干扰活动将对全球经济带来不可避免的、极为负面的后果。

这位资深美国外交官说,希望中国真正听进去的信息是,美国及其盟友希望看到北京政府尊重台海现状,停止他们的一些更咄咄逼人的活动,尊重我们需要和平解决台海差异的事实。他说,北京方面不仅从美国这里,也从欧洲以及印太国家那里听到这个信息。

台湾士兵在高雄举行抗击中国军队入侵的军演。(2023年1月11日)
台湾士兵在高雄举行抗击中国军队入侵的军演。(2023年1月11日)

对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地位感到乐观

伯恩斯强调,美国希望与中国有一个和平的未来,不希望发生冲突,就像拜登总统每次谈到这个问题时都明确表示的那样,但美国会在这里坚持自己的立场。他说,在刚刚结束担任大使的第一年之际,他对美国在中国和该地区的地位感到乐观。(美国之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