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晋:塔利班、中共和世界新轴心 Taliban, CCP and the world

0
339
秦晋博士
【2021年9月1日】(明德网)《塔利班、中共和世界新轴心》一文作者是民主中国阵线主席 秦晋博士,英文版本链接: Taliban, CCP and the world   https://www.onlineopinion.com.au/view.asp?article=21609

历史上这一天:2021年8月15日,曾被美军仅用几个星期彻底击溃的塔利班卷土重来,以摧枯拉朽之势,推翻了由美国扶持长达二十年的阿富汗民选政府,因此将宣告阿富汗民众重新进入黑暗世界。

1945年的这一天是日本宣告无条件投降日,中国人欢呼雀跃,欢呼着八年抗日战争的艰辛胜利。这一天必将载入史册,两厢比较,反差是多么的巨大,多么的讽刺。这一天对美国是奇耻大辱,对民主世界是严重挫折和衰退的拐点。

这一幕与1975年南越阮文绍政府被北越攻陷如出一辙,都是美国彻头彻尾的失败。毫无章法的撤军,显示了拜登政府令人叹为观止的无能。美国力量强大但是软弱无能,塔利班力量弱小但是野蛮,拜登的愚蠢听任野蛮战胜文明。

阿富汗之乱必将引发对台湾安全的重新思考,人们猜测拜登是否会保留美国协助台湾对抗北京武力统一台湾的军事冒险的意愿和决心。塔利班的成功肯定会激起北京企图强行占领的野心,拜登是否也会在阿富汗、1975年的西贡和1946年的中华民国这样做,放弃保护台湾的道义义务?

阿富汗的易手可能会在北京的脑海中产生一个新的愿景,以北京为起点,形成连接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叙利亚,甚至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广阔欧亚大陆的新轴心,从而进一步形成对垒西方民主世界的新博弈成为可能。

撤军没有错,但是威慑力必须保持。2020年初苏莱曼尼等伊朗高官被美军无人机斩首行动把伊朗震慑住了,伊朗和叙利亚都消停了。从中东其他地区撤军没有如此让美国难堪丢脸。

拜登窃取白宫,不仅得到了他所在政党、主流媒体和世界各地各种势力的支持,也得到了许多名副其实的共和党大亨的支持。全世界白左和短视右翼以及各种各样力量联合起来扶持白痴上位。拜登的无能和政策软弱诱发了今年的巴、以冲突,缅甸军政府推翻民主选举囚禁昂山素季美国没有展现应有的领导能力,这也为塔利班重新席卷阿富汗做了变相的鼓励,铺平了道路。

世界的政治病毒也需要梳理溯源。从国际政治上观察,今天塔利班势如破竹,有背后的强力支持,就是北京政权。如果说过去北京还犹抱琵琶半遮面,现在早已登堂入室公开亮相。习近平敢于如此操作国际舞台,盖因川普不在白宫,对中共的直接打击力已经不复存在。这也是中共与美国和西方进行的战略和博弈,寻找对手的薄弱环节谋求突破。阿富汗的突变让北京取得了博弈的砝码。

从意识形态上考察,今天世界的发展中,真正努力引导世界走向进步、安全和繁荣的力量保守主义处于严重的弱势状态。在民主世界中,尤其在美国则是倾社会主义的民主党窃据主导地位,在欧洲则有法德两国最高政治领袖的遥相呼应,而英国的约翰逊虽然披着保守的外衣,在影响世界大方向做出抉择时却会毫不犹豫追随社会主义的拜登。希望引导世界发展健康走向的保守主义处境十分艰难。

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本来就是同源。共产主义起源于德国的马克思,而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的组成部分中有一部分来自法国的圣西门、傅里叶和英国的欧文的空想社会主义和更久远的乌托邦。中共和美国民主党有思想同源,因此相互帮助。中共席卷大陆,得民主党杜鲁门协助,美中建交得卡特一锤定音,中共经济腾飞后回头戕害世界得克林顿帮助进入世贸。今天拜登在白宫,中共基本无虞。

世界局势将更加纷乱,两种对立的政治制度、意识形态和综合力量的对抗和争霸将愈演愈烈。以中共为首的一方清楚自身的终极目标和诉求,而以美国为首的一方则不知道自身在何处,也不知道对手在何方。

今日险象环生的危局要破解也非难事,文明世界在纷繁复杂中找到最主要的对手,这个对手就是邪恶的中共,给予致命的一击,最主要的邪魔倒下,世界立刻清平,世界所有的问题都可迎刃而解。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白宫问题。只要拜登和民主党盘踞白宫,它只会让世界在困境中陷得更深,而不会缓解。然而,这个头等大事只能由美国人自己解决。问题的识别先于解决方案。#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