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晋:业已开啓的2022年澳洲联邦选战

0
401
秦晋博士

作者:秦晋,全球民主中国阵线主席,悉尼大学社会学博士

——————————————————————————————————

澳洲联邦大选日确定在了5月21日,相比上一次的大选2019年5月18日推迟了三天。本届联盟党(Coalition)政府不多不少用足了全部三年的任期。现在是执政党和在野工党同时开足马力,做最后40馀天的冲刺,都在力争问鼎。

三年前的联邦大选联盟党获得连任,很是出乎预料。不过这个意外的结果,也为澳洲和整个世界的阻遏西方民主制度进一步滑向衰败有一定的作用,尤其是阻遏北京红色意识形态和软实力渗透继续泛滥澳洲有明显的作用。

澳洲选民看联盟党的政绩还是比较盲人摸象,有各自的喜好和局限,所以5月21日的选举结果在目前情势下还是扑朔迷离,难料胜负,各小党和新生参选团队都在跃跃欲试,期望有所斩获。

号称握有党员逾八万,超过传统工党和联盟党党员人数的澳洲联合党(United Australia Party)将在全澳所有151个选区投入选战,其口号就是“我们不能再相信自由党(Liberals)、工党(Labor)、绿党(Greens)、国家党(Nationals),要夺回澳洲人民的自由,只有投票给澳洲联合党”。该党创始人是矿业大亨克莱夫.帕尔默(Clive Palmer),他于2013年创立该党,基本依靠帕尔默个人财富运作,理念遵照帕尔默个人的愿景。他比较类似美国的川普(Donald John Trump)总统,靠自身的经济实力问鼎政坛。川普有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MAGA)),帕尔默则是“让澳洲变得伟大”(Make Australia Great (MAG))。

澳洲联合党对这次大选期许很高,希望一举推翻现在联盟党政府,也不让工党上台,而是自己获得下院的多数席位主政澳洲。这是一个从零开始的宏伟目标。

另一个也值得关注的小党是宝琳.韩森一国党(Pauline Hanson’s One Nation),该党1997年成立,已经有25年历史。除了韩森本人1996年当选过一届下议员,其他时候该党都只获得上院席位,无法取得下院席位。这次该党也力争在下院的角逐,争取夺得席位。

澳洲新的政治力量的崛起,大都是右翼,澳洲总体政治光谱是更加倾向保守主义。但是执政的联盟党却是处境艰难,总理莫里森(Scott John Morrison)备受压力和攻击,不但有在野党的挑战,也遭到党内同僚的猛烈抨击,真是裡外不是人。在大选之际显然是澳洲民衆所言的Underdog,处于下风,是否能够挺过选战,如三年前一样再创辉煌,似有悬念。

二战后的澳洲自1949年工党败落以后,迄今爲止73年中,联盟党执政长达51年(罗伯特.孟席斯()为主1949-1972,马尔科姆.弗雷泽()1975-1983,约翰.霍华德()1996-2007,艾伯特.腾布.莫里森()2013-2022),而工党执政期只有22年(惠特拉姆()1972-1975,霍克.基廷()1983-1996,陆克文.吉拉德2007-2013)。如果莫里森在此以哀兵姿态应战,再次战胜也没有胜券在手的工党领袖安东尼.阿尔巴尼西(),可使联盟党又一次执政长达12年。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

希望摆脱在野9年问鼎澳洲的工党也有它的难处,工党党魁阿尔巴尼西本来在澳洲声望远不能与曾经从反对党转变成执政党的几位领袖惠特拉姆、霍克等相提并论,相差距离甚远。而且选战才开始就已经犯错,在联邦竞选活动的第一天就受挫,竟然无法说清现金和失业率这些问题。

其二是工党的政治立场受到质疑,被举证工党是北京希望支持在澳洲执政的政党,政府方面抓住机会猛烈敲打工党,逼得工党回头指责政府爲了胜选操弄政治。以下的图片是个佐证,图中内容不言自明,对工党选胜构成极大损伤。鲜红的中共党旗中的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笑眯眯地把票投给工党,文字内容是:中共说票投工党。在澳洲有投票资格的华人中的部分对这个图片的感触一定很深,尤其是对中共专制深恶痛绝的华人会立刻反应过来,投工党等于投共党。这部分人的比例在澳洲应该不会超过百分之五十,但是毕竟图片很醒人,原先懵懵懂懂对工党有感恩戴德之感的澳洲华人会惊醒过来,不再票投工党。

2022年澳洲联邦选战开启

下面这张在澳洲微信用户中疯传的图片,对澳洲工党的损伤也很大。笔者无法落实这张图片的真僞,但图中的文字显然是质疑和批评工党长期的、一贯的边境政策。记得2001年8月澳洲发生坦帕号()船民事件,执政的霍华德政府採取强硬立场,坚拒这些船民于国门之外。而事实上却是悄悄地安置了这批人,但是表面的姿态让后来者望而生畏。此事翻转了同年11月的选情。早在5月,执政党的联邦参议员陈之彬告诉过我们参访联邦议会的一行人,政府已经开始为下台做准备了。由于坦帕号事件的发生,使得霍华德政府民调重新提升,从而最终改变了当年11月的选举结果。

2007年陆克文政府上台,大刀阔斧地修改联盟党政府的政策,其中有一条就是放宽了船民涌入限制,战乱频仍火纷飞的阿富汗、伊朗和伊拉克地区的难民趁此机会涌向澳洲,给澳洲带来了极大的困扰。有文章披露,在工党执政的6年里(2007-2013),有6万船民闯入澳洲,前期安置花费纳税人90亿,后期花费超百亿。而在自由党执政的9年裡(2013-2022),船民完全杜绝,史无前例。省下数百亿的纳税人缴纳的税款全都用于国民。因此不无担忧地表示:如今大选在即,又有数以万记的非法船民集结印尼,等待工党上台。

澳洲的联盟党比较类似美国共和党,而澳洲的工党则与美国民主党相类。川普上台前就表示要在美墨边境筑墙,以阻挡中南美洲非法移民的涌入。而拜登进入白宫后立刻颠覆了川普的边境政策,一年多来已有数以百万计人涌入美国。

现在澳洲的政坛可谓比较混乱,看守政府莫里森没有显著的优势。在野的工党虽然民调领先,但也非最终的选举结果。不同的政党的参选团体都渴望在此政治力量重新组合之际,乱中取胜,有所斩获。

澳洲虽然地处南半球,不在世界政治舞台的中心,但是澳洲政坛的变化对整个世界还有一定的影响。若非2019年联盟党幸运胜选,澳洲政治会有所陷落,也间接波及世界格局。因爲那次大选联盟党胜出,澳洲保守主义得以守住民主世界中一小块方寸,在世界范围内对于北京专制敢于有所遏制,勇于为地区和平发出正义的声音。至于2022年5月21日的澳洲联邦大选结果还不能远见未萌。

2022年4月11日
图片选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