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大学生上“死亡列车” 富士康员工荒野逃亡

0
288
2022年10月,河南郑州富士康工厂传出疫情,大批工人「逃疫」返乡(AP)

【2022年11月01日讯】内蒙古工业大学的学生确诊后被困在条件恶劣的火车上。另外,郑州富士康iPhone制造厂员工也被困。

内蒙工大转运学生:“后边往里走,往里走,没有坐,站着也就是站着,往里走⋯⋯”

这些一个挨着一个“全副武装”被挤在车箱里的孩子是内蒙古工业大学的学生。

过去一个多月,呼和浩特的高校已经全部沦陷,当局下令27日,将出现疫情学校的密切接触者,转运出呼市进行异地隔离。于是,出现了24万大学生“集体迁徙”的场面。

内蒙工业大学首当其冲,周四开始用火车紧急转运该校大批学生到包头进行集中隔离,但因为车上出现感染病例,导致包头方面拒收,大批穿着防护服的学生被困车上,进退两难。

被困学生们纷纷向外发消息求助,称火车严重超载,到处塞满了人,四张铺位塞了10个人,过道上也坐满了人,还有人甚至只能睡在行李架上。

28日,校方一口否认网上流传的“死亡列车”的说法,称火车只是在中途停了,没有任何其他说明和解释。

由于学生的呼救不断被当局封杀,被困的真实人数,以及学生的后续情况,外界难以知晓。

内蒙工大学生:“我现在难受,他们两个现在没有阳性,我怕感染他们两个,知道吧?”

然而没有被转运的学生,不但没有人管,还被校方工作人员“打翻饭菜”,态度极为恶劣。

内蒙工大工作人员:“我给你固定的人员,我现在没有,我是那边借调过来的,能听明白吗?”

内蒙工大学生:“我理解你,我没有和你争吵对不对?”

无奈之下,内蒙古工业大学的学生发文表示,到目前为止,我们只想“活下去”,仅此而已。

郑州最大的iPhone制造厂富士康厂区,疫情持续恶化,因核酸异常而等待单采检测的人群一眼望不到头。官方严密封锁相关消息。

27日一段视频显示,富士康的员工行李都不要了,直接走乡野小路大逃亡,看上去就像脱北者。但刚走到马路,又被防疫人员逮住隔离。各种白色恐怖比病毒还要可怕,他们表示,厂里没物资没吃的,宁愿逃亡也不愿呆在厂里。

有在外租房的员工返回富士康工厂上班,核酸显示阳性,富士康不接收,房东也不回去,在漆黑的夜里,只能流落在大街上痛哭。

富士康厂员工:“真是要我命,我跟你说现在不让回去,班也不能上⋯⋯(痛哭),我现在钱也不要了都可以。”

周四,富士康在给《纽约时报》的一份声明中证实,“少数员工”已被要求进行隔离,但拒绝透露疫情的详细情况。

有员工透过大纪元表示,现在厂内要求每位工人都要申报自己的网络账号,禁止向外发消息。他们呼吁外界关注,“救救他们”。

10月27日,一名前调查记者发文披露,自己因写郑州疫情文章,受到某部门威胁,还被部分网民恐吓“诛九族”。

28日晚间,郑州当局对空无一人马路的集中消杀。而截止27日,郑州官方公布的全省新增本土确诊病例,只有4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