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晋:痛悼王策博士

0
140
秦晋博士

惊悉王策博士去世,伤感之至。

第一次听闻王策是他刚当选为一个新组织的主席,“民联阵—自民党”。再一次听闻他消息的时候他已经坐监中国,他怀揣《确保中共执政三十年不变改良案》进入中国,希望规劝中共从善如流,进行政治改良。

第一次见到王策的时候已经是2007年,我特意去马德里。在西班牙马德里的民运人士我知道的好像以浙江温州人氏为主,王策博士是,曾同学万润南于清华的民阵创会成员李力也是,自学成材、悲天悯人的黄河清还是。

欧洲好像是温州人的天下,尤其在拉丁语系的国家如西班牙、葡萄牙和法国。在牢狱期间,王策用狱中使用的铁笔练就一种失传了八百年的’游丝草’书体”,有人建议我向王策索要墨宝。王策推说需要一种心境才能写就。我理解虽不一定是经过焚香沐浴,但总需要达到某种意境才可一笔挥就。索要未果。 以后数次在民运活动中有相见,有合作。

王策发起成立“中国共和党” ,可以视作为他在近年海外民运中的最后的努力。 王策平和谦恭,有学者风范,理念坚定,锲而不舍。 王策得年七十有二,杜甫诗云“人生七十古来稀”,但是现代人,这个年龄离去似早了一些,不禁令人唏嘘。 几十年的民运坚持,眼见得天将大亮,或者更长久的黑暗。王策遽然离去,令我辈同道心中伤痛楚楚不绝。 待到王师北定日,兄长灵前洒酒祭。 王策博士、王策兄,天国之路走好!

小弟秦晋

民主中国阵线 2021年1月11日澳洲悉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