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将迎来至少两轮强降雨 专家:大坝若挡不住洪水 将重创中共

0
1154
三峡大坝变形对照图(来自视频截图)

【2020年08月11日】(明德网沈雁综合报道)自5月下旬起至今,因持续强降水在中国长江中下游地区、淮河流域、西南、华南及东南沿海等地引发严重洪灾。据新华社报道,三峡水库8月中旬前将迎来至少两轮较强降雨,长江防汛形势依然严峻。有专家认为,三峡大坝若挡不住洪水,将会给中共执政合理性带来致命一击。

截至7月3日,官方统计已有17,000余房屋因洪水坍塌。 7月下旬长江2020年第3号洪水,27日过境重庆,千年古镇磁器口遭淹;29日过境沙市,水位为42.66米;30日过境武汉,汉口水位涨至28.44米。

致力于研究中国长江洪水的美国阿拉巴马大学地理学教授大卫·尚克曼指出,三峡水库无法应对今年这样严重的洪灾。他说:“三峡水库的总防洪能力只是大坝下游和长江中部的总洪水量的一小部分。但是像现在这样的严重情况下,它无法起到有效的作用。”

伴随着对三峡工程防洪能力的质疑,对大坝安全性和稳定性的担忧也随之而来。新华社7月18日罕见地承认,三峡大坝发生“位移、渗流、变形等”情形。报道没有指明具体数据,称“在正常范围内”。这一报道再次引发公众对大坝崩塌的担忧。

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旗下的《中国经济周刊》在回应上述情况时,引用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浩的话说,三峡大坝“抗压能力反而会在100年内水越泡越结实”;而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更表示,“假如原子弹直接命中大坝,其后果只是把大坝炸出一个大缺口”。

非政府组织太平洋研究所创始人彼得·格莱克是著名气候科学家,曾获得麦克阿瑟天才奖,他在过去数十年内致力于水资源研究。对于中国专家的言论,格莱克表示质疑:“大坝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更强大。大坝一旦修建就已经到位,而且你必须应对它的后果。 我希望我们永远不会看到大坝接受核弹测试。 这是一个荒谬的说法,也是我们希望永远不会看到的。大坝已经建起来了,在某些情况下可以运行。 但是我们现在开始拆除大型水坝,因为我们了解到它们对环境有多么大的破坏。”

那么三峡大坝能否挡住洪水?日本《产经新闻》驻台湾记者矢板明夫认为:三峡大坝暂时不会垮掉,因为中共政权的性质使他们会保大坝,而不会保人命的。他们为了保大坝会不停的泄洪。

矢板明夫本人曾亲历过2016年的邢台大水,中共为了保邢台石家庄大城市,在半夜突然泄洪,12个村庄被冲垮掉,死了很多人。然而这次的人祸却被执政者描述成自然灾害。那中共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在半夜泄洪呢?矢板明夫认为,如果事先通知老百姓,泄洪导致的房屋倒塌、农田受灾等问题就需要赔偿。而中共不想赔偿,就直接偷偷泄洪然后告诉村民是自然灾害,把责任推给老天爷。最后发两包方便面、一条毛巾,让老百姓都感谢共产党。

为什么中共现在会承认有泄洪呢?是因为现在人人都有一部手机,每个人都可以当记者,他们已经封不住信息了,干脆就避重就轻的承认一下。

自媒体人《刁子鱼(武汉老杆)》8月3日推文上传视频,显示三峡大坝23点关灯后6孔泄洪。有网友说,“三峡大坝关了灯再泄洪,这是在趁黑杀人了吧”。

就算中共再拼命泄洪,但是因为质量问题,三峡大坝卫星图显示目前三峡大坝已变形。

为转移公众视线,网易7月12日发表煽情文章《三峡大坝已经尽力了,请不要指责它了》,被网民认为三峡大坝已被宣布了死刑。

三峡大坝1994年年底开工,2009年年底建成。三峡库区的总库容量为393亿立方米,防洪库容量221.5亿立方米,而三峡大坝上游全年来水有4500亿立方米左右,三峡库区的防洪库容量不足上游来水总量的5%。自今年6月29日以来,三峡水库多次开闸泄洪以缓解水位压力。

据美国之音报道,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杰出研究员迈克尔·奥斯林认为,单独依靠三峡水库难以应对严重的洪灾,而其他小型水库和防洪基础设施的有效性也很难衡量。如果中共政府必须释放不受控制的洪水?那可能是灾难性的。 ”

迈克尔·奥斯林指出,这或许是文革以来中共面临的最严峻的考验,如果治洪失败,甚至是大坝安全出现问题,可能会导致抗议活动和骚乱,以及严重的人文、农业和经济问题,还要加上武汉爆发新冠疫情后的损失……这应该是中共非常担心的’黑天鹅’,它将会对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造成致命一击。

知名水利专家王维洛曾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三峡工程报批时提出了四个目标:防洪、发电、航运、南水北调,但最终只实现了一个目标–发电。目前每年发电的收入为二百多亿元。这些卖电收入,据称是归前中共总理李鹏家族所有。但接下来的大坝高昂维修费,却要老百姓来支付,包括后续的移民也要老百姓来买单。

众所周知,水利发电是利用水的落差产生的动能发电。既然三峡大坝的主要功能是发电,那么这么大一个库区的存在,必然导致天灾的加倍,即干旱时更干旱,水淹时更严重。很简单的推理:为了保证发电的需求,库区内水位必须达到设定高度,所以干旱时它要蓄水;而洪涝时则要放水。

而中共政府宣扬大坝抗洪功能,也由2003年的万年一遇、2007年的千年一遇、2008年的百年一遇、2010年的不要把希望全寄托在三峡大坝上,再到2020年的三峡大坝已经尽力了,不要再指责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