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晋:尊重个人选择,结束强制接种,重新团结澳洲

0
578
秦晋

作者:秦晋,悉尼大学社会学博士,全球民主中国阵线主席

————————————————————————————

甫进入2020年,新冠病毒首先从武汉溢出,如潘朵拉魔盒,如“遇洪而开”的魔杖,武汉虽封城,国际航班依然畅通,随著数百万人次外流,往四面八方去了,传遍全球各地。美国免疫学家福奇(Anthony Fauci)有先见之明,早在此之前数年,便断言川普(Donald John Trump)总统任期将会经历这么一场病毒大流行。是预见还是“大重置”的步骤?这是病毒溯源没有结果的根本要害和关键。

武汉病毒披坚执锐,波涛夜惊,风雨骤至,所向披靡。所到之处,无不谈“毒”色变,封城躺平。抵御病毒的“疫苗”最早在病毒爆发后数月就在中国羞羞答答地上市,美国和西方其他国家也不遑多让,在前后一年的时间裡多快好省地完成了按照常识和经验应该数年、数十年方能完善的医疗成果和突破的“辉瑞”(Pfizer)、 “莫德纳”(Moderna)等,闪亮登场。

人类有救了,全世界奔相走告,额手相庆。全澳洲民衆男女老少争相接种,一剂不够来两剂,接种率很快达到百分之七十、八十、甚至九十。一个Delta变异病毒,再一个奥米克隆(Omicron)变异病毒,把接种“疫苗”对原始武汉病毒的保护性和有效性打出原形,亟需第三针加强针来确保“疫苗”对病毒的防范,不然就不算完全接种。
普通民衆是从衆的,如同羊群,只要头羊勇于跳崖,后面的群羊都会奋不顾身地跳下悬崖。只有少数民衆不从衆,因爲他们本身不是羊,持的是另一种动物心理。他们持有怀疑心,怀疑一切,自我辨别,他们不接受病毒起源于蝙蝠,怀疑“疫苗”的真实性,宁愿冒风险承担牺牲,也不愿俯首贴耳,怀疑接种任何“疫苗”都有可能使自己成爲实验用小白鼠。无论政府实施何种政策和强制性措施,也无论媒体如何为“疫苗”接种强势宣传,都不爲所动,固持己见。

自去年11月20日起,澳洲各主要城市雪梨(Sydney)、墨尔本(Melbourne)、珀斯(Perth)、布里斯本(Brisbane)、阿德雷德(Adelaide)等地都发生了“自由集会”,抗议COVID-19(新冠肺炎/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强行接种。而且从那日起,雪梨几乎是每个星期六不间断地举行盛大的集会,转战不同的地点,每次人数都不会少于万人、十万人。

【阅读全文】请点击链接《独家报道》https://www.scooptw.com/thinktank/mountain/73507/

2022年2月12日在坎培拉发生自越南战争以来最大规模的抗议鸟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