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官员通话录音:我不能讲了,再讲我就哭了

0
468
上海实施封城“清零”政策后,使一线防疫人员承受巨大压力(视频截图)

【2022年04月07日讯】上海实施封城“清零”政策后,使一线防疫人员承受巨大压力。日前,一名居委会官员与一名女护士的电话录音在网络热传,该官员在通话中数度哽咽、啜泣,“我不能讲了,再讲我就要哭了······我们都处在崩溃的边缘。”

“我们都处在崩溃的边缘”

4月4日,网上传出上海某小区居委会官员和小区内一名女护士的一段电话录音。据陆媒证实,这是上海市虹口区香港丽园小区居委会书记刘苗,与一名被医院急召需要返岗的女护士的通话录音。

录音内容显示,这名女护士住在封控楼,楼里有确诊者,但医院缺人手,需要她回去,希望她与居委会沟通。在通话中,该居委会官员讲到小区防疫人手不足,处在崩溃的边缘,忍不住哭了,令许多网民感同身受。

居委官员说:“你这个事情我知道,我不能讲了,再讲我就要哭了。”

他哽咽地说:“我知道我们缺少人手。我希望你回去返岗,知道吧,我希望你回到岗位上面,因为我们的医生太缺了,但是我不敢做主,你现在只要能够承诺,确确实实是返岗,那我就放你出去,写个承诺书,知不知道?”

女护士回答:“如果放我返岗我就住在医院了。”

居委官员抽泣着说:“好好,知道不知道,我们现在太缺人了,我不怕你生气,但是你要给我写个承诺书,你出去了最多只两点一线,你也可以回来,但你不可以到其它地方去,纯粹是为了工作才可以出去。明白吗?”

“我们现在都没有信心,我们都处在崩溃的边缘。”居委官员说到此哽咽了。

他叮嘱女护士做好核酸再出去,讲到小区防疫的难处,他再度哽咽:“我们现在就是没有人,我们整个小区一共来了3把枪,我们四五千人,我也处在崩溃的边缘。”

他又关心地问女护士有没有防护服,女护士回答家里没有,只要N95口罩。他叹着气说:“你看你怎么出去,你怎么保证不携毒株······唉,我不管了,你即然是医护工作者,为了上前线你就去,好吧。”

居委会官员说,“我现在我们真是没有人,(再度啜泣),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上门上门,现在整个小区3个医生怎么上门。”

他告诉女护士:“你假如要洗澡回来洗澡,我还是允许你回来,我给你个特别。”“为什么让你返岗,就是因为我想,让你出去了之后再给家里带点东西回来啊,不然的话都没有机会买东西,你现在可以把楼里面其他的人也买点东西,知不知道。”

女护士这时也感动地哭了,“好的好的,可以。”

居委官员说:“就这样吧,我们的情况不一样,我跟你说我昨天晚上13个阳啊,我们小区崩溃了,知不知道(再度啜泣)。”“但是你还得回到岗位上去,你不回岗位那边更缺人。”

这段通话录音令许多网民感动落泪,切身体会到在中共专制的极端防疫措施下,底层民众的无奈和痛苦。

网友表示:“听的我流泪了。”“领导一句话,基层跑断腿。”“政府领导都长点心吧,因为你们的失误多少百姓要为你们买单。”“最难的是基层啊,没点决策的权利,做决定都可能担责任,真出了事也没人保你。”

“我们昨天有医务工作者,回不来小区。”“看哭了,大家都不容易,上海为什么会沦为如今这个局面?”

这段录音至今并未遭到当局删除,还意外获得官媒转载,不过宣传的却是基层官员如何守责,而未提及当局防疫措施的弊病。 (点击观看视频)

女居委领导崩溃大哭:我无能为力

上海封城引发乱象丛生,近日网上曝光了多个电话录音,一些居委领导都已经濒临崩溃。

一段录音显示,一位女性居民打电话向上海浦东南新四村的社区居委会女书记抱怨,居住的大楼共10户人家,7户确诊,但没有被带走隔离,她害怕得不敢开门。

居委会女官员则诉苦说,自己也无能为力,“现实情况是上海所有的方舱医院,不管造好的还是没造好的,所有人已经爆满。”“我真的早上就是跟领导在这么说,上海的防疫政策完全就是混乱!”

女官员忍不住哭泣:“我也需要上面有好的政策来给我,我可以对居民有交代。现实是没有,没有!这个工作让我身心疲累,心跳100多。这我真的也做不下去,我也跟领导讲我无能为力。”(点击观看视频)

上海疾控中心女领导:我们感到彻底绝望
另一位上海疾控中心的女领导电话录音也在网络曝光,她披露当局不听取专业人士建议,强制封城清零。还揭示官方隐瞒疫情,欺骗民众,上海医疗资源濒临崩溃。

女领导对电话咨询的市民直言:“你可以把我这段录音放出去。我们都感到彻底的绝望,知道吧,专业人员我们做的累死。”“大家都是没办法,老百姓都是没办法。”

“我们专业机构也被逼疯了,知道吧?专业人员说的话几根本就没人听,现在把这个病变成了政治性的一个疾病”,女领导说,“花了这么多人、财、物去做一个流感的防控,现在你看哪个国家防流感这么防嘛。”

过,相关录音已被删除,当局还下令上海疾控中心人员不得发表与当局防疫政策相违背的言论。(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