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享有尊严”——2022年澳洲悉尼世界人权日纪念集会

0
1229
秦晋

每年的 12 月 10 日,世界各地都会有个人和团体举行世界人权日纪念。

选择这一日期是为了纪念联合国大会于 1948 年 12 月 10 日通过和宣布《世界人权宣言》,这是全球首次阐明人权,也是联合国的首批重大成就之一。

今天(10日)参加集会的团体和个人陆陆续续地到了悉尼市中心的市政厅集会地点,主持人根据责任和应承发表演讲的主、宾的年龄和资历进行了顺序编排,应该是民运表发言,以凸显人权日与中国的直接政治关系。

牧师比尔·克鲁斯 (Bill Crews) 原定是来宾发言的第一位,他是联合教会的澳洲基督教牧师,悉尼内西区艾斯菲教区的牧师。他是长期的人权支持者,始终为人权受到侵犯的任何地方的人们大声呼吁,也是享誉国际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好友。但是牧师事先告知他因事无法准时到场,希望不要因为等他而耽搁了集会。

牧师比尔·克鲁斯 (Bill Crews) 在世界人权日集会上发言

正式发言从萨尔瓦托·巴博恩斯(Salvatore Babones)开始。萨尔瓦托,悉尼大学副教授,是一位政治社会学家,其研究重点是世界社会和世界体系结构。他的著作《新威权主义:特朗普、民粹主义和专家的暴政》被《华尔街日报》评为“2018 年政治最佳作品”。

萨尔瓦托是这么说的:

“根据中国财政部和国务院的最新研究报告,中国在过去 40 年里使 8 亿人摆脱了贫困。或者换个角度看,中国共产党一直让 8 亿人处于贫困之中,直到 1981 年,然后才慢慢开始舒缓他们。

但是,在让中国人民摆脱贫困之后,共产党开始建造巨大的社会监狱,首先针对的是民主活动家,然后是修炼团体,再然后就用于基督徒和穆斯林。这个党也从未停止过对西藏人的迫害。然后在减贫的第五个十年开始时,这个党开始在冠状病毒保护的面纱下将人们锁在自己的家中。今天,这个党似乎已经没有人可以关了,就把整个中国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监狱。”

萨尔瓦托·巴博恩斯(Salvatore Babones)悉尼大学副教授,是一位政治社会学家

萨尔瓦托还说:“随着贫困的减少,镇压加剧,这并非巧合。 20世纪80年代,人人都说经济自由化会带来政治改革的诉求——人人都是对的。(政治自由)的需求是存在的,而且还在增加。为了维持中共对权力的垄断,中共不得不转向采用更复杂(也更广泛)的镇压手段。结果是,就在 8 亿人摆脱贫困的同时,8 亿人被囚禁在极权制度中,唯一的出路就是移民——就像之前的苏联一样,中国现在正在拼命阻止其热爱自由的公民的移民。中国的新冠毒的限制措施已成为新的柏林墙。

对于你们所有人,以及政治人物,我在国际人权日的信息是明确的,是这样的:我呼吁大家一起正告习近平先生,拆掉你的墙!“

萨尔瓦托这句话应该是源自并且效仿已逝美国总统里根再西德格兰登堡门前对戈尔巴乔夫的大声呐喊。

接下来的演讲者是索菲·约克(Sophie York)女士,她是一名大律师,持保守主义政治立场,曾经于2019参加上澳洲联邦国会议员的竞选,自2018年末首次受邀参加中国民主论坛研讨会主讲一个议题以后,就成为中国政治和人权相关问题受邀者,而且是一位活跃的发言人,目前在澳洲悉尼一所主要大学讲授法理学和法律伦理学。

索菲·约克(Sophie York)女士,她是一名大律师

索菲说到:“人权是属于每个人的权利,每个人都可以合理地主张这些权利。这些权利基于自然法——它是普遍的、不变的、永恒的和跨文化的。他们应该在法规和实践中受到保护!从西塞罗到亚里士多德的哲学家都承认并肯定了这些可观察到的真理——人类生命具有与生俱来的价值,人权是自然产生的——最基本的存在。这些权利在与其他人的相同权利相邻的范围内享有。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国家已经制定了马格尼茨基式的法案来打击侵犯人权的行为。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是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在他们制止这些骇人听闻的罪行之前,我们不应该与其他国家进行贸易。我们要求所有国家的领导人承认并维护人权。如果不这样做,任何国家都不能自称文明和人道!”

鲍勃·文尼科姆(BOB VINNICOMBE) 是一位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澳洲人士,有关中国议题的活动,无论是集会还是澳洲电视台举办的听众问答,他都表现出莫大的兴趣。中共驻悉尼领事馆前的抗议活动,他都能获悉信息而前去声援。

鲍勃·文尼科姆(BOB VINNICOMBE) 是一位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澳洲人士

他的演讲就是一篇深刻的讨共檄文和对澳洲政客的无情揭露:

自惠特拉姆政府背叛中华民国台湾并与共产中国建立外交关系以来,澳洲政客一直在向中共卑躬屈膝。惠特拉姆试图阻止越南难民来到这里,因为他知道他们以此从共产牢笼中获得自由,而且知道他们不会票投工党。而前时为南越(阮文绍)政府工作过越南人在西贡像动物一样被关在笼子里。

1976 年 9 月 14 日,弗雷泽自由党政府上台执政,恰逢中共独裁者毛泽东去世,他的中国政策并没有改变。堪培拉的工党和自由党政客并肩站起来,发起病态的吊唁活动,赞扬毛泽东和中共。

例如惠特拉姆者这么说的:

“在毛泽东的领导下,……中国人民找到了目标,鼓起了力量,进行了巨大的革命斗争。”错误的。在毛主义统治下,数以百万计的人在灾难性的文化大革命中被杀害和饿死。

弗雷泽如是说:

“他调动了中国人民的巨大能量。 ……给了中国一个有效率的政府”。大错特错,是毛把中国变成了极权主义的警察国家。

甚至现在我们还有一位澳大利亚前总理称中国为“伟大的国家”(笔者推测是指基廷)。

因此,我们需要让更多政治家进入议会,例如迈克尔丹比、大卫舒布里奇、安德鲁哈斯蒂和参议员詹姆斯帕特森,他们了解中共的危险,并时刻准备为中国境内的自由而大声疾呼。

当然,大企业喜欢中共,因为他们需要奴隶般劳工,他们喜欢与一个每个人都按照政府行政命令做事的国家打交道,以及不断扩张的中国军工联合体对原材料的需求。像苹果和谷歌这样的科技巨头也犯有罪行,他们帮助中国政府审查和封锁中国人民可以看到的信息和来自中国以外新闻。

今天中共有辅之以狂热的汉族民族主义的共产主义邪恶政策,西藏、蒙古和东突厥斯坦被占领土上的每个人都必须成为中国人,他们的语言、宗教、历史和文化正在被抹杀。他们不被允许说自己的语言、 信奉自己的宗教。维吾尔人和藏人的儿童被带离父母身边,使得他们永远不会说自己的语言。当然中共还想征服自由民主的台湾。

令人欣慰的是,我们可以在电视上看到中国国内的一些抗议活动。但还有我们从未见过的更糟糕的事情,因为请记住,在东突厥斯坦的集中营内、在西藏的街道上,或者在法轮功修炼者、基督徒和其他持不同政见者居住的中国劳改营里,没有手机摄像头记录下他们被折磨并用作奴隶劳工,或者他们在健康状态下被杀死并被切碎,那么他们的器官就可以在一种怪诞的现代同类相食中出售。那就是我们应该说的中共就是食人党。

我今天要说的是尽可能大声声援中国境内的抗议者,因为中国持不同政见者的生命都很珍贵。

藏人命贵!

维吾尔族人命贵!

中国自由!

代表港人声音的是一个名为 “港人汇坊“的团体,演讲者Gabriel Wong先生。港人还在集会上放置了一张小桌,为呼吁释放黎智英征集签名。提起黎智英,主持人在现场告诉集会者,2010年12月在挪威奥斯陆有过一面之缘,但不认识,大有”有眼不识泰山“之误,因此在匆忙的时日里没有直接交流。主持人还回忆起2008年8月因为北京奥运缘故以民阵和中国自由民主党名义从台湾进入香港,准备取道香港进入中国,躬逢北京奥运盛事为之添砖加瓦。只是香港当局严格执行北京指令,严阵以待任何海外反对力量,在香港机场被阻,在机场拘留所滞留一天以后被遣返。是黎智英旗下的苹果日报闻讯派了两位记者随行去香港,因此非常感念黎智英对香港的民主自由法治的奋力维护。

“港人汇坊“的演讲者Gabriel Wong先生

代表维吾尔族群的澳洲维吾尔协会Australian Community Association的 买买提Mehmet Celepci先生也在集会上慷慨陈词,控诉中共在新疆制造的集中营惨剧。但是中共将这类集中营诡称为“再教育中心“。

澳洲维吾尔协会Australian Community Association的 买买提Mehmet Celepci先生在集会上慷慨陈词

越南裔社团“人权运动的希望火炬Torch of Hope For Human Rights Movement“的代表Joseph Hoang带上了自己的人马和旗帜也来赶赴这个人权日,要求发言。Joseph Hoang愤怒声讨共产主义的罪恶,声讨越共和中共。主持人因此不禁感慨:基辛格与越共领袖同享1973年诺贝尔和平奖,但是1975年北越就越过分界线解放全部南越,西贡沦陷,大量南越平民被逼投奔怒海逃亡,导致新一轮国际难民潮。安居澳洲的越南社区没有回头亲善越共,多年前澳洲民族台要播放粉饰越共的节目,招致越南社区强烈抗议,迫使民族台放弃播放。反观华人社区,就显得实在没有气节,好了伤疤就忘了疼,纷纷以回头拥共为荣。两厢比较,高下立见。

越南裔社团“人权运动的希望火炬Torch of Hope For Human Rights Movement“的代表Joseph Hoang带上了自己的人马和旗帜也来赶赴这个人权日

从来自泰国的Kanyanatt女士得知,他们在澳洲也有一个组织,Australian Alliance for Thai

Democracy。泰国不是君主立宪制吗,去过泰国多次,知道泰国腐败严重,对国王轻慢可以入罪,从来没有注意到泰国也有严重的人权问题。Kanyanatt早早来到集会现场,要求就泰国人权问题进行大声疾呼。

中国境内“白纸革命“发生以后,留学澳洲的中国学生举行过多场集会,也喊出了上海乌鲁木齐路上的政治口号。其中几位像是前次活动领导者姿态学生,也来参加人权日集会,并要求发言。本来看到年轻的莘莘学子身上发生的三十年未遇的醒悟,已有一丝欣慰。这位学生慷慨激昂,展现了他对中国政情比较清晰的认识。

压轴的是悉尼退党服务中心的代表,她说:今天是一个重要的日子,我们可以聚在一起为那些在共产主义暴政下失去发言权的人发声。首先,让我们看看中国人的最新退党人数。它是 405,746,184。这些勇敢的勇士,是中国未来的希望! 天安门大火陷害法轮功与乌鲁木齐大火导致数十名无辜维吾尔人丧生,虽然在很多方面有所不同,但都指向了中共不愿向公众揭露的阴谋。烈焰已经点亮了中共的恶毒面目和邪恶本性。 中共不是中国,更不代表中国人民。希望更多人看到中共就是要被铲除的病毒,拥抱一个没有中共的新中国、新世界!

悉尼退党服务中心的代表说:我们可以聚在一起为那些在共产主义暴政下失去发言权的人发声

孙宝强女士,上海女囚一书作者,八九民运上海地区的先锋人物,为此曾入狱多年,流亡澳洲以后从不间断地反抗中共暴政。为了向主流社会发出她的大声疾呼,不畏艰难,预先准备,用她不熟悉不擅长的英语向世界发出她对中共的怒吼。

孙宝强女士,《上海女囚》一书作者,八九民运上海地区的先锋人物,为此曾入狱多年

集会上,主持人直言不讳的提出了另一个角度的看法,认为世界人权日的纪念很大程度上还是一个表象,很抽象,不具有实质性意义。一个国家人权的是否得到维护和遵守与这个国家的政治制度休戚相关。

但凡尊重个人自由、实行民主选举的国家可以保障国民人权不受到侵害;对于所有专制独裁国家可以说是无一例外的都是人权遭受践踏的国家。联合国建立近八十年来,几乎没有对人权遭受践踏的国家和地区有过有效地制约,尤其是对于专制大国,如中共国,从来都是不敢直面,都是顾左右而言其他。这是联合国本身的问题,联合国默认正义与邪恶共存。

尽管如此,遭受人权践踏的人们还是可以用这个特殊日子向世界发出人权的呼救和呐喊。

中共国是人权遭受严重践踏的国家,西方世界领袖们长期以来对中共恶行有过有效谴责和制止吗?当年小布什公开指责世界上有几个流氓国家(Rogue States),分别是两伊(伊拉克、伊朗)和北韩,而真正的大邪恶大流氓中共,却不置一词。

近三十年来,特别是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来,西方对于中共的严重践踏人权行径都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有非政府机构对中共的人权践踏保持关注和谴责。今天中共在中国的倒行逆施,如果没有西方的默许,还不会有如此猖獗。中共是人权践踏的行为者,而西方就是纵容者。

对此,我们在此集会,对这个世界的人权问题应该拥有一个清醒的头脑。期盼中共国的人权进步,其先决条件就是人权灾难制造者中共退出历史舞台。把中共推上政治历史舞台的不是中国民众,是中国的外部力量,是苏联斯大林和美国杜鲁门行政当局。中共统治大陆祸害中国人民七十多年,从根源上是二战后美国行政当局一手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与斯大林携手帮助了中共推翻了美国二战盟友中华民国的结果,中国人民七十年来饱尝这一恶果。这个历史过程就是中共奴役中国民众的因果关系。而中国民众很无辜,觉醒很困难,改变现状更苦难。中国民众七十多年与中共的抗争,实际上是人与猛兽的较量,是人与魔鬼的较量。只有神力才能拯救中国民众。

中国人权改善和进步必须是政治民主化,实现这一步有两个基本条件:一是中国民众有所觉醒,二是西方民主领袖要彻底觉醒。这两个条件满足了吗?还远远没有。乌鲁木齐大火部分烧醒中国民众,才有了新近的发生的遍及中国的白纸革命。西方对中共的认识清楚了吗?也远远没有,G20峰会和APEC上西方领袖争相邀宠习近平就说明了他们的政治短视。

必须认识到,以美国为首西方为了短期经济利益而与中共同流合污,与中共长期的勾兑帮助了中共镇压中国人民的政治反抗,在一点上西方是很虚伪的。

集会者在此呼吁,西方民主政府领袖们应该醒醒了,不要为了短期经济利益继续与中共相互勾结,而变相帮助中共镇压和奴役中国人民,为这个世界停止滑向黑暗重新走向光明做出正确抉择和表率。

(作者秦晋,全球民主中国阵线主席,悉尼大学社会学博士)

主持人与两位演讲人
集会现场

***

此次悉尼举行的世界人权日纪念集会可谓五彩缤纷,绚丽多彩,出现了天有二日的奇观。世界人权日是
一个由头,以此来针对中共恶政治下的中国人权灾难。

一位本与民运无关的热心人方姓独行大侠,突然心血来潮,热情高涨,一定要推动这次活动,遍邀相关
各方人士:中共政治反对面民运、受中共政治破害的修炼团体、藏人、维吾尔人、新近被剥夺自由的港
人、遭受国际空间挤压的台湾,在愤怒声讨、引吭高歌、甚至可以载歌载舞中度过这个世界人权日。集
会下午2点结束,原本有多首歌词改编歌曲演唱,呼应上海乌鲁木齐路年轻人抗争喊出的“习近平,滚下
台!共产党,滚下台”等口号的呼喊,由于时间关系未能如愿进行。方姓大侠果然兴趣盎然引亢高歌一曲
意大利歌手帕瓦罗蒂“我的太阳”,是为2022年世界人权日集会的结束。

在此鸣谢这次集会中鞍前马后推动者和实践者,年轻的民阵新鲜血液:吴桐、符胜利、谢雪峰、郑微、
赵小飞、刁李杨;民阵澳洲地区骨干壁立千仞、张朵朵、高宇、简妮;以及资深民阵理事潘晴、社会民
主党主席吕易。还有远早于集会开始时间就到达集会地点,就为了参加这场集会的雪莉和黄拉姆等。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