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连花清瘟在上海遭呛声 官媒罕见起底

0
435
海外华人圈中传连花清瘟胶囊能够医治冠状病毒(中共病毒)。但该产品的有效性被中西医界质疑。(大纪元)

【2022年04月19日讯】上海封城造成严重次生灾害,大量居民缺吃少药,却收到多盒连花清瘟,官媒也力挺连花清瘟。不过,连花清瘟的药性却遭业界回呛;生产此药的以岭药业也被起底,股价跌停。围绕莲花清瘟的争议引发关注。

拥有2,600万人口的上海全面封城已近20天,民怨沸腾,复旦大学罗书华教授形容为“告急声、求助声、求救声,声声入耳;抱怨声、委屈声、悲鸣声,阵阵惊心”。就在很多上海人为饿肚子及看病难发愁、纷纷在网上发帖求救之时,却不断收到官方发放的“连花清瘟”,有网友晒出自家收到很多盒连花清瘟。

(网络截图)

 

网民嘲讽说,家里缺粮少菜,唯独不缺防疫部门多次配发的连花清瘟,今后要靠连花清瘟果腹?

连花清瘟是治疗SARS期间中国研究的一种中成药,2020年4月被官方列为新冠病毒推荐用药。 “以岭药业”拥有此药的诸多发明专利和用途专利。但美国、新西兰、瑞典、澳大利亚等国家禁止携带连花清瘟入境。

以岭药业股价再跌停 官媒挺连花清瘟遭质疑

今天(4月18日),V观财报报导,生产连花清瘟的以岭药业开盘再度跌停,已连续两日跌停。

这是自上海4月1日全面封城以来,连花清瘟引发的一场争议造成的。

中新网报导,4月3日,以岭药业捐出了价值5,000万元(人民币,下同)的连花清瘟,从河北发往上海,助“当地疫情防控”。这是继3月28日捐赠后的再次紧急捐赠。

4月6日,人民网以题为“世卫组织认可中医药治疗新冠疗效 连花清瘟防治获得可靠依据”的文章报导。 3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在官网上发布了“世界卫生组织关于中医药抗击新冠肺炎专家评估会”的报告。

上述报导被指是利用世卫组织对中药的肯定,“移花接木”为以岭药业的连花清瘟背书。同期,以岭药业股价暴涨。

4月13日,中国知名富翁王思聪在新浪微博上转发一则视频质疑道:“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谁告诉你的?”他还表示,证监会应严查“以岭药业”。

受事件影响,V观财报报导,4月15日以岭药业股价跌停,收报35.99元/股。

4月16日,中新网的中新经纬发文“王思聪质疑以岭药业背后:世卫是否推荐过连花清瘟?”称询问以岭药业,得到回应:“公司从未在任何场合表示‘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

但中新经纬文章又称,世卫报告提到中医药管理局(中国)已批准通过特殊审批程序销售三种中药,并表示国家药监局将继续优化中医诊断和治疗方案等。

文章解释世卫提到的三种中药,是来自北京针对疫情提出的所谓有效方剂“三药三方”,其中连花清瘟颗粒和胶囊为“三药”之一。

但世卫似乎并未明确提到连花清瘟,更重要的是,连花清瘟究竟能不能预防病毒?

“连花清瘟不能预防新冠病毒”

4月16日,医学专业背景的“丁香医生”公众号发文,“不要吃连花清瘟预防新冠。”文章说,为什么认为“不应该这样”?因为很遗憾,连花清瘟不能预防新冠。给健康市民发放连花清瘟,真的没有必要。

文章说,根据疾病预防的定义,在目前的科学条件下,可以用三种措施来预防病毒。第一,物理阻断,戴口罩等;第二,诱导免疫反应,降低所释放病毒的传染性;第三种,暴露前预防(PrEP),提前用药以预防感染。

文章说,在这已知的三种方式中,连花清瘟都不成立,无法达成预防病毒的效果。而目前西方国家唯一批准的提前预防感染药物是一种长效抗体组合,即直接注射现成抗体。

文章从官方、临床、药物研发,三个维度来分析连花清瘟是否可以预防病毒。文章认为连花清瘟没有经过严谨的临床试验流程,无法验证其预防或治疗疾病的实际效果。

文章说,即便2020年和2021年的两项对照研究指出连花清瘟可降低核酸检测阳性概率、可改善症状,但是这两项研究缺乏“盲法对照”(连花清瘟治疗组和仅提供医学观察的对照组),其结论具有很大的局限性。

文章最后的结论是,目前都无法找到有效证据支持“连花清瘟可以预防新冠”,还可能带来副作用。

“丁香医生”并列出了文章的合作者,包括暨南大学药理学硕士谢望时、北京积水潭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王小燕、空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传染科副主任医师王素娜。

此外,连花清瘟也在上海遭到呛声。 4月11日,中共上海市委的机关报《解放日报》曾刊文警告上海市民“没病不要乱吃药”,连花清瘟“不是新冠预防药”。

美国医学专家杨景端对大纪元说,莲花清瘟冲剂就是来自针对呼吸道感染的传统中药药方,但是中药药方的正确使用是根据每个人的不同体质用药。如果人人都吃,就是把中药当成西药在用。

杨景端是美国临床针灸研究所(American Institute for Clinical Acupuncture)、美国宾州杨氏中西医整合医学中心(Yang Institute of Integrative Medicine)的创办人。

杨景端认为,连花清瘟研究的时间很短,真正临床效果怎么样,实际并不确定。而药企认为是赚钱的机会,夸大其疗效的宣传。所以这个药本身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他们推广的方式、手段和动机,是人们质疑的关键。

起底以岭药业 连花清瘟成就“A股院士首富”

这个生产连花清瘟的以岭药业是什么背景呢? 4月17日,中国新闻社旗下的《中国新闻周刊》发表题为“以岭药业与它的连花清瘟”的文章宣传以岭药业,也让该药企的一些内幕曝光。

文章说,以岭药业的名字与创始人“吴以岭”有关。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2年,创始人、董事长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吴以岭。以岭药业主攻中药产业化。

根据该公司去年8月披露的2021年半年度财报,在中药板块目前拥有专利新药11个,涵盖了心脑血管病、呼吸等,其中连花清瘟胶囊已成为临床相关疾病防治的基础用药。

不过,文章说,从研制到生产连花清瘟胶囊,以岭药业“仅仅用了15天”。 2004年5月,该药业获药监局上市许可,从研发到上市仅用了一年时间。

从2005年至2019年,连花清瘟胶囊累计19次被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部门列入治疗流感等呼吸道疾病的诊疗方案。随着甲型H1N1、中东呼吸综合征、H7N9等病毒性肺炎,连花清瘟需求暴增。

2020年,连花清瘟的不同制剂类产品成为以岭药业收入中的绝对大头,以岭药业近一半营收来自连花清瘟。

靠着连花清瘟,以岭药业业绩、股价双双上扬,其创始人吴以岭身价大增。 《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上,71岁的吴以岭以210亿元财富,排名第251位,稳居石家庄的首富,也是“A股院士首富”。

中共为何一路为连花清瘟开绿灯?

最近几天,连花清瘟药效遭到强烈质疑,以岭药业股价也暴跌。如此多的争议,中共为何大力推广?

2020年初,疫情在武汉爆发。当年3月,中共就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筛选出的有效药物“三药三方”中,就包括连花清瘟。 4月,中共国家药监局正式批复连花清瘟胶囊与连花清瘟颗粒“新冠肺炎适应症申请”,用于轻型、普通型新冠引起的发热、咳嗽、乏力。国家卫健委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的第四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中,第一次出现连花清瘟,且此后的第五至第八版方案中,该药品一直在列。

今年3月15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发布,再次将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作为推荐治疗药物。以岭药业随即公告,公司预计该文件的发布将对连花清瘟产品的市场推广产生积极影响。

但是,其中并没有提到“连花清瘟可以预防新冠肺炎”的相关表述。美国前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院病毒研究员林晓旭博士对大纪元说。

目前,提到莲花清瘟胶囊预防作用的唯一的文献是来自于河北医科大学袁雅冬教授的研究,2021年11月发表在“Evidence-Based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杂志上。

林晓旭说,这个文章发表前,虽然有临床观察,但其实没有临床报告来支持把连花清瘟胶囊作为预防药物。所以,这个文章的结论是值得质疑的。

他说,问题的焦点是:在没有很充分的临床证据报告之前,是哪家政府机构决定要大量购买连花清瘟胶囊,并被大批量地发放给没有感染的健康人?这个决定是如何出台的?谁来承担这个责任?这其中有没有利益输送的问题?

对于连花清瘟遭到广泛质疑,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中共现在很尴尬,因为这么不靠谱的药品被中共当局一路大开绿灯,从SARS开始就得到官方的力挺。这实际说明中共的抗疫政策根本不靠谱,当然这也包括所谓的“动态清零”。(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