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晋:自由西藏和当代民运—觉悟以后的身体力行

0
559
秦晋

作者秦晋,全球民主中国阵线主席,悉尼大学社会学博士

————————————————————————————
对西藏的认识就是这样慢慢积累起来的,在自己对西藏问题有了觉悟以后,就开始身体力行推动自由西藏和当代民运的合作,甚至是结盟。

山不过来,我走过去

2008年11月末首次组团走访印度达兰萨拉。

2008年11月末民运破天荒之举,自主组团前往西藏流亡政府属地,也是当今佛教圣地。尊者达赖喇嘛在
他的寝宫接见首次参访民运参访团,团内还有前中央社社长现台湾公视董事长的胡元辉教授、民阵创始
人前台湾立法委员钱达、前著名影星有中国荧幕第一吻《生活的颤音》大胆开创性表演的冷眉。

这次民主中国阵线组团到访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印度达兰萨拉,希望达到以下四个目标:

一、表达民主中国阵线和其他的民运组织和人士对达赖喇嘛的敬仰;二、增进对流亡藏人苦难的瞭解,倾听在绝望心情下继续争取西藏自由、保存西藏文化与宗教的藏人的心声;三、与流亡政府进行深层的沟通和交流,寻求改变中国现有政治现状的政治力量的组合与结盟;四、邀请达赖喇嘛成为包括不同族群的广义中国民主运动的精神领袖。

达赖喇嘛提议举行民运会议,他随时准备参加。

······


三个多小时拜会尊者达赖喇嘛完毕后,立刻去藏人特别会议现场。由于当年北京奥运,国际上藉此向中
共施压,拉萨地区发生民众抗争,中共镇压力度加大,造成伤亡,引起国际瞩目。在此背景下,世界各
地藏人代表汇聚达兰萨拉重新讨论流亡政府对北京的政治路线。广泛猜测藏人因此有可能修正中间道路
政策,我也想借此机会见证这一重大时刻。
还是晚了一步,会议结束,我们一行汉人的出现也引起了许多媒体记者注意,当即有多位记者围住我们
进行现场采访,我记得好像连续接受了至少四到五位英文媒体记者的轮番采访。在一旁的澳洲代表阿底
峡一直守候著我们一行,直接把我们带去晚餐的地点,那里有许许多多的会议代表,来自世界各地,更
重要的是流亡政府驻世界各地的代表,也就是使节大都回到达兰萨拉参加这个特别会议。
餐会由议长主持,我们受到隆重的接待,藏人把我们这个时候到访的汉人视为贵宾,坚持把我们拆开,
分散到藏人代表中,我有幸被邀请到最重要的驻外使节一桌,还被要求代表参访团做一个即席演讲。因
为事先毫无准备,只能用英文做了开场白,为了表达出我们此行的政治主张和对藏人诉求的理解,我要
求用中文发言,以保持思路的连贯和表达的顺畅。委曲了流亡政府高级官员贡噶扎西先生为我做了全程
翻译。他的汉语水平与我们汉人几乎没有区别,水平之高让我感到诧异。
这张照片在不久以后我写文章介绍达兰萨拉之行时候作为配图,还引起了一位老前辈王若望的遗孀羊子
的特别注意。半夜三更接到她的电话,开头她先表示歉意,但是还是架不住好奇之心问个究竟。是不是
法王达赖喇嘛给了你特别的加持,图片上显得格外的精神焕发和容貌的不同寻常。我说自己并不知道,
但再看一下照片,好像是有点那个意味。
我认识的藏人中汉语水平很高的有当时屈尊为我翻译的贡噶扎西。其他的是驻台湾12年之久的达瓦
 才仁;现在远“嫁”西班牙的桑杰嘉;流亡藏人议会议员格桑坚赞,他昔日委曲当了多年澳洲代表处中 
文联络官,总算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飞马分秒抵台湾接替了达瓦才仁。当然还有其他
的,只是相互间交往不频密。

2009年3月再访达兰萨拉

2009年3月组织全球各地31人组成参访团参加拉萨反抗中共暴政50周年纪念,烘托两大运动的同心同德共进退。

······

2009年拉萨抗争五十周年集会上发言。

2010年11月第三次组团参加拉萨日纪念为尊者提出的民运会议再做努力

新德里第六届国际援藏会议压轴演讲。
主持台北中国民主化展望国际会议。

······

2010年11月印度德里第六届全球支持西藏会议闭幕式上演讲

2014年末印度、台湾、香港三地走访(九合一选举,香港占中)

协助台湾民主基金会杨黄美幸副执行长安排组团专访印度,拜会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
达赖喇嘛对台湾放鬆他入境台湾弘法的限制表示欢迎,之后激起台湾民间的极大热情,由于马英九的首鼠两端,最终达赖喇嘛台湾之行胎死腹中。

······

2019年最后一次组团前往达兰萨拉

最后一次组团走访藏人流亡地印度达兰萨拉,深刻体会藏人艰苦卓绝的六十年,期待以后再度汇合地点应该是后共时代的西藏拉萨。

······

2007年布鲁塞尔会议与达瓦才仁

————————————————————————

西藏問題的概述

······

自从满清1912年退位到1950年中共军队入藏,西藏不直接接受中华民国中央政府的管辖,中华民国也没有放弃对西藏的主权。在这个时期,西藏享有事实上的独立38年,几乎没有受到中华民国的干涉。西藏既没有对外宣示自己的国家地位,也没有寻求国际承认,这个时期是西藏谋求独立建国重新取得国家地位的最佳时机。藏人实行的自我隔离政策,过于与世隔绝而错过了获得其亟需的主权国家地位的历史机遇。

1950年10月,解放军挥军进入西藏。面对著中共的军事行动,西藏寻求国际支持徒劳无功,只有南美小国萨尔瓦多发表声明谴责中共的军事行动,然而整个世界却都保持沉默。藏人在中国的军事压力下与北京签订城下之盟“十七点协议”,成为“一国两制”的滥觞。

西藏在中共建政后失去民族国家地位的不幸结果,是藏人首先失去了争取自身地位获得国际认可的机会,以后虽然不懈地努力,但是至今还没有成功。追根寻源是西藏对纷繁变化的外部世界缺乏认知。······

 

【阅读全文】请点击链接《独家报道》https://www.scooptw.com/thinktank/mountain/8356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