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媒体调查:中国特工涉收买比利时议员案曝光

0
2080
欧盟旗帜(图:推特)

【2023年12月15日讯】与中国国家安全部间谍涉嫌收买比利时前极右派议员案件浮出水面,《明镜周刊》、《金融时报》和《世界报》的调查获得了中国情报人员丹尼尔‧吴(Daniel Woo 音译)与他在欧洲的联系人之一、比利时前极右翼议员弗兰克‧克里尔曼(Frank Creyelman)之间的数百条往来信息,显示北京如何发动影响力,以塑造有利于中国的政局。

《世界报》报道称,弗兰克-克里尔曼(Frank Creyelman)是比利时极右翼弗拉芒利益党Vlaams Belang(VB)在2007年至2014年间的议员。2019年7月3日,即比利时首相夏尔‧米歇尔(2014 年至 2019 年)当选欧洲理事会主席后的第二天,他收到了第一条短信:”你能给我写一份关于查尔斯-米歇尔的报告吗,关于他的政治观点、性格、爱好以及他对我们国家(中国)的看法?”

三天后,这位现年 62 岁的前议员收到了一份提醒。作为第一份报告,他重复了极右派的一些陈词滥调:这位比利时领导人通过政治花招 “买到 “了他的新职位……克雷耶尔曼总结说:”他爱钱,但不是中国或俄罗斯的朋友。

他在和谁通话?根据德国《明镜》周刊、英国和法国的《金融时报》和《世界报》获得的数百条信息,这位欧洲政客正在与一名自称 “丹尼尔-吴 “的中国情报人员通话。

三家媒体联合调查显示,至少在 2022 年之前,吴经常与这位比利时线人联系。在记者查阅到的短信中,这名年龄不详的男子(网上似乎没有他的照片)向议员询问有关在欧洲议会组织的秘密会议的信息,询问招募潜在消息来源的情况,并委托他执行一些 “任务”。这名特工特别建议传播有关 Covid-19、维吾尔族(新疆地区受压迫的穆斯林少数民族)或北京严厉镇压的香港民主示威活动的亲华语言。

2022 年,在德国总理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和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访华前夕,丹尼尔-吴(Daniel Woo)在一条短信中总结了他的西方影响力行动:”我们想让美国疯狂”。

据一些西方情报来源称,他们知道这名特工的存在,吴为国家安全部(MSE)工作,中文简称 “国安部”。据一位西方情报人士称,这个庞大的部门拥有约 20 万名员工,下设 18 个单位,包括负责监督卧底、反间谍和监视中国海外留学生的机构。报道称,在西方国家,由于国安部特工被逮捕的风险太大,因此不敢派他们去那里。据来自四个不同国家的西方情报来源称,丹尼尔-吴代表浙江省国家安全厅(ZSSD)开展行动,该厅约有五千名官员,是 “对欧洲最具侵略性的实体”。

报道称,当丹尼尔-吴和弗兰克-克雷尔曼交换了数百条短信时,这位被公认为亲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和亲俄罗斯的比利时政治家的国家议员生涯已经结束,他只是安特卫普南部中等城市梅赫伦的一名地方议员,但他宣称在布鲁塞尔的欧洲机构、刚果民主共和国矿产丰富的加丹加省,甚至在梵蒂冈都拥有广泛的关系网。

2021 年 1 月,丹尼尔-吴希望他的比利时线人利用他的众多关系来 “攻击 “研究员阿德里安-曾兹的 “名誉”。这位德国学者因提醒中国当局侵犯维吾尔族人权并提供相关文件而闻名,他刚刚揭露了数十万新疆居民在棉花田被迫劳动的证据。

2019年,吴要求克雷尔曼安排发表一篇反击香港民主抗议活动的文章。克雷尔曼表示,他可以聘请一名自由记者,费用至少为 2,000 欧元。 驻布鲁塞尔的记者詹姆斯·威尔逊(James Wilson)表示,克雷尔曼曾联系过他“从事中国方面的工作”,但他“礼貌地拒绝了”,而且写稿子以获取报酬“违反了我的原则”。

《世界报》引述情报官员2022年3月介绍,这位比利时极右翼“新兵”还不得不 “开发消息来源”,包括”像马丁-塞尔迈尔(Martin Selmayr)这样的人”,塞尔迈尔是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任期从 2014 年至 2019 年)的前内阁主任。弗兰克-克雷耶尔曼在一条信息中回答说:”接触到马丁是运气。要接触到如此高位的人是非常困难的”,这可能意味着他已经与他进行过交流。在媒体与马丁-塞尔迈尔取得联系时,他说 “就其所知 “与中国特工部门没有任何接触。

作为其工作的回报,克雷尔曼由吴通过著名的中国平台币安( Binance )向他支付加密货币。尽管两人经常交流,但却很少见面,而且从来没有在欧洲的土地上见过。据一名西方情报人员透露,丹尼尔-吴更愿意邀请比利时人去中国南部的海滨度假胜地三亚。2019 年 12 月,弗兰克-克里尔曼在那里待了四天,所有费用都由他的中国联系人支付。当时写下的短信提到了两人之间的晚餐,在场的还包括”朋友 “和吴的 “同事””约翰”,但没有进一步说明这些人的细节。

根据4个西方国家的情报官员说法,丹尼尔‧吴在中国国安部的浙江省分部工作,他于波兰和罗马尼亚的行动也受西方情报机构追踪。

2020 年 5 月,吴姓特工描述说:”我们在与其他单位竞争”。《世界报》报道最后指出 ,换句话说,多个”丹尼尔-吴 “都活跃在欧洲大陆。

据《世界报》,他们多次联系该间谍及其联系人时,都没有回复。比利时政府解释说已获悉此事,但拒绝发表进一步评论。

英国金融时报介绍,克雷尔曼自 1977 年以来一直是比利时极右弗拉芒民族主义运动的资深人士,1999 年至 2007 年曾在联邦参议院任职,现在是弗拉芒议会的名誉议员。周五之前,他一直是当地城市梅赫伦的佛拉芒党领袖。 佛拉芒党领袖汤姆·范·格里肯 (Tom Van Grieken) 周五表示,克雷尔曼的行为“违背了党的宗旨和本质,甚至违背了我们党的名称”,并宣布立即将他开除出党。

现供职于 Enodo Economics 咨询公司的英克斯特表示: “中国在布鲁塞尔拥有强大的人力和电子收集能力,由于欧盟委员会和北约等国际组织的集中,布鲁塞尔被视为目标丰富的环境,” 这位前中央情报局特工表示,中国国家安全局也倾向于在欧洲承担更多风险,因为它认为被抓的后果没有在美国那么严重。

一位前西方高级情报官员也表示,布鲁塞尔是一个特别关注的焦点,因为其安全部门没有足够的资源。 这位前高级官员表示:“由于比利时的行动便利,该国已成为多个敌对国家情报行动的主要中心。”

吴先生使用过的多个电话号码和电子邮件地址均无法联系到他。中国驻布鲁塞尔大使馆表示不了解这些事件。(法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