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千西藏政治犯被关押 海外藏人吁国际抵制北京冬奥

0
767
在奥运期间因声援西藏而被中共拘捕的西藏学生组织8名成员,返回纽约后出席中国人权记者会。(摄影:黎新/大纪元)

【2021年12月25日讯】总部位于西藏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 Tibetan Centre for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首次公布最近三十年收集到的数千名西藏政治犯的详细信息,使得中共在西藏的人权侵害更加有据可查,并且推动海外西藏人权运动积极参与抵制北京冬奥的国际行动。

数据库足以让中共为人权暴行负责

这个项目是配合总设部在日内瓦的“人权信息与资料系统”数据应用程式“透明度”所取得的成果。

“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说,这个数据库审核了档案库里的每条资料,并且与类似数据库进行了交叉比对,还标注了每名政治犯出生地的GPS坐标。

这个项目的研究员丹增达瓦(Tenzin Dawa)告诉印度的藏人英文媒体《祖国》(Pahyul),在收集到的共计5518名政治犯中,有三千多人已经获得释放,但仍有1809人被关押在中国的监狱中。

同为研究员的尼玛唯色(Nyima Woeser)说:“5518不是一个小数字。这些都是经过证实的案子,有足够的证据才存入数据库。仅仅这个数字就足以让中国为暴行负责,如果它是一个接受真相的国家。”

“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还说,这些数据仅仅体现通过公开来源获得的资料,暗示还有许多非公开的案子等待挖掘。该组织称,有超过300个被拘案例的记录无法继续追踪,因为这些犯人服刑之后,其信息来源随即中断。

政治犯仅为冰山一角

有观察称,中共对藏人的人权侵害,政治犯现象只是冰山一角。

“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敦促国际社会谴责在西藏土地上持续发生的中国暴行,认为这些行为引发的关注太少,“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包括联合国和各组织与个人,务必施压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其对西藏进行同化的政府行为。”

“洛杉矶藏人社区”秘书卓次仁(Chog Tsering)告诉美国之音,文化和民族同化是中共和习近平目前在西藏推行的更广泛的政策。

卓次仁说:“更多汉人进入了西藏,导致藏人和汉人比例发生巨大变化。”

知名藏族作家唯色曾经在推特中说,“拉萨藏人人口占绝大多数?这我坚决不同意,以我的观察和了解,拉萨藏人与汉人比例至少在1:3,且不包括军队。在全藏(包括拉萨),汉族人口毫无疑问占绝大多数。”

“国际西藏网络指导委员会”成员达马丘(Tao Tenzing Dhamcho ), 目前也担任“藏人抵制北京奥运”发言人。他告诉美国之音:“中国政府正在对藏区的儿童和青少年下手。他们把4到18岁的藏人强制带离父母和家人,把他们送往寄宿学校,并在那里对他们进行政治洗脑,以抹去他们的藏人身份认同,并消除他们未来可能对中共的抵制。”

达马丘还告诉美国之音,中共对藏区强制施加影响,可以说是无所不及,甚至“无微不至”。

他说:“家里放有达赖喇嘛画像都是犯罪。就在今年,中共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温波镇逮捕了100多人,罪名是家里挂了尊者达赖喇嘛的画像,或者联络了流亡海外的藏人。想象一下,你在家里为人祈求,或者敬奉谁都被法律定义为犯罪。”

美国记者芭芭拉·德米克(Barbara Demick)曾说,她担任《洛杉矶时报》北京分社社长时,于2013年初次进入四川的阿坝县。她说,她惊讶于每一座寺庙中的监控摄像头,以及城镇中无处不在的军队和警察。

达马丘说,中共统治之前,藏人区原本有寺庙5000多座,现在大多数都已经被毁,“剩下的也被政府办成了旅游景点。”

美国会再提西藏议题,藏人抗争为国际抵奥推波助澜

美国60多名国会两党参众议员星期二(12月14日) 致函美国国务院,对西藏自治表示支持,并呼吁推动保护藏人权利、自治与尊严的西藏政策。

“洛杉矶藏人社区”秘书卓次仁告诉美国之音,藏人的诉求仍然是达赖喇嘛提出的“中间路线”,即期待在自由的环境下,保有和传承两千多年以来的藏族语言、文化、历史和宗教。

目前担任“藏人抵制北京奥运”发言人的达马丘说,海外藏人正致力于推动国际抵制北京奥运的广泛运动,以此促进国际社会将监督北京政府的人权行为作为关注重点。

达马丘告诉美国之音:“12月10号人权日,我们组织了十五个人权团体,在全国广播公司(NBC)的旧金山大楼前示威,并游行到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门前抗议。我们获得了巨大的媒体关注。”

他还表示,在此前的11月,藏人与维族人、南蒙古人、香港人、台湾人和中国异议人士一起, 发起了联署行动,将两百多个人权团体签名的公开信呈交给全国广播公司洛杉矶分部的高管,敦促他们停止和取消奥运期间的转播合同。

达马丘说:“我们告诉他们,转播比赛可能让媒体成为帮凶,甚至看似宽恕中共的人权暴行,容忍那些发生在藏人、维族人、南蒙古人、香港人和中国异议人士身上的种种暴行。”

达马丘引述“自由之家”的一份报告说,被中共非法占领的西藏,被列为人权最恶劣地区,与叙利亚齐名。

中国政府多年来一直强调,其治理让西藏从极端落后的中世纪状况逐步走向现代化,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得到大规模基础设施项目的推动。然而,部分人士也提出,那些发展是一面倒地让西藏的汉族商家、工人和游客受益,牺牲了当地藏人及其文化。(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