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律师:抵制北京冬奥有实际意义 打开国际司法调查大门

0
290
目前已有民间团体发出抵制北京冬奥的呼声。
目前已有民间团体发出抵制北京冬奥的呼声。

【2021年04月08日】(明德网记者唐鸣谦报导)一夜之间,在美国国务院带动下,国际间兴起抵制北京冬奥的讨论。国际人权律师杰奥达·塞亚斯(Djaouida Siaci)接受美国新闻网站Axios采访指,抵制北京冬奥远不止象征性行动,有其实质意义。

杰奥达·塞亚斯是国际人权律师,侧重人权侵犯、种族灭绝及性暴力犯罪。她也是美国国务院3月31日发布的《2020年度人权报告(2020 Country Reports on Human Rights Practices)》的作者之一。她在采访中表示,如果国际社会能够联合抵制北京冬季奥运会,将有助于说服相关国际机构,展开与新疆种族灭绝指控相关的司法调查。

杰奥达指,外泄的政府文件及声明清楚显示了中国政府有意图地将新疆少数民族慢慢折磨致死(slow death)”,“非常明显的是,中国政府彻底或部分摧毁维吾尔族的行为,严重违反了其在《种族灭绝公约(Genocide Convention)》中承诺的义务”。

曾处理过缅甸罗兴亚妇女大规模被强奸案的杰奥达,特别提到新疆女性遭遇的性暴力。她说,系统性的性暴力给女性带来生理与社会性的羞辱,往往是强制剥夺某一族群中女性生育能力的明显标志。

而根据联合国的定义,强制剥夺某团体内成员生育权利是判定种族灭绝罪行的依据之一。

虽然目前未能证明在新疆存在广泛的强奸维族女性行为,但越来越多证据表明,强奸行为存在于集中营内,加上中共官方强迫维族女性与汉族男子通婚,强迫绝育以及强行且大规模地将维族儿童从父母身边带走,杰奥达说,这些“从长远来看,其效果与杀人完全相同”。

在国际社会开始斟酌中共是否在新疆犯下种族灭绝罪行时,杰奥达表示,全球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会将助于刺激国际机构展开针对中共的法律行动,相反,各国参与中共主办的奥运会,“是对所有人的侮辱”。

但同时,她对前景表示悲观,“没有人愿意站出来对抗中国”。她认为,中共从一开始就准备好用“恶意、阴险的行动”来压制外界的批评与抵制,并“粉碎所有向国际社会曝光其行为的尝试”。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Ned Price)4月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到拜登政府是否与盟友讨论抵制北京冬奥会时说,“这当然是我们希望讨论的事情”, 美国会和盟友进行密切磋商,基于共同利益、共同价值观协调行动。

但国务院翌日又通过电子邮件向多家媒体澄清称,普赖斯指的是美国与盟友采取协调的做法应对中方,并不是单指抵制冬奥一事。该声明还强调,美国对北京冬奥的立场“没有改变”,“我们从未与盟友或伙伴讨论过联合抵制”。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安全与防务客座研究员马明汉(Michael Mazza)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国务院虽然撤回了早先的评论,“但是对我来说似乎很清楚的是,拜登政府正在考虑这个问题,并且意识到对奥运会需要采取一些行动,并且已经开始与盟国和伙伴进行对话。”

作为重大国际事件,奥运史上曾多次抵制行动,但各国未能就抵制1936年柏林奥运会达成一致,使奥运成为希特勒宣扬其政治主张的舞台,成为奥运史上的耻辱。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国际间也曾因中共人权纪录而响起抵制呼声,但最终美国不仅派运动员参赛,时任总统小布什还携包括其父前总统布什在内的家人出席了开幕式。

2022年冬奥会定于2月4日至20日间举行。对于有杯葛意愿的国家来说,日前宣布不参加东京奥运会的朝鲜领袖金正恩已帮他们找好一个相当体面的理由——为避开肆虐的中共病毒疫情,剩下的就要看各国在利益与道德之间如何选择了。

时评人唐靖远在推特写道:这两天关于抵制冬奥会的话题突然很热,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正在“考虑讨论”联合抵制后,另一位官员出面声称“没有讨论过联合抵制”……这个话题很有意思,起码可以检验欧美联盟对中共强硬的成色如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