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白宫国安高官:习近平的底线是防止普京失去权力

0
724
习近平

【2022年04月14日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战争爆发以来,北京一直拒绝称俄罗斯的行为是侵略,不谴责俄罗斯军队针对平民的杀戮暴行。同时,为避免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对俄罗斯大规模制裁可能对其造成损害,北京至今基本遵守了西方的制裁规定,未对俄提供军事和经济援助,保持着看似“中立”其实充满矛盾的立场。

前白宫国安会亚洲事务主任麦艾文(Evan Medeiros)星期三(4月13日)说,虽然中国的行为充满矛盾,但中国有一条底线,这条底线对北京而言“不是小风险而是大风险”。

“我认为中国人的真正底线是防止普京失去权力。”麦艾文说。“我认为这是对中国和习近平的生存威胁。”

中国需要一个助其与美竞争的俄罗斯

麦艾文解释说:“一个在战争中表现不佳的俄罗斯,它的尾巴夹在两腿之间,很虚弱,我认为中国人都可以接受,因为俄罗斯会更需要中国。那是一个帮助中国与美国进行长期竞争的俄罗斯。但是,一个普京失去权力的、政治不稳定的俄罗斯,我要说这才是(中国)真正的底线。对于中国来说,他们会尽其所能阻止这种结果的产生。”

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前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认为,虽然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是机会主义的,但西方的大规模制裁会加速中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

“我认为,中国人仍然是很机会主义的,没有真正站出来,成为一个有条件的朋友,或全天候的朋友和盟友。所以我现在认为,面对西方联盟——或按中国的说法当然来自美国的——共同压力,这确实加速了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我们确实在包括军事合作演习在内的一系列领域,我的意思是,我认为这是有限的,尽管(他们说是)无限的友谊,但我认为,当它面临来自西方和美国的问题时,绝对会把它们推到一起去。”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星期三举行了一场探讨北京在俄乌战争中两难地位的视频会。

世界将出现重新排序的权力关系

在会议上麦艾文表示,北京并不像世界所看到的在俄乌战争处于两难的尴尬地位,因为“中国是通过长期的美中竞争的视角来看待乌克兰冲突和中俄关系的世界。”

麦艾文说,“我们正在迅速过渡到一个中俄结盟只会越来越紧密的世界。”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就在两周前,王毅外长会见了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当时(俄乌战争)已经开战六周了,他说,我们都经受住国际风云变幻新的考验,两国推进各领域合作的信心更为牢固。中方愿推动中俄关系不断向更高水平迈进。”

麦艾文认为,全球各国正进入一个非常不同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将开始出现一个分裂的、重新排序的权力关系,” 他说,中俄的言行显示,它们“试图重新激活‘金砖国家’为一个实体,建设南半球,专注反对美国霸权,反对西方制裁,反对西方联盟,这是俄罗斯和中国早在外交中阐明了的概念和价值观。”

麦艾文认为,世界将进入一个更加双向化的国际体系。“我不期待冷战、东西方阵营的重演,但我认为全球政治的性质将更加碎片化,贸易和投资联系也将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中国的“没料到”和不可推卸的责任

董云裳则表示,她相信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所说,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出席冬奥会开幕式与习近平会晤时,并没有把入侵乌克兰的详细计划告诉习近平。

董云裳认为,习近平对俄乌战争有几个没想到,“第一个没想到,肯定是他们没料到2月24日确实会发生什么”, “第二件事他们没料到乌克兰军方和乌克兰人民的戏剧性反应,他们可能低估了乌克兰人的反应”, “他们绝对不会料到俄罗斯军方的问题”,“他们也没有料到西方强烈而一致的反应”,更没料到普京的残暴和西方公司会采取的“自我制裁”。

但董云裳说,关键的问题是预防危机的升级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使用,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坦率地说,中国有兴趣确保不使用核武器,还有化学和生物武器。作为联合国安理会的五常之一,他们应该为此施压并挺身而出。所以,我们要看如果这些事情发生,我认为有很多怀疑,我同意这种怀疑。但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比其他国家肩负更多特殊责任来维护其中的一些原则,这是他们长期外交政策的一部分,他们应该要这样做。 我们拭目以待。”董云裳说。

台北和北京:俄乌战争的教训

从俄乌战争看台湾问题,北京和台北可以从中吸取什么教训?

外交关系协会研究员刘宗媛(Zongyuan Zoe Liu)表示,对台湾来说,俄乌战争最重要的教训,“可能是上帝只帮助那些自助的人,而台湾可能在遭遇军事攻击时不能指望外部力量来保卫它。”

对中国而言,她说,“至少有三个教训”:“首先,北京可能会觉得外部干预而非内部的台湾分离运动或独立运动可能会成为管理与台湾关系的更大威胁。”

其次,北京可能没有预料到大规模西方制裁的速度。她说:“考虑到中国对全球贸易体系的依赖程度远超俄罗斯,因此,(北京)可能不会很快把这个棘手问题升级为危机。”

“第三个可能是,虽然北京想采取一定的军事行动,但北京会考虑到这不会是一场快速战争。” 刘宗媛说。“所以这一切说明,台湾危机可能升级的几率,我的评估是,双方会更加谨慎,可能不会升级。”

但是麦艾文和董云裳都认为,现在下此结论还为时过早。

“我不相信西方的所有分析都将与中国的分析相同,” 麦艾文说。“他们在研究美国或北约缺乏参与的问题,我不清楚他们会得出什么结论。目前也不清楚他们将对制裁或全球外交得出什么结论。”

“我不认为这是一场迫在眉睫的危机,或者至少不是中国人认为很快会发生的危机。”董云裳说。“当然,也许乌克兰的复杂情况会有助于这种冲突不会很快发生。”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将在美东时间星期四(4月14日)下午出席一场有关21世纪外交与全球挑战的线上讨论会,预计将在会上就美国对华政策发表讲话。对此,两位前美国政府的高官都认为,布林肯的最新讲话应该不会跟拜登政府过去一年里所实行的对华政策有很大不同。(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