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抓捕中共特务 FBI卧底揭刘藩间谍活动细节

0
854
去年春天陈维明创作的一个批评中共隐瞒病毒的雕像被毁。(陈维明提供/大纪元)

【2022年03月19日讯】美国司法部周三(3月16日)公开了对五名中共代理人的起诉书。其中一份是联邦纽约东区法院起诉纽约人刘藩(Frank Liu)、佛罗里达人兹布里斯(Matthew Ziburis)和中国人孙强的文件。

起诉书中详细描述了这些人是如何对美国人进行监控、搜集材料等,作为外国代理人活动的。

根据起诉书和公开资料,刘藩是“世界和谐基金会”主席,也是一家“国会网络电视台”的总裁,家住长岛;他九十年代来美,毕业于佛罗里达韦伯国际大学和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1997年曾组织名人代表团,从美国到北京参加香港回归100天倒计时活动,受到了江泽民以及四个政治局常委的接见;从2005年开始和联合国交往甚密,组织了很多慈善活动;2006年成立电视台,采访美国议员和联合国官员;后又在华尔街创办投行管理公司,帮助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并帮助中国在美国以及非洲国家的高铁投资;近年曾担任中国欧美校友会北美分会法律顾问,并成立了“国际数字基金会”。

兹布里斯是佛罗里达州前惩教人员,是刘的手下与保镖。

孙强是两人的“老板”,中共政府的命令都是通过孙下达给上面两人的。

被美国司法部起诉的几个为中共做外国代理人的被告刘藩(上)、孙强(左下)和兹布里奇(右下)。(取自纽约东区联邦检察官办公室起诉书/大纪元合成)

* 中共在美国特务运作方式

根据起诉书,FBI调查人员(以下简称“FBI卧底”)在被刘藩雇用之后,曾经听过刘藩告诉他中共政府如何进行跨国行动的,以及为什么找像他这样的人做代理人而不用中共自己的官员来操作。

在2021年1月份刘告诉卧底,说他隶属于国际商会,是“国际警察基金会”(International Police Foundation)的顾问;他后来声称他为国内一个没透露姓名的客户在涉及反共人士的诉讼中做尽职调查工作。

刘告诉FBI卧底,他是从孙强的公司接受任务,而后者代表中共政府。他说,“我们和这个公司打交道,我们不直接和政府打交道,我们不想碰政治。”

他还说,“很多公司讨好中国政府。……商人如果看上去是好的,政府就会喜欢;如果政府喜欢,他们就能得到更多的生意。”

刘将这种代理人的工作视作生意。他对卧底说过:

“很多这些国家,有些客户,他们要调查一些富人、政客。很多人来这里了,他们调查这些人,有些人拿了他们的钱,他们过来追钱。”(这里的他们可能指的是中共政府)。

“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不仅是中国,还有其它国家。所有形式的诈骗或者腐败,政府愿意追踪。我们不管你是哪个党的,我们不在乎,我们在乎的是给我们工作,我们调查这些人的致命错误,你到哪里找到他们,就行了。我们不涉及政治,我们做我们的战术部分。”

孙强给刘藩下达任务,目标人以及需要搜集的信息和达到的目标,提交报告的时间等,然后刘把任务下派到兹布里斯和FBI卧底,也和他们共同讨论行动方案。

刘藩(左一)在民主党州长参选人、国会众议员苏奥齐(Tom Suozzi)的筹款会上。(杜国辉/大纪元)

* 中共特务的任务

在起诉书中,FBI卧底描述了自己和兹布里斯接到的任务细节,都是搜集华人反共民运人士的个人信息以及实施监控。

需要他们搜集的信息包括:

目标的个人档案、家庭地址、电话号码、家庭成员、公司详细信息、做的生意是什么、什么人在他身边和这些人的情况、生日、护照号、推特账户和电子邮箱;身份是公民吗?还是有绿卡?如果没有绿卡,是什么原因阻碍了办绿卡?收入来源、税单、车牌、违章记录等等等等。

还有跟踪拍摄、在汽车中装GPS跟踪器、在家中装监控摄像头等。

* 中共特务的收费

在2021年1月份的一个任务中,FBI卧底为他搜集到的目标个人信息的报告收到1500美元报酬。

在跟踪加州一位视觉艺术家的任务当中,刘藩向上级申请服务报酬的一段话如下:

1)他的地址、办公地点和本人照片;2)作品价格和已完成作品数量;3)工作室地址;4)办公电话及手机号。

以上信息:每人1万美元;

5)他的社安号:每人1万美元(刘藩写道:这是异常困难的工作,我们需要找FBI或者警察局的人脉才能得到);

6)他的2019年和2020年报税单:5000美元+每人5000美元;

7)跟踪、拍照、拍视频三天:需要另找人做,这个人需要5000美元/天,另外给我们每人5000美元;

8)后期过程:他要价高,他可能没有付那么高的税,一旦我们找到证据,会和FBI、法庭和律师合作告他,那会很好玩的。

预计费用:20万美元。

起诉书称,调查还发现了汇到刘藩、他妻子和兹布里斯账号的款项,和他们提供监控、骚扰美国异见人士的服务报酬相一致。兹布里斯收到10万美元;刘藩收到超过300万美元。

* 个案举例:
1. 烧毁加州艺术家反共雕塑
刘藩和兹布里斯策划,让后者以艺术商人的身份接近一个加州的反共视觉艺术家,资料显示就是媒体报导的加州自由雕塑公园的负责人、雕塑家陈维明,然后在他的车上和工作室内都安装了摄像头,并拿到了艺术家的报税表。

刘藩和孙强讨论说,“基于他的艺术品的价位,我们认为他明显地拿走了大量的钱而逃了税,这在美国是一个大罪;拿到证据之后,再往法院砸钱,支付起诉费,让他完蛋。”

2021年3月3日,刘指示兹布里斯,“和他在机场见面时拍照片,在雕塑旁照相,拍一分钟的视频,然后传到我的Whatsapp上,证明你和他在一起。”

他还告诉兹布里斯,要说公司是大犹太赞助商,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关系好。最后,孙强指示销毁雕塑;然后刘给出建议:o

“首先我们拿出50%存款做准备,做一个初步调查以及详细安排;找到他们在哪里,有多少作品在那;然后给老板一个价格买他的作品,买你最恨的作品;在销毁的同时录像;联系美国和中国的几百家媒体,报导这个新闻,猛烈批评他们这种让人恶心的行为。”

去年春天,加州自由公园中一个把习近平的脸做成新冠病毒的雕像被人焚毁。

2. 对一个印第安纳州民主人士的监控
起诉书中还讲述了刘藩几个人如何跟踪印第安纳州的一个民主人士,卧底得知,刘藩已经在2021年7月之前在网上反复骚扰过这个人了。 7月10日,刘指示兹布里斯搞到目标的移民身份、经济和家庭情况,税单以及车牌号。

兹布里斯在8月5日的报告中写道:“他拐了很多弯之后就加速,很快就消失了。他开车很疯狂,总是急速转弯,我找不到他。他或是落下什么东西了,或者去赶什么事情,或者就是个偏执狂。”

“找了很长时间我返回他家等他。他的车道上没有车,不过一会他从家里走出来拿邮件,走了一段路,浇了花园。期间他一直四处张望,或者是等什么人,或者就是紧张。我猜他是开车出去了一会就回家了,并把车开进了车库。我认为他在网上的言论让他树敌不少,他特别偏执,他的窗子总是关着,到晚上也看不到灯光。”

“邻居们离得很近,房子前面的街道很热闹,我认为去他后院观察是不明智的。我建议长时间的监控,可以用无人机去拍摄他的房子和后院,也许那里有不关的窗户;我也建议给他的车安装GPS跟踪器,因为他太偏执,跟踪他是不明智的,用跟踪器我可以拍到他去哪里了,进了哪个楼,和什么人说话了以及这些人的车。”

后来刘藩与兹布里斯还策划了一次假的采访,假装“受佩洛西支持的议会电视台要制作一个节目,叫‘在美国的民主英雄’”。并拟定了一个问题清单,无论对方怎么回答都可以编辑成对他不利的视频。

3. 对加州一家人的未遂诈骗
2021年10月,兹布里斯接到刘藩指示,让他去加州湾区监控一个3号目标。根据媒体透露的消息,这个目标任务可能就是2019年获得美国花样滑冰锦标赛女子冠军的刘美贤的父亲刘俊。

他们的任务是:1)找到除网络以外的详细信息,如社安表、个人电话、家庭住址以及他有多少处房子;2)拍照片和视频,找到他写过的文章,是哪个媒体经常采访他,以便你可以付钱给这个媒体一同去采访,问他10个问题。

兹布里斯回答道:“我不管任务是(监控)谁,老板一下令,我就视搜集情报的对象为敌人。”

然后他们讨论让兹布里斯飞到旧金山,给目标3的车上安装GPS跟踪器,“就可以每天汇报老板想尽快知道的任何事情了”。

刘藩的计划是,一边让FBI卧底托当地执法人员找到3号的护照;一边派兹布里斯到当地亲自去弄到3号和家人的护照。

兹布里斯说,因为3号的孩子属于未成年人,搞到社安号很困难。所以他对刘藩说,建议老板除非万不得已,不要动用调查员(指FBI卧底)方面的国税局的关系,“孙老板要知道这里不是腐败比美国还严重的中国。而且跟联邦官员索要这种资料,从技术上讲是一个联邦罪行,惩罚非常严重”。

后来兹布里斯去旧金山两次,成功找到了3号的地址,期间与卧底的通话中显示了他知道孙强给他们钱,要他们监控美国人以及支付报酬等信息。

兹布里斯这次是扮演国际奥委会成员。 11月16日,他给刘藩的报告中写道:

“我打了他的工作号,是一个手机,他没接。所以我就又打他的私人电话,但我不知道他听懂了没有,因为我重复了几次。我说我代表委员会,需要一个简短的面试,他一直说ok,ok,ok,一遍一遍说,说可以去他们家。

“然后我等了一会,不能让他知道我一直在附近,然后我开车让他能看见我。我上前去说话。我说我是刚才打电话的人,要做简短的问话。他问我,为什么,我为谁工作等等,我给他看奥委会的ID,说这次是为了准备看他们家是不是有资格做国际旅行。我说就是关于疫情方面的考虑问几个问题,看看他们是不是经常旅行,护照是不是过期了,然后我就可以跟委员会说他们可以旅行了。我就解释了不到5分钟。然后他说:不行!然后我就说,如果他不合作,他和家人的国际旅行可能被拒⋯⋯他生气了,说不管怎样,他们都要去,然后让我离开,不要再来了,并说他明天要自己给奥委会打电话。”

不过FBI卧底在起诉书中表示,根据FBI的情报,兹布里斯说的与3号见面的那天,3号并不在家。所以卧底在起诉书中写道:“兹布里斯对刘藩与3号见面的说法可能是撒谎或者是夸张。”但是湾区的警察说,兹布里斯确实拜访了3号的家和工作地点。

4. 试图监控泰国的中共异见人士
起诉书中还包括了一个针对泰国反共人士的监控计划。去年3月30日,兹布里斯找到曼谷的一个调查员,说要“曼谷的一个生意伙伴的信息”,说“他是一个中国人,要来曼谷。”

当查看了目标任务的信息后,当地的调查员警告兹布里斯说,这里面可能有违法行为。兹布里斯回答道:“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异见人士,这个人从我代表的公司中诈骗了一大笔钱,要买下一个小国家。我们就是需要足够的信息,给我们的律师,再与泰国的律师合作,在两边的法庭上,让他按照法律赔偿或者蹲监狱。”

FBI卧底说,按照他的观察和理解,兹布里斯的话是假的。另外根据他受过的培训和经验,中共政府一直都把他们的行动说成是生意上的纠纷或者商业诉讼,用来作为监控、骚扰或者诋毁当地华人的借口。

* * * * *

刘藩与兹布里斯周二(3月15日)被捕。刘藩以100万美元取保,佩戴电子监控器,不允许与中共领事接触;旅行范围仅限于纽约南区和东区。兹布里斯以50万美元及同样条件取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