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晋博士:中澳关系将会走向何方?

0
211

(秦晋,澳洲悉尼大学社会学博士,民主中国阵线主席,《求索与守望——中国民运江湖回望录》一书作者)

一、澳大利亚走在对抗中国的最前面吗?

澳对抗的是中共,不是中国。当然,为了习惯起见,我们可以有个约定或者共识,这里的中国,实际上指的是中共。我一直很自觉地把中国和中共做了区分,而且很早,至少15年以前,一直到了美国国务卿彭培奥将中国与中共做出区分,世界上其他国家才有所领悟和改口,但是远未蔚然成风。其次,我不认为澳政府在对抗中国的问题上走在了最前面。

澳洲五眼联盟之一,传统上跟随宗主国英国,二战后跟随美国。在世界政治格局中,一直扮演着一个忠实于大哥的小弟弟的角色,韩战、越战、两次海湾战争,总是跟随着美国。价值观属于民主自由世界,国家安全上主要仰赖美国。澳洲也有强出头的例子,中澳建交早于美国,1972年,执政的是左倾的工党。1999年美国希望澳洲跟随美国在联合国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澳洲就没有听从。此事我记得很清楚,我当时与澳洲外长有过一个会谈,内容两项。一,在国际上批评中国人权问题。外长唐纳明确告诉我们,澳洲不认为对中共直接批评有助于中国人权的改善和进步。那年只有丹麦出头提出动议,批评中国的人权。我还清晰地记住了那副漫画,丹麦被画成王维林的形象,孤单地阻挡中共天安门坦克。以后丹麦被北京修理,丹麦以后也学乖了,从此再也没有见到丹麦对北京有强硬的政治姿态。二,问澳洲是否欢迎中国著名异见人士魏京生走访澳洲。外长表示欢迎,但是在时间安排上不要为难澳中关系的维护和发展。紧接着外交部高级官员与我们会谈,明确要求我们不要为难澳洲政府,千万不要把魏京生访问澳洲的时间安排在中共最高领导人江泽民之前。

要知道,天安门事件以后,中国在国际上有过一段短暂的孤立期。最先倡导对于中国把人权与贸易脱钩的是澳洲的基廷政府,提出的时间大概是1992年,那次是领导世界新潮流。

中国进入世贸以后,澳中双边贸易突飞猛进,在整个世界满腔热情接纳中国,把中国变成了世界工厂,澳洲鼓励抓住中国经济起飞长浪(long wave),那是在2003年的时候。胡锦涛10月份访问澳洲,两国贸易关系更加紧密。我记得我受邀为一个政治刊物提供一篇文章,那是我第一篇用英文写的文章,同期有胡锦涛在澳洲国会的演讲全文,澳洲总理何华德的演讲,前总理基廷的文章,我第一次看到了他用了中国经济发展长浪一词。唯独我的文章唱的是反调,中国能建立起没有民主政治地基的经济摩天高楼吗?很孤单,真是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也就是从那时起,澳洲采取了经济繁荣上以中国为依托,国家安全上则依赖美国。这是一种比较取巧的两头得利的国家政策。这个状态维持了15年以上。澳洲的安全靠美国,澳洲的繁荣,则需要摆脱美国保护伞,靠自己另谋生路。

中澳关系开始发生变化是在2017年以后的事情,从潭宝总理开始,标志性的事件是澳洲总理怼北京当局,还用令人喷饭的中文表示了澳洲人也站起来了,这句中文大概是他向他的儿子那里学来的,好像他儿子娶了个中国女人做老婆。

给大家的印象澳洲走在了对抗中国最前面,有两个细节不能忽视,而且是细节决定大方向。一是澳洲执政的政党持保守主义,它在重大问题上容易踩准步调,更重要的是美国领导了政治倾向的转变,川普已经是美国总统了。如果没有川普带这个风向,我估计再借个胆子给澳洲可能还是不行的。澳洲在诸多重大问题上与美国保持一致,也许是这个表像给人澳洲似乎最坚决,最勇敢。其实不是,是巧合。如果2019年5月的澳洲大选是工党胜出,那么今天的澳洲是绝无可能对北京采取这个坚持价值道义的立场的。持保守主义立场的政党对于中共侵袭具有一定的免疫力,而取自由主义政治主张的政府很容易与北京同流合污,因为两者基本属于同源。看看现在澳洲亲善北京的政治人物,大都是前工党政府的历届总理和高阶官员。联盟党方面的过气政治人物投向北京的就少一些。

客观地说,这一届澳洲政府在应对北京攻势方面,做得还是有板有眼的,很不错。但是今后是否能够坚持下去,我比较忧心忡忡,因为领头的美国已经倒了下来。澳洲独力难支啊。我在去年11月5日,美国时间11月4日,当我看到了美国大选拜登曲线后就向一位政府参议员,他恰好有事来悉尼,我直言不讳地向他表示了未来澳洲的政治困难的前景,对他来说也是雪上加霜。

总的来说,我对澳洲过去若干年在对抗中共方面的努力由衷地赞赏。在西方国家中,对抗中共最为抱团的是五眼联盟,而五眼联盟中,除龙头老大美国,表现最好的是澳洲,其他三国英国、加拿大、新西兰的政治表现都属于及格线以下。冷战以后美国基本放弃了对世界的领导,川普入主白宫后重新领导世界,但他以商人CEO的莽撞方式领导世界,不容他人置喙,因此得罪整个西方。但是对未来的澳洲,我充满了忧虑。

二、中澳交恶会对澳洲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

过去近三十年里,澳中关系持续升温,贸易额不断加大。澳洲经济保持持续平稳繁荣,的确与中国的经济起飞和发展有密切关系。但是两个经济是互惠互利的关系,不是澳洲对中国的完全依赖。在很大程度上,中国对澳洲原材料的依赖程度都使得中国与澳洲保持良好贸易伙伴关系有重大意义。澳洲在与中国交往中一向谨慎,不同的澳洲政府在对待中国问题上有差异,但是不大。以取得澳洲国家利益的最大化。联盟党政府比较务实,把澳洲关系定位在“生意是生意”这么一种贸易优先的两国关系,在意识形态方面有差异,但不去对抗。工党政府则对北京的政治有更大的理解和包容。两国之间长久相安无事。但是当美中关系交恶了,澳洲的两头取巧的角色扮演就有困难了。去年澳洲率先提出国际独立调查武汉疫情的源头,的确让北京恼怒,因此开始给澳洲颜色看看。表面上中澳贸易发生逆转,中国停止进口澳洲产品,大麦、牲口、龙虾、澳洲煤等等。中国的做法打肿脸充胖子,停止进口澳洲煤碳貌似打击了澳洲,可是为此受害的更是中国民众,严寒的冬天缺乏取暖,不知造成了民众多大的伤害。而澳洲将煤炭转口其他国家,其他国家再加价转卖给中国。中国赢了面子却丢了里子。而澳洲的铁矿石仍然对中国出口,铁矿砂价格大幅度提升,中国是有苦说不出。不少澳洲民众却因为澳中贸易冲突得渔人之利,龙虾价格在澳洲本地销售大幅度下跌而大饱口福。澳洲经济不依赖中国,中国对澳洲的贸易制裁会对澳洲造成一些冲击,但是不严重,澳洲完全可以扛过去。我一位澳洲朋友,他曾经是前总理何华德的办公室主任,他经常就澳中贸易关系发表见解,认为澳洲没有必须对中国过分低三下四,澳洲经济不依靠中国,能够抓住中国经济发展的长浪固然好,若没有,也没有什么大关系。中国经济对于澳洲不过是一杯咖啡上面加了一层淡淡的咖啡知己而已。总体来说,澳中交恶对澳洲经济有影响,但是有限。中国经济起飞之前澳洲经济没有依赖中国,以后不依赖中国,也没有什么大关系。

三、香港局势会影响中澳关系吗?

我认为两者之间关系不大。在香港问题上澳洲只是随大流,并没有冲锋陷阵。现在香港局势的发展使得世界民主国家无法装聋作哑视而不见,从道义上来说,都会无关痛痒地发表一些言论和声明表示一下关注,但是都不会实打实地采取制约北京的政治措施。局势的发展,或者说是恶化对英美两国是一个政治考验,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英美两国的表现都非常的糟糕,根本就是放弃原则,放弃责任。尤其是英国的反应实在是差的不能再差,几乎没有人负起应有的政治责任,甚至是最后一任总督彭定康也由于缺乏政治远见和智慧放弃了对香港的应有的道义责任和关怀,英国首相约翰逊在我眼里就是一个政治白痴,英国的政治人物实在是一蟹不如一蟹。川普在2019年和2020年在香港问题上的表现和反应应该的零分,甚至是负分。澳洲的表现从2014年起也只能是得过且过,由于多国对香港新一轮逃亡潮给与了几乎没有封顶限制的移民配额,澳洲敞开大门迎接未来香港难民,不会影响澳中关系。北京将忙不过来,虱多不怕痒,中国将在这个问题上主要面对英美两国,澳洲打些擦边球帮助香港难民,不至于引起北京巨大的怒火。澳洲虽然只是随大流,在英美国家中的表现还是属于好的,比不过美国,却比得上其他西方国家。相信澳洲只要现政府能够维持连任,对香港的关注和支持只会增大不会减小,而且也不会引起北京的的巨大报复。以前世界对北京在香港的恶行充耳不闻,现在情况变了,武汉瘟疫和香港明目张胆的毁约,都已经遭至全世界的侧目,这个时候澳洲更多地给与香港同情和帮助,北京已经没有弹药在这个问题上枪打出头鸟了,而且澳洲还不见得跑到英美的前面。

我对香港长期关注,也想通过香港作为支点启动中国的政治变化。无奈人微言轻,不能奏效。呼吁港人上街争取双普选的倡议是2011年3月发出的,比占中三子早了两年。2014年占中末期,我悄悄进入香港,亲眼目睹香港的占中运动的尾声。并且订出计划希望维持香港占中运动的热度,邀请彭定康参加。彭定康获得了我的信息,婉拒了我的请求。2015年和2017年两次为香港举行国际研讨会,分别在澳洲和日本举行。2016年力邀李柱铭走访英联邦国家澳纽两国,并且为他们安排了行程。李柱铭偕陈方安生一起走访澳纽两国,但是成效不高。我推测原因有二:一是澳纽两国都刻意回避,尤其是新西兰;二是陈方安生患有政治洁癖的毛病,无意中损害了他们力图达到的政治目标可行度。那次李陈二人在澳洲只会见了外长,总理没有会见。我为两位老人家不辞辛劳为香港的奋力感到钦佩,但是他们的不彰成效也让我感到无奈。

四、澳大利亚应该抵制中国冬奥会吗?目前有澳大利亚议员呼吁抵制北京明年冬奥会,但也有杂音,如有人认为政治与体育应该分开。持这个观点的人首先是无知,其次是自私,第三是双重标准。我不能确定是政界人士还是体育界人士持这个看法。在这个世界,几乎没有事情是与政治无关的,不是直接关联也是间接关联。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在中国是常见现象,因为无知和自私把自己圈在自身领域和象牙塔内。这个现象在西方发生,在澳洲发生,足见中共政治影响力和渗透力的威力强大,在整个西方开门揖盗的氛围和生态下中共对外细润无声地有效性。这不仅是体育界,在宗教界,几乎是各行各界的通常现象。这个世界上的事物几乎都是相互关联的,没有直接关联也有间接关联。尤其是政治与所有的事务都有关联,也就是说,政治是所有事务的总纲,有抓一纲万目张的作用和影响力。

认为体育与政治应该分开实际上是掩耳盗铃和对世界认知的无知和自欺欺人。好像谁都想与政治撇清关系。但是政治就是关联体育,体育不想关联政治就如同湿手捏面粉,想甩也甩不掉。政治与体育两者的关系是主动和被动的关系,主动方是政治。在中共执政的中国,政治掌控一切。在西方还可以做到政治不干预体育,在中国则是政治必定干预体育和其他各行各业。国际奥委会和其他体育组织都只承认大陆中国而不承认台湾,无视台湾不在中国大陆政治管辖之内这个事实,这不是是政治干预体育?

持体育与政治分开这一观点的人如是在中国,那就是为中国的权力戴上假面具,为中共政府吹喇叭抬轿子。如果在中国以外,则是要么无知,要么被中国收买。

呼吁抵制中国明年的冬奥会不能被视作为孤立中国,而是对这个世界的政治现实和良知正义的重新审视。首先,这个世界长期缺乏正确的良知正义,对世界政治现实的不理解。这个呼吁是对世界的政治错误做出纠正的要求。其次,中美建交以后整个世界都跟风,对中国的认识都发生了严重的扭曲。无论是政治精英、经济精英、文化精英和其他各界精英,对中国的认识都越来越退化,从略有认识向无知转变。对中国问题保持清醒认识的只有具有中国生活经历并且对中共政权有深刻认识的极少数政治反对派人士。一直到了美国的余茂春把中国问题对蓬佩奥做了条理透彻的分析厘清以后,美国人开始如梦方醒,开始区分中国民众、中国政府、中共等方面的不同条块。不然总是眉毛胡子一把抓,剪不断理还乱。如果这个呼吁得到世界上广泛的理解和支持,并且能够使得国际奥委会用一下脑子,重新找回良知,并且移地举行冬运会,非但不是孤立中国,而是解救中国。当然中共是会有被孤立的感觉的,担心中国因此遭受孤立而适得其反是完全的杞人忧天或者是对认知的错位。 [博讯首发] (https://boxun.com/cgi-bin/news/support.cgi?art_id=pubvp202103180023)(博讯 box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