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自由世界曾战胜暴政 这历史可以重演(全文)

0
529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

【2020年07月24日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美西时间23日指出,美国半世纪来的交往政策期待落空,各国应改变对中国的观点并采取行动,直接诉诸中国人民,促成转变。他并说,自由世界曾战胜暴政,这历史可以重演。

这场演说23日下午在前总统尼克森的纪念图书馆发表,主题是「共党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Communist China and the Free World’s Future)」。在场人士包括加州州长纽森(Gavin Newsom)、尼克森的后人以及魏京生、王丹等中国民运人士。以下是蓬佩奥演说全文:

谢谢,谢谢大家。谢谢州长,真是溢美了。的确,你走进健身房,讲到蓬佩奥(Pompeo)这个字,大家就开始窃窃私语。对,我弟弟马克是个很棒的篮球员。

是否掌声鼓励一下蓝鹰仪队?还有空军一等兵海史密斯(Kayla Highsmith),她献唱的国歌非常棒。

也谢谢劳利牧师很感人的祝祷。我也要谢谢休伊特(Hugh Hewitt)与尼克森基金会的邀请,让我来到这个重要的机构发表讲话。这样很棒,刚才唱国歌的是空军,介绍我上台的是(前)陆战队成员,我曾在陆军服役,站在一个(前)海军的房子前面。非常好!

很荣幸来到约巴林达(Yorba Linda),尼克森总统的父亲在这里盖了一栋房子,而他就在这里出生、长大。谢谢尼克森中心董事会与全体职员,有了你们,今天的座谈才有可能举行。目前时机不好,谢谢你们今天为我和我的幕僚所做的安排。

我们很幸运,在场有几位非常特别的来宾,包括我们已经认识的克里斯.尼克森.柯克斯(Chris Nixon Cox,尼克森总统的外孙)。我也要谢谢翠西亚.尼克森‧柯克斯(Tricia Nixon Cox,尼克森长女)和茱莉.尼克森.艾森豪(Julie Nixon Eisenhower,尼克森次女)对我此行给予的支持。在座有好几位勇敢的中国异议人士远道而来,此外还有很多贵宾。

谢谢所有其他来到这里的贵宾,那些能进到遮篷下的,应该都有额外付费吧?

还有收看直播的观众,谢谢你们。最后,刚才州长有提到,我生于圣安娜(Santa Ana),离这里不远。我的妹妹和妹夫今天也到了,谢谢你们来参加。我打赌你们一定没想到我今天会站在这台上。

我今天的讲话,是一系列有关中国的演说当中的第4篇,另外3篇是由我邀请的讲者来发表,分别是国家安全顾问欧布莱恩(Robert O’Brien)、联邦调查局局长瑞伊(Chris Wray)和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我们有个良好而明确的目的,有个真正的任务,那就是要说明美国与中国关系的不同层面、对方在数十年间造成这个关系严重失衡的问题,以及中国共产党称霸的图谋。

我们的目标是要向美国人民说明,美国人民所面对的、也是川普总统的中国政策要因应的威胁很清楚,而且我们保障自由的策略已经确立。欧布莱恩大使讲到意识形态的问题,瑞伊局长讲到间谍活动,巴尔部长谈的是经济。今天,我的目标是为美国人民完整详细地说明,来自中国的威胁对我们的经济、我们的自由,甚至全球自由民主的意义。

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博士密访中国到明年就将过了半个世纪,尼克森总统访问中国的50周年纪念也即将在2022年到来。当时的世局很不一样,我们想像跟中国交往,能带来充满美好希望的未来,两国将以礼相待、合作无间;但今天,我们还得戴着口罩,看着疫情造成的死亡人数攀升,因为中共没有实现它对世界的承诺。

每天早上,我们都读到新的报导,讲香港和新疆的各种打压。我们看到中国贸易不当作为造成的惊人数字,它让美国人民失业,为全美国的经济带来沉重打击,包括南加州在内。我们也看到中国军力不断扩张,威胁性也越来越高。

从加州这里到堪萨斯州和其他地方,美国人民心中都在问,我今天也要提出来:跟中国交往50年之后,我们得到了什么?

我们的领导人当年认为中国会走向民主和自由,但这个理论实现了吗?这是中国所谓的双赢吗?而且,从国务卿的观点来看最重要的问题是:美国更安全了吗?我们与之后的世世代代,是否都更可能获得和平?

我们必须面对现实,这个现实必须成为我们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指引:如果你要个自由的21世纪,而不是习近平梦想的中国人的世纪,就不能靠原有的典范,也就是闭着眼睛跟中国交往。我们不能继续那样做,也不能重拾老路。

川普总统已清楚说明,我们需要能够保护美国经济与我们生活方式的策略。自由世界一定要战胜这个新的暴政。

尼克森与中国交往有理

我要清楚表明,我不是要推翻尼克森总统的政绩;他做了他认为对当时的美国人民最好的事情,而且他很可能是对的。他对中国有深入的研究,是冷战时代勇猛的战士。他对中国人民充满钦佩,我想我们也都一样。

他理应获得高度肯定。他了解中国太大,不该被忽视,即使当时的中国的力量因为中共暴政而遭到削弱。 1967年,尼克森在「外交事务」发表一篇很有名的文章,说明他未来的策略。他在文章中写道:「从长远来看,我们就是不能把中国永远排除在国际之外。中国若不改变,世界就不会安全,这就是我们的目标。我们必须在能力范围内影响事件的发展。我们的目标应该是要促成改变。」

我想这就是整篇文章的关键词:促成改变。尼克森总统于是展开历史之旅,到了北京,开启我们的交往策略。他追求让世界更自由、更安全的崇高目标,并希望中共给予正面回应。随着时间过去,美国决策人士逐渐认为,中国在繁荣之后将会走向开放。中国本身会感到安逸,也较不至于威胁其他国家。中国会更友善。

这在当时,一切看来都是无法避免。

但这种交往对中国益处大于美国获益

但时至今日,各位朋友们,无法避免的时代已经告终。我们一直以来追求的交往策略,并没有一如尼克森总统所期盼让中国内部出现变化。事实上,我们和其他自由国家的政策拯救了中国衰败的经济,却只见北京当局对伸出援手的国家恩将仇报。

我们对中国人民张开双臂,却只见中共剥削利用我们自由开放的社会,派遣宣传人士进入记者会、研究中心或中学校园、大专院校,甚至我们的家长会里。我们将台湾友人边缘化,而台湾后来发展成蓬勃的民主。我们给了中共和其政权特别经济待遇,却只见中共坚持要求对其人权侵害情形噤声,才准西方企业进入中国。

欧布莱恩大使日前才列举出几个例子。万豪(Marriott)、美国航空(American Airlines)、达美航空(Delta Air Lines)和联合航空(United Airlines),全都移除了他们企业网站上对台湾的标记,以免激怒北京。离这里不远的好莱坞,是美国人创意自由的中心,自诩为社会正义仲裁者,但在创作内容提到中国时,即使只是轻微不利于中国,也必须自我审查。

企业这种对中共的默许也发生在世界各地。企业如此的效忠和奉承,会有什么样的回报?我给你们引述一段司法部长巴尔的演讲。

他在上周的演讲中表示,中国统治者的终极目标并非和美国交易,而是要劫掠美国。

中国剽窃我们珍视的智慧财产和商业机密,让全美各地持续流失数百万个就业机会。中国把供应链从美国吸走,然后推出由奴役劳工制成的新产品。中国让国际商业运行的世界主要航道更不安全。

尼克森总统曾说,他担心让世界向中共开放会制造出「科学怪人」。他真是料事如神!现在,心存善意的人们可以争论自由国度为何这么多年来任由这些坏事发生。或许我们对中国共产主义的强大力量过于天真,或许我们在冷战胜利后志得意满,或许我们是胆小的资本主义者,又或许我们被北京口中和平崛起的话术给蒙蔽了。

不论原因为何,今天,中国在国内愈来愈专制,在其他地方对自由的敌意也愈来愈具侵略性。川普总统已经说:够了。

中共不会主动改革 要不信任且要查证

我想我今天说出来的这些事实,美国两党人士不会有太多人有异议。但直到现在,还是有人坚持我们要为了对话而保留对话模式。

现在我把话说清楚,我们会持续谈话,但这些日子的对话不一样了。我几周前才前往檀香山会见(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还是老样子,说了一堆,但实际上没说会改变任何行为。杨洁篪提出的职责范畴跟在他之前中共许多人提出的一样,都很空泛。

我猜他的期待,是希望我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因为坦白讲,几个前朝都是这么做的。我和川普总统都不会这么做。欧布莱恩大使解释得好,我们必须牢记,中共政权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权。习近平总书记是彻底失败的极权主义思想的真正信奉者。

他(习近平)的意识形态反映出他数十年来想在中国共产主义基础上建立全球霸权的欲望。美国人民不能再忽视两国间基本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差异,中共可从未忘记过。我在联邦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后来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以及现在加上两年多的美国国务卿资历,这让我彻底了解能真正改变共产中国的方法,并非在于中国领导人说了什么,而是在于他们怎么做。

雷根总统曾说,他与苏联打交道是基于信任,「信任,但要查证」(trust but verify)。我认为我们对于中共则要「不信任,且要查证」(distrust and verify)。

我们做为爱好自由的国家,必须促使中国转变,就像尼克森总统希望的那样。我们必须以更有创意、更强势的方式促使中共改变,因为北京的行为威胁到我们的人民与我们的繁荣。

改变各国看待中共及其代理人的方式 并据以行动

我们应该从改变我国人民和我国伙伴理解中共的方式开始着手。我们必须说实话。我们不能把这个中国的化身当作任何其他正常国家对待。

我们知道跟中国贸易,不同于跟正常守法的国家做生意。北京把国际协定当成是建议,当成掌控全球的渠道。但借着坚持协定的条件,就像我国贸易代表达成第一阶段协定时那样,我们可以迫使中国面对伤害美国工人的窃取智慧财产权问题及相关政策。

我们也知道跟中共支持的企业做生意,不同于例如跟加拿大的公司做生意。中共的企业不必对独立的董事会负责。其中有很多是由政府支持,因此不必追求利润,一个很好的实例是华为。我们已停止假装华为是个无害的电信企业,只是为了让你能够跟朋友通话而存在。它是什么,我们就说它是什么:国家安全真实的威胁。

而且,我们已经根据这样的认定采取了行动。

我们也知道,如果美国公司在中国投资,可能在知情或不知情的情况下支持中共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我国的财政部与商务部都对中国官员与个体进行制裁,并将他们列入黑名单,因为他们伤害和侵犯人民最基本的权利。政府好几个部会已经拟定企业指引,确保美国企业主管知道他们的公司在中国营运的状况。

我们也知道,不是每个中国学生和职员都是普通的学生或上班族,来美国只是为了赚点钱或吸收知识。他们当中有太多人来美国是为了窃取我们的智慧财产,并把它带回中国。司法部和其他部门在努力让这类罪行受到惩罚。

我们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也不是普通的军队,其目的是维持中国共产党菁英的绝对统治,并扩大中国帝国,而不是保护中国人民。所以我们的国防部加强在东海、南海及台湾海峡的航行自由行动。我们也创建太空军,以阻止中国在最终的边界发起侵略。

老实说,我们国务院也制定了一套与中国来往的新政策,推动川普总统促进公平及互惠的目标,改变数十年来逐渐扩大的失衡现象。就在这周,我们宣布关闭中国在休士顿的领事馆,因为那是一个刺探情报及窃取智慧财产的中心。

两周前,我们在有关南海国际法议题上,扭转了8年间宽容大度的做法。

我们呼吁中国致使其核武能力符合这个时代的战略现实。国务院一向在全球所有层级都与中国对应人员交流,只求公平和互惠。

积极与中国人民交往 并赋予能力

但我们不能仅采取强硬作为,那不太可能达成我们想要的结果。我们也必须与中国人民交流,并赋予他们能力,那是个活跃、热爱自由的民族,与中国共产党截然不同。而这要从「亲身外交」做起。

我到任何地方,都曾遇见深具才华又勤奋的中国男女。我曾与逃出新疆集中营的维吾尔人和哈萨克族人会面;我曾与香港民主派领袖对谈,包括枢机主教陈日君与(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两天前,我在伦敦与香港自由斗士罗冠聪会面。还有上个月,我在办公室里倾听了天安门广场事件幸存者们的故事,其中一人今天也在场。

王丹当时是扮演关键角色的学生,他从未停止为中国人民的自由而奋战。王先生,能否请您起立让大家认识您?今天在场的还有中国民主运动之父魏京生,他为了自己拥护的主张,在中国劳改营里待了数十年。魏先生,能否请您起立?

如你们所知,我在冷战时期长大、服兵役。如果要说我学到了什么,那就是共产党人几乎总是在撒谎。他们最大的谎言就是以为自己可以代表被监视、压迫、惧于表达意见的14亿人民发言。事实完全相反:与任何外国对手相比,中共更害怕中国人民真实的舆论。他们没有理由害怕人民的声音,唯一害怕的理由是唯恐失去政权。

试想一下,如果我们当时能听见武汉的医师们发声,如果他们当时获准对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型病毒疫情爆发拉响警报,这世界可以变得多美好,更不用说身处中国的人民。我们的领袖长达数十年来,都漠视、淡化中国英勇异议人士的证言。这些人士就我们所面对的中国体制本质示警,我们不能再忽视了。他们和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

自由世界曾战胜暴政 历史可以重演

但改变中共作为并非中国人民的使命,自由的国家必须努力捍卫自由。这绝不容易,但我有信心,我们做得到。我有信心,因为我们有经验,我们了解情况。

我有信心,因为中共步上苏联后尘,犯了一些同样的错误,诸如疏远潜在的盟友、破坏国内外信任、抵制财产权,且可以预见,未来也会抵制法治。我有信心。

我有信心,因为我看到其他国家在觉醒,这些国家也知道,不能像美国一样重蹈覆辙。我在布鲁塞尔、雪梨、河内等地都听过类似说法。最重要的是,我有信心,基于自由本身美好的号召,我们可以捍卫自由。

看看那些在中共加紧控制下、呼喊要移民国外的香港人民,他们挥舞着美国国旗。歧异确实存在。中国和苏联不同,中国深深融入全球经济,但北京依赖我们的程度比我们依赖中国的程度更深。

有些观念我不接受,例如宣称这是时代无法避免,有些陷阱早已注定,以及未来就是要由中共称霸。我们的做法不会因为美国势衰就落入必败境地。如我今年稍早在慕尼黑所说,自由世界仍占上风。我们只是需要相信它、理解它、并为它感到骄傲。全世界人民仍希望来到开放的社会。他们来此读书、工作、为家人构筑人生,他们并不是非得长住中国不可。

现在是时候了。今天能出席真好,这是个完美的时机。自由国家到了该采取行动的时候。不是所有自由国家都会对中国采取同一套做法,也不应该这么做。每个国家都必须了解该如何保护自己的主权、保护自己的经济繁荣、保护自己的理想不受中共染指。但我呼吁每个国家的每位领袖从效仿美国经验做起,只要坚持对等原则,坚持要求中共的透明及可信度。中共统治阶层干部各怀心思,这些简单但有力的原则可以立大功。

长期以来,我们让中共制定交流往来的规矩,但再也不会了。自由国家必须定调。我们必须以同样原则运作。我们必须统一阵线,不能被中共的讨价还价或奉承谄媚攻陷。诚然,这就是美国近期的行事方式,就像我们断然反对中国在南海不合法的主张,就像我们呼吁各国禁用中国设备以保护公民个资不落入中共之手。我们的方式是制定标准。

要这么做确实很难。这对一些小国来说很难,这些国家担心被各个击破,因为这样,其中有些国家单纯没有能力或勇气在此刻与我们并肩。确实,我们有个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的盟国在对待香港时未以应有方式处理,因为他们担心北京限缩进入中国市场的通路。

这种怯懦会导致历史性失败,我们不能走上老路。我们不能再犯过去几年的同样错误。中国带来的挑战需要欧洲、非洲、南美洲、尤其是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民主政体发挥能力和干劲。如果我们现在不行动,中共最终将侵害我们的自由,颠覆我们社会努力建起的、以法治为基础的秩序。

如果我们现在屈服,我们的子孙辈可能就得任凭中共摆布,中共的作为是当前自由世界的最大挑战。除非我们撒手不管,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不是永远都能在中国内外施行暴政。我现在说的不是围堵,别信那一套。我说的是一项前所未有的复杂新挑战。

苏联自绝于自由世界之外,而共产中国已融入我们的世界。所以,我们不能单独面对这项挑战。联合国、北约、7大工业国(G7)、20国集团(G20),结合我们的经济、外交、军事力量,若鼓起勇气、明确指挥运用,一定足以应付这项挑战。

或许是时候把志同道合的国家集合起来成立一个新组织、一个新的民主政体联盟。我们有工具,我知道我们做得到,现在我们需要的是意志力。我在此引用圣经,自忖我们是否心灵愿意,肉体却软弱了?如果自由世界不改变,共产中国一定会改变我们。我们不能因为过去的做法安逸或方便就因循守旧。

结论:当前任务帮助自由世界保障自由

确保我们的自由不受中共破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使命,美国完全有能力领导,因为我们的建国原则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就像我上周在费城站着凝视美国独立纪念馆(Independence Hall)时所说,我们的国家是在所有人类都拥有某些不可剥夺权利的前提下建立,我们政府的责任就是保障那些权利。这是简单又有力的真理。它让我们成了全世界人民的民主灯塔,包括身处中国之内的人。

诚然,尼克森在1967年写道,中国若不改变,世界就不会安全。他说的没错。现在该我们听进他这番话。

当前的危险很明确,觉醒也正发生。自由世界今天必须有所回应。我们绝不能走回头路。愿上帝祝福你们每一个人,愿上帝祝福中国人民,愿上帝祝福美国人民。谢谢大家。(自由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