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竹:神韻使關貴敏的藝術人生更加燦爛

0
270
素有「中國歌王」美譽的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明德合成)
素有「中國歌王」美譽的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明德合成)

中國有句老話:人過四十不學藝。這句話有一定的道理,人到了四十,身體的一切機能都開始逐漸衰退。所以到了這個年齡的人,要學一門手藝就非常難;從另一方面講,在人間想學一門技能,沒有幾十年的磨練是不可能成器的。所以才說,人過四十不學藝。

當然任何事情都不是絕對的,在這個世上總是有一些在特殊時期,特殊環境下造就出的特殊人才。比如:被譽為中國的帕瓦羅蒂和中國歌王之稱的關貴敏先生,在他61歲的時候,又重新開始拜師學藝,學習了一種在人間早已失傳了的,最傳統、最古老的美聲唱法,也是聲樂界最高境界的技藝,這在藝術界堪稱是一個奇跡。

關貴敏說道:「我得益於神韻的唱法,我們師父把我的聲音改了,所以跟原來的唱法有所不同。喉嚨的勁不大,主要是在上邊使勁。〞「按原來的唱法我就唱不了了,像我這麼大年紀,機能各方面都退化了,我們現在用的是最原始的、最古老的神傳給人的東西。」

據關貴敏介紹,這種神韻唱法源自於歐洲,但是目前已經失傳,而神韻的創始人、藝術與創作總監D.F.先生又將其發掘出來,傳給了關貴敏。目前其他在神韻的男女高音演員都在學習這種唱法。

懂得聲樂的朋友可能都知道,一個人一旦形成了一套自己成熟的唱法後,再要去改學另一種唱法就很危險,因為一旦改唱失敗,很有可能這個人的歌唱生涯就此斷送。尤其像年齡已是61歲的關貴敏,就更加的危險。那麼有朋友可能會問:關貴敏在他的藝術生涯中,已經獲得了巨大的成功,他被譽為中國的歌王,樂壇的常青樹,中國的帕瓦羅蒂等等,他的聲望與名氣絕非一般人可比。就這樣一位聲樂大師,為什麼還要去拜師重新學藝呢?如果一旦學藝失敗,那他就有可能斷送了演藝生涯,名聲也會一落千丈。這對一個藝術家來說,將意味著什麼?那是不可想像的。

所以很多朋友會感到困惑,無法理解。其實那是因為大家都忽視了一點,關貴敏不僅是一位藝術歌唱家,更是一位法輪功的修煉者。在人類大劫難到來之際,在歷史的關鍵時刻,每一位法輪功學員都要完成自己的使命,當然關貴敏也不例外。我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把名利看得很淡,不會把自己的得失看得那麼重。他們真正看重的是講真相救人,完成自己的使命。而關貴敏的使命也許就是要把神傳給人類聲樂中的最高境界,最美妙動聽、最精華的技能學到手,從而用他動人的歌聲把真相傳遞給世人,讓人們能聽到和感受到神的慈悲呼喚,從而喚醒人們內心的善念。

那麼從修煉的角度來說呢?這裡面就體現出了關貴敏對他師父堅定的信念,堅信他師父無所不能、法力無邊,所以他才敢於把自己人生的命運完全交給他的師父。

我們都知道,在人類的聲樂界普遍認為65歲是男高音的極限。當年男高音C之王帕瓦羅蒂,在他69歲時想搞一次告別舞臺的全球巡演,可是卻由於年齡和身體的原因沒能如願。很遺憾!

然而七十多歲的關貴敏先生,卻仍然活躍在世界巡演的神韻舞臺上, 2017年1月11日在美國紐約林肯中心的神韻晚會上72歲的他又登臺獻唱。觀眾在享受他歌聲的同時,也為他堅強的意志和崇高的品德而熱烈鼓掌!

關貴敏說:「如果不修煉的話(法輪功),那基本上就是在家曬曬太陽。抱抱孫子,基本上就是老態龍鍾了,顫顫巍巍的了。」
我們都知道,關貴敏是在1983年得了人類無法治癒的肝硬化,到1996年他有緣修煉了法輪功,通過修煉不僅使他的肝硬化得到了康復,而且精力還超常的好。他在2012年被【細語人生】採訪時說到:「16年前我是藥罐子什麼藥都吃過」,然而16年後的今天他又說:「我16年來一顆藥都沒吃過」。是啊,七十多歲的人啦,16年來一粒藥沒吃過,身體還如此的棒。這在人間難道還不是個奇跡嗎?

說到奇跡,【細語人生】的主持人在採訪關貴敏時談到:「目前神韻所有的歌唱家,在舞臺上的演出都是不用麥克風的,面對觀眾直接演唱,而且唱出的聲音非常有穿透力,非常有震撼力。」我們都知道,一個歌唱演員如果沒有那個功底,達不到那個境界,是不敢脫離麥克風的,不然就演砸了。而神韻的所有演員,尤其是像七十多歲的關貴敏在演唱時都不用麥克風,直接面對觀眾演唱。唱出的聲音不但效果很好,還讓人的內心深處感受到了中華神傳文化的美妙,給人享受讓人受益。

為什麼神韻演員能做到這一點?關貴敏先生談到:「我們神韻藝術團,他的唱法就是神韻的唱法,這種唱法高於其他的一切的傳統的歌劇的唱法,是要恢復到最原始的神傳人時候的唱法」。這樣的唱法當然是與眾不同,因為它超越了人類的一切唱法。

當主持人問到關貴敏在多年的巡迴演出,所遇到最精采的故事時,關貴敏說到:「最大的故事是經常受到中共的干擾」。那麼中共為什麼要干擾神韻的演出呢?關貴敏說到:「因為它是不信神的嘛」,「神韻推廣的是五千年來的中華傳統文化」,「那麼大家都要信神的話,那就不信它了」。所以中共是非常的害怕,這就是中共要干擾神韻的根本原因。

如何干擾呢?我們都知道,中共的祖先是由一幫地痞、流氓、無賴成立了巴黎公社後造反起家的,所以中共的本質,它的所作所為就是一副流氓相,中國人經常說:死豬不怕開水燙;背著牛頭不認髒。這些詞語就是中共邪黨的真實寫照。

舉個例子:中共為干擾神韻,2011年底,在網上不斷的造謠說關貴敏已死。關貴敏說到:「他們造謠 我都死了不止一次了」,可是呢?「人們一問,好了我還活著,挺好」。中共這些謊言往往都是不攻自破。

可是讓中共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無論它採取什麼樣的流氓手段都無法干擾到神韻的演出,而這些干擾又恰恰都成了神韻演出的免費廣告,使神韻的知名度一年比一年高,觀看的人數也越來越多。並且前來觀看的不僅是海外華人,那些西方人,尤其是西方那些上流階層的人都紛紛買票來觀看。為什麼?因為神韻演出的是真正的中華神傳文化,那演員的動作、服飾,場景的畫面等等所表現出的都不是人間的東西,而是天國世界神聖的景象,大家想一想,這樣的演出誰不想看,誰不愛看?正如關貴敏所說:「我在演出中這麼多年,我們親眼看到體會到,觀眾都在流淚。他們說:看了我們這個真正的中華傳統文化,他們非常感動」。那當然了,那是神在慈悲的召喚,那是我們回歸天國世界的希望!中共這個邪黨它怎麼能知道這些呢?

中共的干擾在起不到作用,又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它又開始耍花招了。關貴敏說到:「它就想學我們」比如:神韻在全世界巡迴演出時,中共惡黨曾多次派出國內頂尖的所謂藝術專家去看神韻,他們不是去看去學中華的傳統文化,目的是要偷偷的模仿和學神韻的這些技能,這就是中共邪惡的本性。可是最終的結果卻是白花錢一無所獲。為什麼呢?

因為神韻演出的都是人類早已失傳的東西,是人類最高的藝術技能。這些所謂的藝術專家,他們連聽都沒聽說過,根本就看不懂,還如何模仿?就如同一個文盲,你不從頭教他,光讓他自己去看去學,他能看懂、能學會嗎?從另一方面來說,這些人類藝術的精華是神傳給人的,是用來謳歌神,弘揚傳統文化和人類的普世價值的。而中共所宣揚的是無神論,給中國人灌輸的是它的黨文化;毀滅的中華五千年的文明,歌功頌德的是共產邪靈。大家想一想,神能允許把這些藝術最精華的東西傳給它嗎?

如今神韻在D.F.先生親自的編排和傳授下,把這些已經失傳了的人類最頂尖藝術全部拿了出來,呈現給了全世界的新老觀眾,使他們震驚,使他們收益,使他們感受到了天國世界的神聖與美好,也感受到了神慈悲的召喚。

大家想一想,關貴敏在神韻這樣一個高境界的藝術環境中薰陶,在D.F.先生的親自指導下,再加上自己的藝術天賦,那真可謂是如魚得水,就如同插上了神韻的翅膀,不斷的在天宇間翱翔。願關貴敏先生能飛得更高更遠!(新唐人)

下面是關貴敏在2004年唱的兩首歌,請朋友們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