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晋:尘埃落定的2022年澳洲联邦大选

0
593
秦晋
“澳中关係本质上不是“两国之间”的关係,确切地说是“澳洲跟中国共产党的关係”。扩展开来,所有西方
国家与中国的关系,都是与中共统治阶层权贵的关系。这一点西方国家的政客是不明确的不清楚的,西
方国家的民众基本也懵懵懂懂的······”

作者秦晋:全球民主中国阵线主席、悉尼大学社会学博士

2022年澳洲联邦大选尘埃落定,长达九年的保守主义联盟党(自由党/国家党)执政至此中断,由左翼的安东尼.艾巴尼斯(Anthony Norman Albanese)领导的工党结束在野,再主澳洲政坛。

5月21日选举日当晚,澳广中文节目在选情尚未明朗之际电话採访,笔者认为联盟党继续执政能确保澳洲在全球局势变幻莫测之际仍能维持经济平稳和国家稳定,而且在外交上能够抗拒来自专制中国对澳洲的渗透和威胁。对于未来政府,外交上的难题还是坎培拉与北京的关係,认为联盟党继续执政,他们有足具的意识形态理念对专制产生自然免疫力,有政治智慧按部就班,一如既往。如果工党上台,则希望工党能够切实调整与北京的关係,坚持澳洲的价值原则,澳洲利益高于与北京意识形态的亲近关係。

记者问有无对选举中的舞弊现象产生疑问,也有一些强力支持右翼新政党联合国家党(United Australia Party, UAP)的选民对这次选举使用可以涂改的铅笔产生疑问。笔者却坚定认为澳洲选举基本是乾淨的,不存在选票作弊现象。各政党对选举结果都接受,没有产生美国民主选举弊端的巨大疑问。澳洲不同政党在选举中採取隐蔽低下的手段和策略在过去时有所闻,这也是愿赌服输,由觉悟的选民自己决定是否责罚隐蔽低下竞选策略使用者。

多名落选的自由党议员公开表示对莫里森(Scott John Morrison)的怨气,认为他们的落选是莫里森的“巨大的拖累”。传统自由党选区温特沃斯(Wentworth)的再度失手,落选议员本人没有犯错,他已经很尽力了,亲力亲为上门推广,但是对手是一位青色(teal)精明美丽的女性,实在无法抵抗这一波的衝击。这个席位的基本盘鬆动,应该源于2018年前总理马尔科姆.谭保(Malcolm Turnbull)退出政坛进行的补选。更要命的是副领袖兼财长乔希.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的落选,破纪录地使自1944年近八十年为自由党拥有的席位易手。他的落选使得昆士兰省的前国防部长达顿(Peter Dutton)可以无悬念地成为自由党新领袖。

对于澳洲这次政府更迭,事后诸葛亮的评论各异,莫衷一是。维多利亚省自由党议员阿兰.塔吉(Alan Tudge)认为自由党在墨尔本失去如此多选票的原因,是那里的澳籍华人因为自由党对中共使用的严厉语言反应不佳。根据他的说法,这导致澳洲华人社区中16%的人脱离了自由党。他相信自由党採取了正确的立场来捍卫澳洲的主权,但是自由党应该重新考虑语言的使用来与那个社区重建信任。

【阅读精彩全文」请点击《独家报道》https://www.scooptw.com/thinktank/mountain/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