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窗二十载——魂牵梦萦当代海外民主运动第一人王炳章博士

0
1332
秦晋

作者秦晋:全球民主中国阵线主席,悉尼大学社会学博士

————————————————————————————————

最被人遗忘在角落的是在中国广东韶关监狱服无期徒刑的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创始人王炳章博士,他的
勇气智慧才华奉献胸怀和毅力不会输给前面提到曼德拉、昂山素姬、魏京生和刘晓波等人中的任何一位,
但是他得到的是最不公允的。
1999年6月2日与澳洲联邦国会人权委员会会谈。王炳章博士(右3)、人权委员会主席执政党议员Peter Nugent (左3)、人权委员会成员在野党工党议员Dr. Andrew Theophanous (右2)、人权委员会成员执政党议员Judi Moylan(左2)、胡尧(右1)、笔者(左1)。

现任民联主席锺锦江发了一个网络会议的通知,通知全文如下:

【今年,是“中国之春”运动40周年,而6月27日,则是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中国民联)创始人王炳章博士被中共绑架20周年的日子,为此,“中国民联”于本週末,举办一个网上纪念活动。请民运人士包括炳章的弟弟炳武一起忆述炳章,同时,我们呼吁国际社会持续关注、并促使中共早日释放王炳章博士。敬请各位参加。】

出于对王炳章的特别敬重以及钦佩他对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特殊贡献,参加了这个网络会议,表达了对王炳章处境的特别忧心。2002年王炳章身陷囹圄应该是他未能察觉北京针对政治反对派策略变化,依然把中共看作1998年,他“风风火火闯九州”时候的时期,他就成了中共严苛对付政治反抗者新策略首个试验人。在王炳章的后面则是彭明,而彭明已于2016年末,突然离奇地无端地殁于湖北监狱中,隔年7月13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也死于中共迫害。

2012年台湾观选以后,钱达(民联监委会监委,民阵成立后两届民阵总部监事会主席,后返回台湾出任侨选立委)热情好客,大度大方做东爲王炳章和民联举办餐聚。前排:薛伟、汪岷、宁勤勤(王炳章夫人)、徐文立。后排站立者:孙智本、钱达、笔者。

数十载往事,不禁注到心头

王炳章被捕后的中共十六大刚结束,笔者就推动组织了在澳洲悉尼科技大学(UTS)颇具规模的中国政情研讨会。方圆建议将那个会议取名为“海外民运——中国民联二十周年纪念”,同时呼吁王炳章的遭遇。我没有同意这个建议,不是这个建议不对,而是如果举行这样的会议,一大批书生学者型的潜在与会者就会因为会议的名称而退避三舍,逃之夭夭。可见民运在当时很大程度上所处的窘境,实在是门可罗雀,鲜有问津。

次年,又与澳洲的方圆等一起去澳洲外交部交涉此事,希望澳洲政府作为西方民主国家应该出于道义和良知为中国的民主和人权仗义执言。澳洲官员表示澳洲政府对于中国政府对王炳章的指控不认同,但是澳洲地区小国,只能保持关注,公开指责不便。又一年过去,2004年6月借到纽约参加“六·四”十五周年纪念活动机会,携多位民阵人跑了美国首都华盛顿,拜会了华盛顿一个国会律师团的代表,提出了王炳章案子,又提出了杨建利事件。律师代表表示先集中力量在杨案上,然后再进行王炳章案。

炳章的遭遇很令人悲哀,一个当代海外民运的首义举旗人,一旦锒铛入狱,国事变成了家事,只有家人王炳武等轮番去中国监狱看望兄长。民运人是否应该学一学动物,懂得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道理和情怀。

今天看到杨建利先生率公民力量为王炳章奔走,我愿为此鼓与呼。同时也想不禁考虑到,类似的彭明先生(不论他口碑如何,人缘如何),同在嫘绁之中,是否也伸出援手,不落厚此薄彼的口实。

杨先生集各类资源于身,可资用不同政治力量,还望能够毕其功于一役。(2008年9月)

应美国纽约傅申奇之邀提供“纽约营救王炳章集会”越洋书面发言

王炳章博士在越南遭受中共特工人员的越境绑架,而后被重判无期徒刑。这是中共当局国家和国际恐怖主义的具体实施。

3月初,王炳章在深圳被中共以间谍罪和恐怖罪判处无期徒刑。一时非常震惊,中共当局竟是如此流氓,到境外将人绑架入内,密藏数月,罗织罪名,而后狠狠重判。再一想中共本性如此,也不足为怪,中共此举符合它一贯的黑帮流氓手法。中共还没有彻底疯狂,若将被绑架的三人毁尸灭迹,谁又能奈何得了它,香港的梁华不就是这个结局吗。

王炳章是政治活动家还是台湾间谍和恐怖分子,我们民运人士和中共当局双方都心知肚明,但这不是双方进行口水战能辩得清楚的。流氓无赖如泼皮说胡话君子是奈何不得的,再加他身高力壮论动粗还不是他对手就更难办。对付流氓的办法是比流氓更流氓,但这也不是海外绝大多数绵羊性格民运人士的君子风格能做的,君不见美国堪称世界一流强国说打谁就打谁,也只能点伊拉克、伊朗、利比亚、古巴和北韩等五国为“邪恶轴心国”,真正的大邪恶中共摆在眼前小布什却不敢提。

我知道王炳章是二十年前在海外举起反对中共专制民主运动大旗的第一人,又在五年前1998年只身潜返中国大陆推动民间的反对运动,意在将中国的民主运动引向主战场中国大陆,堪称海外民运真正的、无愧的英雄豪杰。王炳章二十多年来一贯的政治观点和立场对中共专制的毫不妥协,尤为近年的政治行为相对其他海外民运人士的做派对中共专制政权最具威胁性,且明知自身弱小但仍敢于为了爱国爱人民不惜赴汤蹈火甚至以卵击石,理所当然最不能为中共容忍,必除之后快。中共当局当然不能给他安一个反专制求民主的罪名,可判长期监禁最好的而且最时髦的罪名非间谍和恐怖罪莫属。中共经常是最要面子但又最不给自己留面子,这次重判王炳章还是给自己留了点面子,若更不要面子什么都豁出去的话还可以其他滑稽可笑的罪名硬安给王炳章,就如魏泉宝和张林等几年前刚进入中国连犯罪时间都没有就给安上的罪名。

今天我们集会于此,能做的不可能是营救王炳章,虽有这个愿望,但实在没有这个能力。因为民运现在没有实际的力量,我们手中没有与中共专制进行交手的牌可出。我们零星地散居世界各地,没有组织,有组织也早就散了,只剩可数的几个满身伤痕的站立在飘摇的旗下;没有领袖,环视中国以外的全世界,民运领袖们不是被敌人打死了,就是被自己打趴了;只剩下对未来的美好幻想,中共专制大厦何日轰然倒塌。我们能做的是表达对王炳章的敬意,敬佩他对事业的忠和义,敬佩他为民运事业义无反顾,有智慧,有勇气,有胆略,敢献身。五年前王炳章的壮举,被人责为做秀、暴露了国内的民运力量。当时我就认为持这看法不是出于私心过重就是出于糊涂迂腐。从王炳章身上我们应该体会到什么,我真有感于王炳章在杨建利后援会上所讲,而后就身体力行了。王炳章的意志和精神能若干地影响时下的民运,民运可能会景气些。

今天在海外的民运组织和力量要向国际社会寻求公义,起诉中共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的行径,解救当今中国民主运动的一代英雄王炳章博士于中共的牢狱困厄。我本人借此机会表达对王炳章博士的崇高的敬意,敬佩他对民运事业的义无反顾,欣赏他的智慧、勇气、胆略、和献身精神。911 事件之后美国总统小布什一句名言是:We will bring the terrorist to justice or bring the justice to them。 那么我们也可以这么说:我们要将中共绳之以法或让中共接受历史的审判。(2003年3月于澳洲雪梨)

如果把邓小平1979年未处死魏京生看作中共对政治反抗者採取怀柔策略的开端,那么2002年越境绑架王炳章就可视爲这个维持了二十多年的怀柔策略的终结。

找出两篇怀念王炳章的旧文,既是对王炳章身陷囹圄二十年的无限担忧和怀念,也道出一些当代海外民主运动的生态和艰苦卓绝······

【阅读后续全文】请点击链接《独家报道》https://www.scooptw.com/thinktank/mountain/84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