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也有福爾摩斯 邵公如何為乞丐母子伸冤

0
371
邵公要如何為乞丐母子伸冤呢?(繪圖:雪莉,明德網合成)

文:子焉

清朝雍正年間,在河北清苑縣,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對在街頭行乞的母子;他們除了跟一般乞丐一樣的衣衫襤褸、滿臉風霜之外,因為乞丐媽媽一直撫摸著兒子哭泣,引起了人們的側目。當地的居民在問明緣故之後,對乞丐母子的悲情感到觸動不已。

暖心的居民鼓勵乞丐媽媽說:我們縣知事邵公,是個青天大老爺,你們可以在他出行時,前去跟他告狀!

在當時,攔轎告狀是要冒很大風險的,首先碰到的就是被笞打五十大板的可能性;而且日後如被判定為不實,還有更重的刑罰等著呢!不過,就算將面臨重重危難,這也讓本來已經絕望的乞丐媽媽重新升起了一絲希望。

一天,終於等到清苑縣知事邵公出行了,乞丐母子來到邵公的轎前,馬上跪下來喊冤,得到邵公允許後,乞丐媽媽邊哭邊申訴自己的不平遭遇。

邵知事詳細詢問後說:「你說的情況好像屬實,可以投上狀子。」

果然是青天大老爺,他竟然願意受理身無分文、貧賤乞丐的案子,這讓乞丐媽媽感激不已。

居民:「你看,我們的邵公為人正直、愛民如子,他還很清廉,因為一向都拒收賄賂,所以他家也窮得很呢!

雖然邵知事受理了,但接著她又發愁起來了,因為他們母子大字不識幾個,又怎麼會寫狀子呢?不過幸好當地的熱心民眾幫忙,找到一位願意無償幫她寫狀子的秀才。

秀才:「請你詳細的跟我說你的冤情,這樣我才能幫你寫好狀子。」

秀才耐心的聽著乞丐媽媽慢慢的話說從頭。 

乞丐媽媽:「我本來是河南一位富翁的女婢,由於他年老無子,於是娶我為妾,後來我幫他生了這個兒子。」「當時由於他年歲已大,早已委託女婿經理家政,並掌管所有財產,而女婿也儼然以嗣子自居。因為擔心女婿生異心,當時並沒有給我們母子名份;孩子的爹私下要我忍耐,表示他打算等孩子長大後,再把家產交給兒子。

「誰知孩子的爹突然暴病身亡,他的女婿明知道我們母子的身份,為了獨占家產,狠心地把我們攆走了。」「我向當地的官府投訴,不過他的女婿買通親戚,大家都為他做假證,說孩子不是他爹的親生兒子。這樣一連打了幾年的官司,一直毫無進展,後來我只能含冤面對這個不公的結果。

「本來我身上也沒有多少錢,打官司都花光了,生活無以為繼,只好帶著兒子流落他鄕,以行乞為生了。

秀才:「你這個案子事隔多年,孩子的父親已經過世,而且還遠在河南,可能很難處理;不過,你放心,邵公很有智慧,偵破了很多奇案,我們都稱他是邵青天』,因為他把所有的心思才能都用在辦案上了,他一定會讓你的冤屈得以大白的。

隔天,乞丐母子就拿著秀才寫好的狀子,送到邵公的衙門投訴了。

看完了狀子後,邵公就絞盡腦汁思考,因為此案最主要的當事人已死,還遠在河南,到底要如何處理呢?要按照正常程序來辦的話,可能永遠也破不了案,他思忖再三之後,終於想到一個讓人料想不到的奇特方法。

因為越省辦案,首先邵知事必須得到總督李公批准,李公果然認為事涉外省,不好越俎代庖。

邵說:「您只管批准,具體的事由我來辦,我也會擔負責任。這樣我們的界限分明,不會讓您有任何牽連不清的地方。」

在邵知事的堅持下,李總督終於批准;邵公回衙門,做了一些準備。安排妥當後,立即發出公文,並派出衙役越省拘提當事人到案。

幾天後,衙役把富翁女婿拘提到案了,邵公立即開堂審訊。

一頭霧水的女婿詑異的被帶到衙門中,看到堂上威嚴的邵知事,還有和他同跪在堂下的幾個橫眉豎眼的綠林大盜,真搞不清楚自己犯了哪條大案,直呼冤枉。

大盜說:「你岳父發家,全靠我們,你家房屋多少、門窗朝哪開,我都瞭如指掌。現在你坐享其成,卻讓我坐大牢嗎?」

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岳父竟然涉及大盜的案件,一時之間被嚇出了一身冷汗,女婿心裡盤算著,現在岳父已不在世了,在死無對證的情況下,萬一被大案牽連的話,可能人頭要落地的,一心只想要趕快撇清關係。

女婿惶恐迫切地說:「岳父生前所作所為,我確實不知道。況且我只是他的女婿,而不是他兒子。他那兒子不成材,長年飄泊在外,我不過暫時代他看守門戶罷了。」

邵知事說:「他真有兒子的話,你是否還能認得出來?」

女婿答稱:「能認得出來!」

邵公命令將富翁兒子帶上來,女婿立即大叫道:「他就是我岳父的親生兒子!」

邵公冷笑道:「既然兒子是真的,為什麼不把家產還給人家?」

突然意識到原來邵公用的是聲東擊西之計,不過就算明白了邵公的用意,女婿也無路可退了,只能俯首認罪,積案當場完結,至此乞丐母子的沉冤終於得已昭雪了。

李總督得知案件已偵破後,不禁讚歎的說:「卲公家貧如洗,卻一心為民伸冤、主持公道,這回竟操心到外省去了,真是個好官!」後來推薦邵知事升任為通州知州。

 

明德網發表,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