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中的乐舞

0
206
神传文化中的乐舞(上中下)明朝仇英的《吹箫引凤图》合成
神传文化中的乐舞(上中下)明朝仇英的《吹箫引凤图》合成
文/道生
“乐”是中华文化中历史最为悠久的一部分。据上古文献记载,中华文明诞生之初,便伴随着礼乐教化,它是中华文明的源头之一,贯穿着中华文明的始终,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探源
“乐”是指什么呢?在古时候,“乐”并不是指我们今天这种狭义的音乐,而是包含了诗词、音乐、舞蹈这三个方面的内容,内涵博大精深。
比如我们现在知道,中国最古老的诗歌总集是《诗经》,其中所流传下来的都是古体诗,共三百多首。其实在上古时,《诗经》中的诗全部是用来歌唱、演奏的,这与宋词与元曲等一样。其实这些不只是用来歌唱的,它们往往还配有舞蹈,可以载歌载舞。比如演奏《周颂·维清》时,一般都要跳“象舞”这种舞蹈。只是曲调与舞蹈都在历史中失传了,现在流传下来的只剩下这些文字诗词了。
不只是中国,在西方文明的摇篮――古希腊文明中,也是诗歌、音乐、舞蹈三位一体、不可分割的。诗歌诞生的同时,其曲调便产生了,游吟诗人们边弹奏边吟唱着,同时舞蹈也相伴而生。
《毛诗序》是古人为《诗经》作的序,里面有一句话这样说道:情感在心中生成、激荡,情不自禁,便会通过言语表达出来;如果言语还不足以表达情感时,便会发出嗟叹;当嗟叹也不足以表达情感时,就会拖长腔调歌唱起来;当歌唱还不足以表达出情感时,就会手舞足蹈地翩翩起舞。[1]
这句话说出了诗歌、音乐、舞蹈的相互关系。古时候诗词、音乐、舞蹈,这三者一体,诗中有乐,乐中有舞,舞中有诗,三者合而为一,统称为“乐”,或称为“乐舞”,这是古乐所包含的范围,也是本文所要探讨的。
要想真正了解一件事物,必先探寻它的源头。那么最早的“乐”是什么时候诞生的?
这个问题目前已无法考证,只知道在遥远的史前文明时期就有了乐。
我们中华民族,是本次人类文明中历史最悠久的民族之一,拥有五千多年的历史,起源于五帝时期,以黄帝为始祖。但根据上古文献记载,在黄帝之前,还存在着三皇时期,历经过数量众多的远古帝王所统治的时代,这些都归属于史前文明时期。
古人曾将所能知道的史前文明,根据时间顺序划分为“十纪”。《春秋纬》记载:从远古的泰皇氏时期开始,到鲁哀公十四年(公元前481年),共经历了十纪,跨越了326万7千年。
可能每一纪都是一次人类文明的轮回。现在地球上陆续发现一些几十万、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年前的文明遗迹与化石,难倒了考古学家们,还有在一万多年前毁灭的高度发达的姆大陆、亚特兰提斯文明之谜……这些远古的史前文明都曾经存在于地球上,但最终都在各种大劫难中毁灭了,经过漫长的岁月后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但每次劫难中都有极少数人幸存下来,繁衍出下一次人类,像诺亚大洪水中幸存的诺亚一家人。他们慢慢又发展出新的文明,同时又继承了极少量的史前文明带入下一次文明中。像周易八卦、河图洛书、阴阳五行等等,都是不同时期的史前文明遗产,经过历次劫难留到现在的,所以远超出现代科学的认识,现代人类怎么也研究不明白。乐舞也是如此,也是从遥远的史前文明时期流传下来的,是史前文明的“活化石”。
1984年-2001年,在河南舞阳贾湖遗址先后出土了30多支以仙鹤尺骨制成的骨笛。据考察,这些骨笛是在距今7800年-9000年间入土埋葬的。经过测试发现,这些骨笛拥有两个八度的音域,而且在音域内半音阶齐全,不仅能够演奏传统的五音或七声调的乐曲,而且能够演奏富含变化音的少数民族或外国乐曲,其音阶构成非常科学、完备。这说明在8000多年前以前,中华民族就已具备了先进与完备的音乐理论知识,这远超出我们这次人类文明的历史。这也印证了中华乐舞在遥远的史前文明时期就已经诞生了。
据上古文献记载,在史前三皇时期,伏羲氏发明了瑟这种乐器,并创作了《立基》、《驾辨》等乐舞;女娲氏发明了笙簧,并统一了天下声律,创作了《充乐》这首乐舞;神农氏发明了五弦琴,创作了《扶犁》这首乐舞;另外还有朱襄氏的五弦瑟、葛天氏的《八阕》乐舞……这些尚有记载的远古乐舞,可能跨越了几度人类文明,虽然早已失传,但却是沉淀于人类记忆深处的远古印记。
二、内涵
“乐”拥有如此远古的历史,那乐是如何诞生的,其内涵与作用又是什么?下面就从能找到的上古文献中,由史前时期一步步探讨:
《世本·帝系篇》记载:“女娲氏命令手下的娥陵氏与圣氏二人发明了“都良管”与“斑管”这两种乐器,统一了天下的音律,并效法宇宙间日月星辰的运行规律,与之对应相合,创作了《充乐》这种乐舞。乐舞谱成后,化物无声,天下万物无不从最细微处同化大道,一切都和谐有序。”[2]
以上是《充乐》创作的背景与过程。从这则记载可以看出,女娲氏的乐舞是效法自然宇宙、对应天道运行规律创作而成的。它所产生的作用是从万物的深层与微观化育万物,使一切和谐于自然,顺应于天道,使天下大治。
《吕氏春秋》中记载:在史前朱襄氏治理天下的时候,经常刮风,阳气聚集蕴结,以致阴阳失调,因而万物凋落,果实不能成熟。于是朱襄氏的大臣士达创造出五根弦的瑟,用来演奏,以引来阴气,安定天下众生。[3]
又记载:远古阴康氏治理天下的时候,阴气过盛,聚集凝滞,阳气阻塞,不按照正常的规律运行,以致人民精气抑郁而不舒畅,筋骨蜷缩而不健康,于是阴康氏创作舞蹈来加以疏通引导。[4]
根据以上两则记载可以看出,远古时期,在阴阳不调,万物偏离大道,自然法则被破坏的情况下,便创作了乐舞,以平衡阴阳,疏通引导万物,使自然回归和谐状态,使天下重归于大道。
可见在远古时期,乐舞具备着超自然能量,到了这次中华文明的五帝时期,乐舞中的这种神奇能量仍然非常明显。
黄帝时期创作了大型乐舞《云门大卷》,用来祭天。黄帝的《云门大卷》与尧帝的《大咸》、舜帝的《大韶》、大禹的《大夏》、商汤的《大濩》、周武的《大武》是上古有名的六首乐舞,《周礼》中称其为“六代乐舞”。周代的贵族子弟到了一定年纪都必须要学习这六首乐舞,是必修课,不然他们无法踏入社会。周朝时还专门设置了“大司乐”这个国家级的大型教育机构来教授这些乐舞。六代乐舞都是用来祭祀的,《云门大卷》祭天、《大咸》祭地、《大韶》祭四望、《大夏》祭山川、《大濩》享先妣、《大武》享先祖。[5]
黄帝还创作了上古神曲《华胥引》与《清角》。据说黄帝梦中神游了伏羲氏出生的故乡――华胥神国后,悟得治国养身的大道,经过28年的努力,将天下治理成了半人半神的国度,便创作了《华胥引》以纪念,这是《华胥引》的来历。
《韩非子》记载:黄帝在西泰山召开了一次神鬼大会,他乘坐着六条龙拉的象车,车子左右各站立着一只毕方神鸟,风伯作法为他清扫道路,雨师降下甘露来洗尘,虎狼在前面开路,鬼神在后面保驾,腾蛇伏在地上以示恭敬,凤凰在上空盘旋为他遮挡骄阳。黄帝召集这次鬼神大会后,便创作了《清角》以示纪念,这是《清角》的来历。据说《清角》能够沟通天地,号令鬼神,演奏时能引来仙鹤与凤凰,遮天蔽日,翱翔飞舞。[6]
史书中记载,春秋时,晋平公强令师旷弹奏《清角》,以致招来狂风大作,刮飞了廊上的瓦片,使得晋国大旱三年,赤地千里。所以《清角》是不能随便演奏的,也不是一般人能够享用的,其背后蕴含的力量太过于强大,若非大德之士,一般人驾驭不了,会带来灾祸。
以上是黄帝之乐,接着我们再看看五帝时的其它乐舞。
《吕氏春秋》中记载:帝喾在位时,命令咸黑创作了《九招》、《六列》、《六英》这几首乐舞。又有一个名叫倕的人,发明了各种乐器。帝喾便令人以这些乐器演奏,表演这些乐舞,竟引得凤凰、天鸡等神鸟飞来,跟随着翩跹起舞。帝喾大喜,便用这些乐舞来祭天,赞颂天帝之德。[7]
《吕氏春秋》中还记载:尧帝时,任命质为乐官,质效仿大自然山林溪谷的声音,创作了《大章》乐舞。《大章》又名《大咸》,是上面提到的六代乐舞之一,用来祭地。在演奏这首乐舞的时候,百兽都会随之起舞,自然万物都会和谐相处。[8]
另外《尚书·皋陶谟》与《帝王世纪》等古籍中都记载着这件事:舜令人创作了《大韶》这首乐舞。《大韶》也是六代乐舞之一,据说《大韶》共有九章,也称《九韶》、《箫韶》。舜令人演奏《大韶》乐舞,九章演完后,有凤凰前来朝拜、起舞,百兽也都跟着起舞。[9]
过了近两千年后,孔子在齐国时有幸欣赏了《大韶》乐舞。欣赏完毕后竟然心旷神痴,口不知味,整整三个月尝不出肉的滋味来,便感叹道:“没想到乐竟然能达到如此高妙的境界啊!”这就是《论语》中记载的“三月不知肉味”的典故。所以孔子评价说:“《大韶》之乐,尽善尽美啊!”[10]这也是尽善尽美成语的来源。
可见五帝时期,乐舞所蕴含的力量仍然非常强大,能够直接展现神迹,可以号令鬼神,能够引起大自然的共鸣,召来仙禽异兽,使百兽闻声起舞,使天下和谐安宁。
其实乐舞所展现出的神迹,在历史的发展中一直都存在着,直到现在。只是越到后面,随着人类物质文明的发展,随着人类不断被欲望与执著所束缚,精神能量越来越退化,这种神迹的展现便越来越隐蔽了,不再象远古时表现得那么直接与强烈。但只要用心去发掘,还是能感应到那掩埋在乐背后深处的远古神力……
三、奇效
在这一章中,让我们去发掘掩埋在乐背后深处的远古神力。
当植物邂逅音乐
1950年,英国生物学家朱瑞安·赫胥黎到印度坦米尔省拜访安拿马来(Annamalai)大学的植物系主任辛格(T.C. Singh)博士,得知辛格博士在用显微镜观察秋水草(Hydrilla Verticillata)的活细胞质流动。赫胥黎因此谈到或许可以借此观察植物是否会受声音的影响。
辛格的助手波尼亚(Stella Ponniah)是一位精通于小提琴的女子,后来辛格指示她在靠近秋水草的地方拉琴。结果发现秋水草的细胞质流速度加快了。辛格又想到在印度的南方有一种名为“拉加”的祈祷歌曲,其曲调会使听者产生虔诚的情绪,因而他请波尼亚演奏“拉加”的旋律给含羞草听。两星期后,发现含羞草的单元面积内气孔数目增加了66%,表皮壁变厚,栅栏层的细胞甚至扩大了一半。
之后辛格又请安拿马来音乐学院的讲师库玛莉(Gouri Kumari)演奏拉加曲给凤仙花属植物听,每天演奏25分钟,到了第五周,受试的凤仙开始明显超越未听音乐的那一组,统计结果显示,叶片平均多生72%,高度多出20%。
接着辛格又用各个种类的植物做了多次实验,实验结果在比哈省的农业学院杂志上发表,辛格肯定的表示:和谐的音乐会促进植物的生长、开发、结果、结子。
实验有了成果,辛格就试着提高农作物产量。1960至1963年间,他在邦蒂治理区(Pondicherry)和坦米尔省七个村子里实验,藉由扩音器播放的音乐,使得收成比平时多出25%~60%。
到了50年代末的时候,美国伊利诺州有个叫乔·史密斯的植物学家用玉米与大豆做实验,在温度、湿度等条件都相同的温室里分别播上相同的种子。给其中一部份播放美国作曲家格甚文的《蓝色狂想曲》,而另一部份什么音乐也不播放。最后发现,“听”过乐曲的籽苗比其它未“听”乐曲的籽苗提前两个星期萌发,而且前者的茎干要粗壮得多。史密斯很出乎意料,后来他继续对一片杂交玉米试验地播放古典乐曲,一直从播种到收获都未间断。结果又惊奇的发现,这块试验地比同样大小的未“听”过音乐的试验地,多收了 700多公斤玉米。他还惊喜地发现,“听”音乐长大的玉米长得更快,颗粒大小匀称,并且成熟得更早。
美国史丹佛大学也曾做过一个实验:让植物聆听不同的音乐,听古典乐的那一组,植物生长得相当茂盛,而且神奇的是,植物会朝着音乐来源的方向生长,植物以60度角的姿态倾向于音乐来源的方向。
十多年前,位于意大利西北部的塔斯卡尼(Tuscany)有一座名为法拉奇娜天堂(Paradisa di Fracina)的葡萄园。葡萄园主人名叫奇纽齐(Carlo Cignozzi),他原本是律师,刚刚转行种葡萄,没有什么经验。热爱音乐的奇纽齐发现他演奏的手风琴曲能够让葡萄树长得更快,于是便长期在园内播放古典音乐,结果发现这些“听”音乐长大的葡萄树果实丰硕、颗粒大、虫害少。
给葡萄听音乐,刚开始时,一些当地人认为奇纽齐的脑筋有问题。但奇纽齐坚持了三年,天天给葡萄树听古典音乐。三年后他种的葡萄树都结果了,结出的果实又大又好,所酿出的酒,比当地最有经验的酿酒老手酿出的味道都要好,于是才得到了大家的公认。
古典音乐让奇纽齐种出大又好的葡萄的消息很快传开了。听到这消息,弗罗伦斯大学(University of Florence)的研究人员便从2006年开始在这个二十四英亩的庄园进行调查,以了解音乐对植物生长的影响。该大学的曼库索教授表示,目前尚没有定论,但听音乐的葡萄树或盆栽确实都长得比较高,而不听音乐的长得慢;并且听音乐的葡萄树叶子的覆盖面确实比不听音乐的要大。
随着音乐对植物的这些神奇影响的传播,美国探索频道(Discovery Channel)的《流言终结者》节目,在2004年也做了为期两个月的实验,以证明与植物交流或播放音乐利于植物生长是否是谣言。
他们制造了7个条件相同的温室种植豌豆,有的播放音乐,有的与植物交流,有的什么声音也没有。两个月后,他们发现所有播放音乐温室的豌豆确实比其它温室的豌豆都长得好,最后得出结论:对植物交流或播放音乐有利于植物生长,是有可能的。
随着这些神奇事例的传播,近些年来,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一股“给植物听古典音乐”的热潮,很多绿色生态农场纷纷建立,大量种植栽培户纷纷效仿给植物听古典音乐,也都收到了明显的效果。
如日本兵库县的丰岗中央蔬菜市场给香蕉听莫扎特的音乐,结果开发出一种更香甜的“莫扎特香蕉”,并得到大家的认可。试吃者都表示“莫扎特香蕉”又甜又好吃,而且颜色很漂亮……
音乐与动物相逢
在中国有一句耳熟能详的成语,叫做“对牛弹琴”,源自东汉牟融为说服别人而讲的一个故事。牛真的对高雅的音乐没有任何反应吗?早在战国时期的荀子,就在他的《劝学篇》中记载道:“从前瓠巴在水边弹瑟,潜伏在水中的鱼都游出来聆听;伯牙在野外弹琴,正在吃草的马群都抬起头来静静聆听。”[11]这与牟融讲的完全不同。
事实证明,不光音乐对植物成长有着神奇的效果,对动物也有同样的效果。
现在世界各地都纷纷兴起在养殖场、农场给鸡、牛、猪等家禽家畜听古典音乐的风潮,这已不是什么新闻了。经过试验发现,在养殖场播放轻快和谐的古典音乐,可刺激乳牛多产奶,而且产出的奶更健康、口感更好;还可以刺激母鸡多生蛋;可以让猪与牛等更健康,肉质更鲜嫩……而且还形成了一条新的产业链,使目前许多饭店、农场都在纷纷推出听古典音乐长大的猪肉、牛肉、蛋类、粮食、蔬菜、水果等生态食品,价格相对昂贵,但口感与健康质量等确实比其它同类食品要好得多,这些都得到了消费者的检验与认可。
偶然的一次实验,掀起了“莫扎特效应”热潮
1993年,英国著名的《自然》期刊刊登了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心理学家弗朗西斯·h·劳舍尔和她的同事们的一项重大研究发现:听莫扎特等古典作曲大师所创作的音乐可以增强大学生三维空间分析能力。从此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一场“莫扎特效应”热潮,导致莫扎特等古典音乐大师的CD唱片销售量直线上升,经久不衰。
比如现在世界范围内正在流行的“音乐养身”与“胎教”。现在很多母亲都会在怀孕期间静心聆听古典音乐,相信这样出生的婴儿更健康、聪明、漂亮,性格更阳光。
直面高雅的音乐,法律显得无力
中华文化中极其重视礼乐教化,礼乐是中华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共匪乱华之前,几千年来,不管朝代如何轮换,风云如何突变,礼乐治世的地位从没人撼动过。可见礼乐对人心的教化力量,以及在古人心中的地位。聆听高雅的音乐,可以使人内心平和,安抚人的心灵;可以提升人的气质,使人变得优雅;可以归正人的道德,端正人的品行。
据多家报纸报导,新西兰的第三大城市基督城(Christchurch)的城市购物中心(City Mall)和附近区域原本是犯罪事件高发区,颇让当地商家、居民和警方头痛。自从2009年6月,购物中心开始全天播放莫扎特等18世纪音乐家的作品以来,发现对减少暴力等犯罪事件有着惊人的效果。
据统计,2008年10月该区犯罪事件多达一周77起,到2010年10月剧减为一周2起。2008年的吸毒、酗酒相关闹事案有16件,2010年一件都没有发生。
基督城市中心商业协会经理朗斯戴尔表示,“民众现在会停坐在这一区域,因为他们更有安全感了”。警方也同意古典乐改变了购物中心和附近区域的环境。由于效果显著,除了这家购物中心,现在附近许多商家都播放古典音乐。而且除了基督城,新西兰的奥克兰也在采用这一措施了。[12]
曲终病不见,来去五音中
中医的诊断手段有望、闻、问、切四种。其中闻排在第二位,是指不用见人,只听人的说话声音,辨别其发出的五音变化,来对应推断其身体经络、五脏六腑等的运行状态,从而断定病因,达到诊病如神的效果。与此相比,什么悬丝诊脉等都是小儿科了。
几千年前,在中国中医四大经典之一的《黄帝内经》中就已经论述了音乐治病的理论基础。《黄帝内经》中记载:“人体五脏对应五音,六腑对应六律。六律又分为六阴律与六阳律,合称为十二律吕,分别对应十二月、十二时辰、十二节(二十四节气)、大地的十二条水经与人体十二经脉。”[13]
《黄帝内经》中还将五音分别对应于五脏、五行以及人的五种情绪[14]。可根据五音诊断病情,并且可以将五音调配成和谐的音乐,来对应调整人体五脏六腑的平衡,畅通人体的经络循环,从而使身体回归到和谐自然的状态,达到治病与养身的目的。
因此元代名医朱震亨也说道:“乐者,亦为药也。”
不光中医,近代兴起于西方的“音乐疗法”也已经流行于世界。
近代西方最先较系统介绍音乐治疗疾病的著作是英国R·布朗的《音乐医学》。另外奥地利医生P·利希滕塔尔所著的《音乐医学》更详细地介绍了19世纪初在这方面的探索成果。19世纪中叶,音乐疗法曾在欧洲一度风行,大规模应用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最初用于治疗伤病员的精神疾病,由于发现其效果明显而被迅速推广。
1944年和1946年,在美国密西根州立大学和堪萨斯大学先后建立了专门的音乐治疗课程来训练专业音乐治疗师。1950年,美国率先成立了音乐疗法协会(NAMT)标志着音乐治疗学作为一门新兴的学科由此诞生了。至今为止,音乐疗法已风靡全球,大量医院、康复中心都在采用此疗法,收到了显著效果。
这些神奇的事例,虽然目前科学还解释不通,但使人类重新在乐中发现了来自远古的神的踪迹。说明了“乐”中确实蕴含着不为人知的神奇力量,也印证前面所记载的那些远古时期“乐”的神迹是值得相信的。
注:
[1] 《毛诗序》:“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2] 《世本·帝系篇》:“女娲氏命娥陵氏制都良管,以一天下之音,命圣氏为斑管,合日月星辰,名曰充乐。既成,天下幽微,无不得理。”
[3] 《吕氏春秋·古乐篇》载:昔古朱襄氏之治天下也,多风而阳气蓄积,万物散解,果实不成,故士达作为五弦瑟,以来阴气,以定群生。
[4] 《吕氏春秋·古乐篇》载:“昔阴康氏之始,阴多滞伏而湛积,阳道壅塞,不行其序,民气郁阏而滞著,筋骨瑟缩不达,故作为舞以宣导之。”
[5] 《周礼·大司乐》:乃奏黄钟,歌大吕,舞《云门》,以祀天神。乃奏大蔟,歌应钟,舞《咸池》,以祭地示。乃奏姑洗,歌南吕,舞《大韶》,以祀四望。乃奏蕤宾,歌函钟,舞《大夏》,以祭山川。乃奏夷则,歌小吕,舞《大濩》,以享先妣。乃奏无射,歌夹钟,舞《大武》,以享先祖。凡六乐者,文之以五声,播之以八音。
[6] 《韩非子》:昔者黄帝合鬼神于西太山之上,驾象车而广蛟龙,毕方并辖,蚩尤居前,风伯扫进,雨师洒道,虎狼在前,鬼神在后,腾蛇伏地,凤凰覆上,大合鬼神,作为《清角》。
[7] 《吕氏春秋》:帝喾命咸黑作为声歌──九招、六列、六英。有倕作为鼙鼓钟磬吹苓管埙箎鼗椎钟。帝喾乃令人抃或鼓鼙击钟磬,吹苓展管箎。因令凤鸟、天翟舞之。帝喾大喜,乃以康帝德。
[8] 《吕氏春秋》:帝尧立,乃命质为乐。质乃效山林溪谷之音以作歌,乃以麋置缶而鼓之,乃拊石击石,以象上帝玉磬之音,以致舞百兽。
[9] 《尚书·皋陶谟》:夔曰:“戛击鸣球、搏拊、琴、瑟,以咏。祖考来格,虞宾在位,群后德让。下管鼗鼓,合止柷敔,笙镛以间。鸟兽跄跄,《箫韶》九成,凤凰来仪。夔曰:“於!予击石拊石,百兽率舞,庶尹允谐。”
《帝王世纪》:烝民乃粒,万邦作乂,庶绩咸熙,乃作《大韶》之乐,《箫韶》九成,凤凰来仪,击石拊石,百兽率舞。故孔子称《韶》尽美矣,又尽善也。(《太平御览》引)
[10] 《论语》: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
《论语·八佾》: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
[11] 《荀子·劝学篇》:昔者瓠巴鼓瑟,而流鱼出听;伯牙鼓琴,而六马仰秣
[12] 台湾《联合报》2010年11月9日曾报道,还有其它报纸报导,不列举。
[13] 《灵枢·经别》:“内有五藏,以应五音……外有六腑,以应六律。六律建阴阳诸经,而合之十二月、十二辰、十二节、十二经水、十二时、十二经脉。”
[14] 《黄帝内经》:肝属木,在音为角,在志为怒;心属火,在音为征,在志为喜;脾属土,在音为宫,在志为思;肺属金,在音为商,在志为忧;肾属水,在音为羽,在志为恐。
四、人神之际 中西和弦
关于乐,西方也留下了许多美丽动人的传说。在《荷马史诗》中,海妖塞壬(Sirens)有着迷人的歌喉,凡是听到她歌声的,无不神魂颠倒、心智迷乱,最后都被这魔力的声音所引诱触礁而亡。虽然如此,却仍是一批批人相继赴死,欲罢不能。
参加完特洛伊战争胜利返航的英雄奥德修斯(Odysseus),在海上途径塞壬出没之处,因得到女神喀耳斯的忠告,便提前命令手下用蜡堵住双耳,却把自己紧紧绑在桅杆之上,只为亲耳一赏塞壬的魔幻之声。不久便驶入了塞壬的海域,奥德修斯听到了迷人的歌声,不能自已,便绝望地挣扎着要挣开绳索,并向随从叫喊着命令他们将船驶向妖岛,但没人理他。海员们驾驶船只一直向前,直到最后再也听不到歌声,才解开奥德修斯的绳索,而平安脱险。
能够平安通过塞壬地盘的还有阿波罗与缪斯女神的儿子俄耳浦斯(Orpheus),他是唯一用琴声打败塞壬歌声的人。他生来便具有非凡的音乐才能,在他还很小的时候,阿波罗便教会他弹琴并把自己的宝琴送给他。传说俄耳浦斯的琴声能使猛兽俯首,顽石点头。他在寻找金毛羊的征途中,也经过了塞壬海妖的地盘,那充满魔力的嗓音再次穿越而来。船上的英雄们瞬间都迷失了心智,忘记了划桨,也忘记了一切,只愿永远留在女妖的身边。于是俄耳浦斯正襟危坐,手抚仙琴,一曲天籁穿透云霄,压住了女妖们的淫靡之声。船员们的心智纷纷被唤醒,于是英雄们重新振作了起来,一起奋力划桨,离开了妖岛,海妖们羞愤不已,而投海自尽。
后来为救美丽的妻子优丽迪斯(Eurydice),他又只身进入冥界,一路行走,一路弹唱,动人的琴声感化了一路的亡灵与冥神,纷纷为他开路放行。最终连冷酷无情的冥王哈得斯(Hades)和冥后珀尔塞福涅(Persephone)都被感动,破了戒律,允诺优丽迪斯复活再生,但告诫俄耳浦斯在离开冥界前绝不能回头。就在俄耳浦斯踏出冥界的最后一步,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爱妻,使得前功尽弃,抱憾至死。死后他的宝琴成为夜空中的天琴座。
还有宙斯的儿子安菲翁(Amphion),他的琴声同样能让树木岩石为之感动。他弹奏起七弦琴,琴声让顽石感灵,而纷纷环绕他的周围建起了一座城池,这就是后来的忒拜城……这些都是来自古希腊的关于乐的传说。
到了公元前6世纪,一位传奇的人物降生于古希腊的萨摩斯岛。他就是古希腊著名的哲学家、数学家以及音乐理论家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他是首位揭示音乐与数学之间神秘关系的人,被称为“音乐之父”、“数学之父”、“几何学之父”,也是古代天文学的奠基者,他开创了影响整个西方乃至世界的“毕达哥拉斯学派”。
在历史的传说中,毕达哥拉斯是介于人与神之间的神奇人物,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既有人,又有神,也还有象毕达哥拉斯这样的生物。”
古希望哲学家赫拉克里德(Heraclides of Pontus)讲:毕达哥拉斯常常讲,他原是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的赫耳墨斯(Hermes)的儿子埃塔利德斯(Aethalides)。赫尔墨斯允许他可以选择除不朽之外的任何能力,于是他选择无论是生前或者死后都保留自己所经历的记忆,不随着轮回而抹去。于是他先后转生了五次,第二世转生为欧福尔布斯(Euphorbus),参与了特洛伊战争,死后还游历了冥界,进入了众多的植物与动物中;第三世转生为赫尔墨提姆斯(Hermotimus);第四世转生为裴鲁斯(Pyrrhus);第五世才转生为毕达哥拉斯。他每次转生都记得生生世世所经历的点点滴滴,甚至保留着人类之外的记忆,这些都成就了毕达哥拉斯这一世所具备的超凡智慧。
一天,毕达哥拉斯路过一家铁匠铺,听见铁锤敲打铁砧的声音,觉得非常悦耳好听,从而辨别出四度、五度、八度这三种最和谐音。他猜想声音的不同可能是由于铁锤的重量不同造成的,就称了各个铁锤的重量,并回家将琴弦的长短按照这个比例关系排列,重复了这一试验,发现不同音阶之间确实存在着不同的数量比例关系,得出八度音、五度音和四度音的比例分别为2:1,3:2,4:3,因此确立了音程的数学原理学说。
毕达哥拉斯认为,万物的本质都是数,美(和谐)是理想的数的关系,因而音乐之美是由数的和谐所决定的。
现代物理的超弦理论试图统一量子场论和广义相对论,这个理论认为各种粒子都是极其微小的弦,存在于十一维空间,不同的粒子对应于弦的不同的振动频率,如同不同的音阶。物理学家在讲解弦论时,往往都会引述毕达哥拉斯的思想,认为毕达哥拉斯一定会喜欢这个理论。
毕达哥拉斯是第一个认为地球是球体,并将宇宙称为Cosmos(秩序)的人,认为整个宇宙是数及其关系的和谐体系。宇宙的秩序在于天体的和谐运动,星球的大小、轨迹的长短、运转的快慢、距离的远近等,谱成了一曲永恒而和谐的“天体音乐”。音乐的奥秘在于对天体所呈现的和谐之数的模仿,反映出宇宙的和谐法则。毕达哥拉斯将音乐、数与天文学三者合而为一,创立出“天体音乐”(Musica universalis)的哲学思想,认为天体音乐是一种永恒和谐的音乐,而人间音乐只是模仿天体音乐。
毕达哥拉斯自称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并理解天体音乐,并用一种神秘的方法,使自己沉浸在宇宙的和谐音乐之中。
在此,让我们跨越时空,跳回东方遥远的史前时期:
女娲氏效法宇宙间日月星辰的运行规律,与之对应相合,创作出《充乐》之乐。乐舞谱成后,化物无声,使天下万物同归于大道、变得和谐有序。
此时再看,是不是有了不同的体会?二者交相辉映,东西方文明在神性与天道的高度,完美和弦,共成天籁。
最初的乐,基本都是对自然宇宙的效法。如女娲效法宇宙作《充乐》,尧帝效仿大自然,创作《大章》……老子讲: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也是人类智慧获取的过程与源泉所在。
在这里,自然宇宙的法则作为一种最完美的理想模型而被一切效法,成为美的标准,成为人类智慧与能力的源泉。
自古以来人类都相信,我们是神造的,自然宇宙也都是神造的,一切都来源于神。神在他们所创造的一切之中,无所不在,他们化育万物,同自然宇宙一体,在冥冥中主宰着整个宇宙世界的运行。
道家认为,宇宙间的一切都是道所造就的,道是建立宇宙万物的法则与永恒不变的规律,而道又来源于神的智慧。
乐效法自然宇宙的法则,即是效法创造万物的道,效法神的智慧,所以便带有神的力量与痕迹,能够在万物之底归正万物,使一切同化大道、和谐而有序。
在东方传说中,人类文明之始,神曾下世转生为圣人,将智慧带给人类,传授给人类文化,保护着人类走过蛮荒进入文明。乐就这样产生了,高深莫测的中华文明也是这样产生的,所以被称为神传文化。
燧人氏、伏羲氏、女娲氏、神农氏等等,都是神下世的圣人,他们曾以半人半神的状态存在,在历史上留下了许多神迹,给中华民族留下高深莫测的智慧。
而在西方亦是如此,在古希腊神话中,人类的文明都由神所创造与掌管。比如文艺由阿波罗神主管,阿波罗下辖九位缪斯(Muse)女神分管音乐、历史、诗歌、戏剧、舞蹈等。因而英语中的音乐(music)源自于古希腊语的音乐(mousike),意为“缪斯女神的艺术”。
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大地上神与人同在,留下了许多神迹,留下了太多的难解之谜,并将这些都隐藏在他们给人类留下的文化之中,让人类在某个时刻迷失了以后,能够发现他们留下的踪迹,从而唤醒人类初始的记忆,重新回归神的怀抱。
五、歌舞未竟 三军解甲
最初的乐根本不是用来给人娱乐的,而是用来调节自然,归正天地万物秩序的,其效法超自然的神的智慧,以完美的天道法则为标准,能安抚万物,使一切回归大道,和谐而有序。因此,早期的乐是当时社会最重要的教化人心的工具。
乐对人心的教化作用从它诞生的那一天就具备了,在历史的发展中也一直延续着这个作用,只是越到后面表现得越隐蔽、微弱,而乐的娱乐作用等反而起了主导。尤其到了近代后,这种教化作用几乎完全被破坏,慢慢成了败坏人心道德、放纵情欲的工具。
早期的乐除了教化人心,归正万物秩序等作用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作为信息传播与政令推行的工具。
古话说“四门贴告示,总有不识字的”,以文字传播信息、发布政令这是文字在民间普及以后的事。虽然文字在黄帝时就已经有了,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接触到文字,更不可能识字。在春秋时期开始建立民间私学之前,那时只有贵族子弟才能接受教育、识字,士以下的普通百姓是不能读书识字的。在商朝更是如此,商代连一般的贵族都不会识字,只有极少数与文字打交道的史官、巫觋或高级的贵族才能识字,普通百姓根本接触不到文字。再往前推,能识字的就更少更少了。
所以那时候信息传播、政令发布的主要途径根本不靠文字。比如舜在位时,曾将五种刑法以图画的形式画在日用器物上用来传播法律,这是其中传播的一种方式,但也不是最主要方式。那时传播信息、推行教化的一个主要方式是乐,这是乐早期发展出来的一个重要作用。
在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君王经常会派人到民间去采集民乐,后来称之为“采风”。象《诗经》中的《国风》部份就是从民间采集来的,“采风”一词也是这么来的,还有汉朝乐府等也是如此。君王派人深入民间“采风”的目的,不是为了娱乐,主要是用来了解民风民俗的变迁、倾听百姓的心声、了解百姓的生活与民间疾苦,以对照发现自己施政的得失。[15]
乐在那时,是君王向天下发布推行教化,以及了解社会风气、倾听民声的重要渠道。君王将对天下的教化谱成乐舞,然后推行传播于天下,天下百姓在载歌载舞间同化君王的教化,润物无声。
在兵法中,孙子认为“不战而屈人之兵”是用兵的最高境界。孙子在这里指的是用谋略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如果连谋略都不屑使用,只是歌舞之间便令兵将解甲、远夷臣服,这又是何等的境界?
在五帝时期,三苗部族时常作乱,破坏社会秩序,不服从统治,这一直是令当时社会头痛的问题。三苗源于蚩尤的九黎部落,蚩尤被黄帝打败斩杀后,其残部发展出后来的三苗族,其民风剽悍、野蛮善战、喜欢作乱、难以驯服。
《尚书》中记载:舜帝时,三苗又不服从统治而再次作乱,舜便派禹带兵征伐。讨伐了一个月后,三苗仍然不服,禹也无法征服三苗。于是禹便听从伯益的建议,停用武力,班师还朝。退兵回来后,舜帝便大力施行教化,令人手执羽毛、盾牌,在皇宫的东西两阶之间大演乐舞,以示天下。教化很快通过乐舞传播开了,也传到了三苗那里。七十天后,三苗被感化,前来归顺,表示臣服。[16]
不光歌舞可以屈人之兵,古人在残酷的战争之中,在冲锋陷阵之时,亦能歌舞而战,这在今天看来,是何等的浪漫情怀。
据史书记载:武王伐纣决战朝歌之野时,仅率领兵车三百乘,士卒四万五千人,冲锋三千人,而纣王的军队是七十万人,众寡悬殊。
就在两军交锋之时,鼓声震天,武王军队踩着鼓点的节奏,歌舞大作,前头唱歌后面跳舞,迎向纣王大军,“歌舞以凌殷人”。面临如此阵容,商朝大军不知作何感想,史书记载他们临阵倒戈,带领武王军队进攻朝歌,使弱小的武王摧枯拉朽般地击败了强大的商朝,成为天下共主[17]。这件事在《华阳国志》与《白虎通》中都有记载。
六、有乐几变 感天降神
早期的乐因为效法天地神灵的智慧,能够通神,所以主要也用作祭祀与沟通天地神灵的工具。
比如六代乐舞都是用来祭祀的,不同的时间与场合使用不同的乐舞,祭祀不同的对象。
《周礼》记载说:在祭祀时演奏六代乐舞,演奏一遍,就感召来了鸟类和川泽之神;演奏两遍,就感召来了短毛的兽类和山林之神;演奏三遍,就感召来了鱼类和丘陵之神;演奏四遍,就感召来了长有细毛的动物和水边之神;演奏五遍,就感召来了有甲壳的动物和土神;演奏六遍,就感召来了麟凤龟龙和天神。[18]
又记载:以夹钟律为宫音,使用雷鼓雷鼗,使用独生的竹子制成的管乐器,使用云和山上的良木制成的琴瑟,跳起《云门》之舞,冬至那一天,在都城南郊的圜丘一齐演奏起来,在演奏到六遍时,天神就会纷纷降临,这时就可以向天神行使祭礼了。[19]
同样,在演奏《咸池》祭地时,演奏到第八遍时,会召来地神现身。[20]
据此记载,在周朝早期祭祀时,演奏乐舞确实能够感召神灵降世,亲身接受祭祀,这也是早期乐舞能够通神的力量所致。乐舞因为可以通神、降神,在当时便大量用于祭祀,于是便发展出了巫舞。
上古时期的“巫”可不是现代人心中的那些巫婆神汉的概念。现代人所认为的“巫”是处于社会底层的那些装神弄鬼的、从事邪门歪道职业的人。上古时期的“巫”可不是这样,他们社会地位非常高,受人敬仰,很多同时又是部落的首领。上古的巫大多都具有神通,具有超凡的能力与智慧,能够通神,是神在人间的代言人,在部族和国家的政治生活中发挥着重大的作用。
《国语》中记载:远古时只有精神专注、聪明智慧、光明圣洁、纯洁高尚的人,神明才会降在他身上,使他成为人与神沟通的媒介,这样的人男的称为觋,女的叫做巫。[21]
上古人类与天地神灵沟通的仪式,基本是通过巫进行的;而巫往往是通过乐舞这个载体来达到与天地神灵沟通与降神目的的。
从商朝留下的甲骨文中,关于巫舞的记载很频繁,尤其在祭祀和求雨时,巫舞几乎是不可少的。如:“庚寅卜,辛卯隶舞,雨。壬辰隶舞,雨。庚演卜,癸巳隶舞,雨。庚寅卜,甲午隶舞,雨。”[22]
这里所记载的“隶(dài)舞”又称为“盘隶”,是上古求雨时跳的一种巫舞。古时候凡大旱必定会举行“雩祭”来求雨,“雩”是古时候求雨的一种祭祀。隶舞是雩祭时所跳的巫舞,一般舞蹈者是由巫担当的,有时帝王会亲自担当舞者的角色。如:“王乍盘隶”[23]、“戊子贞,王其羽舞,吉”[24]等,是商王亲自跳“隶舞”和“羽舞”的记录。
关于商王求雨,最早源于商朝开国帝王商汤,在历史上有著名的“汤祷桑林”的典故。
综合《淮南子》、《吕氏春秋》、《尸子》等众多古籍都记载:商汤推翻了夏桀,即位之初,天下连续五年大旱,颗粒无收。汤命史官在郊外燃烧柴薪,以牛羊猪作为牺牲,祭祀上帝,乞求降雨。汤在祈祷时引咎自责,列举了六条自己可能犯的错误,哀求上帝赐福降雨,但毫无效果。大旱延续到第七年时,民不聊生,汤又在桑林这个地方设坛,祭天求雨。史官占卜后说,要用活人作牺牲祭祀,上帝才肯降雨。汤说:祈雨本来就是为民,岂可因此而害民?便决定用自己充当牺牲。他剪去头发指甲,沐浴洁身,再向上天祷告说:“我一人有罪,不能惩罚万民,如果万民有罪,都降在我一人身上,不要因为我一人的无能而伤害了百姓的性命。”祷告完毕便坐到柴堆上,正当巫祝要点燃柴薪时,大雨骤然而降,连绵几千里地,百姓一片欢腾,作歌作舞颂扬汤的大德,这便是《桑林》之乐的由来。[25]
《桑林》之乐到了周朝时,仍然十分流行。庄子在描述庖丁解牛时,曾说庖丁的刀法、动作、节奏等,完全合乎《桑林》乐舞,将《桑林》之乐用在了解牛上,真是将乐舞用活用神了。不光是庖丁如此,那个时代好像人人都这样。
《礼记·玉藻》中说:“古时候君子必须要佩戴玉佩。右边玉佩碰撞发出的声音应该是征音与角音,左边发出的是宫音与羽音,这样左右两边的玉佩在行走时就能发出音乐之声了。快走时要符合《采荠》之乐,慢行时要符合《肆夏》之乐。返身时所走的路线要符合规,呈圆形;转弯时所走的路线要符合矩,呈直角形。前进时,要将身体略俯,像作揖一样;退后时要微微仰起身子,这样,玉佩就会随着人体姿态的变化而发出和谐的乐声了。君子乘车的时候,能听到车上的銮铃、和铃的声音,步行的时候,应听到身上玉佩奏鸣的声音,因此一切邪念就不会进入君子的心中了。”[26]
《周礼·大司乐》记载:天子慢走时要合乎《肆夏》的节奏,快走时要合乎《采荠》的节奏,乘车出行时也是这样。向后转、左右拐弯、下拜行礼等,都要合乎钟鼓的节拍。[27]
看到这些记载,会让现代人费解:这是一个对乐如何痴迷的社会啊!但这就是我们高贵而又典雅的先祖们的真实生活写照啊。
周朝的贵族子弟从13岁开始就要学习“六小舞”,15岁要学“象舞”,20岁要学习“六代舞”,这些舞不学会都无法踏入社会。
那个时期,上至天子,下到平民百姓,时时都沉浸在乐中,处处都离不了乐,整个社会和国家都形成了一个由乐所构成的奇妙氛围,一个乐的世界。
注:
[15] 《春秋公羊传》:“从十月尽正月止,……男年六十,女年五十无子者,官衣食之,使民间求诗。”“故王者不出户牖,尽知天下所苦。”
《汉书·艺文志》:“古有采诗之官,王者所以观风俗,知得失,自考正也。”
[16] 《尚书·大禹谟》:三旬,苗民逆命……班师振旅,帝乃诞敷文德,舞干羽于两阶。七旬,有苗格。
[17] 《华阳国志》:“周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着乎《尚书》。巴师勇锐,歌舞以凌殷人,前徒倒戈。故世称之曰“武王伐纣,前歌后舞”也。
《白虎通·礼乐》记载:“武王起兵,前歌后舞,克殷之后,民人大喜”
[18] 《周礼·大司乐》:凡六乐者,一变而致羽物及川泽之祇。再变而致裸物及山林之祇,三变而致鳞物及丘陵之祇,四变而致毛物及坟衍之祇,五变而致介物及土祇,六变而致象物及天神。
[19] 《周礼·大司乐》:圜钟为宫,黄钟为角,大蔟为徵,姑洗为羽,雷鼓雷鼗,孤竹之管,云和之琴瑟,《云门》之舞;冬日至,於地上之圜丘奏之,若乐六变,则天神皆降,可得而礼矣。
[20] 《周礼·大司乐》:函钟为宫,大蔟为角,姑洗为徵,南吕为羽,灵鼓灵鼗,孙竹之管,空桑之琴瑟,《咸池》之舞;夏日至,於泽中之方丘奏之,若乐八变,则地示皆出,可得而礼矣。
[21] 《国语》:古者民神不杂。民之精爽不携贰者,而又能齐肃衷正,其智能上下比义,其圣能光远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聪能听彻之,如是则明神降之,在男曰觋,在女曰巫。
[22] 见《殷墟文字甲编》3069
[23] 见《殷墟书契前编》4.16.6
[24] 见《殷墟书契前编》60.20.4
[25] 《淮南子·主术训》:商史纪,成汤时岁久大旱。太史占之,曰:「当以人祷。」汤曰:「吾所以请雨者,人也。若必以人,吾请自当。」遂斋戒、剪发、断爪,素车白马,身婴白茅,以为牺牲,祷于桑林之野。以六事自责曰:「政不节欤?民失职欤?宫室崇欤?女谒盛欤?包苴行欤?谗夫昌欤?」言未已,大雨方数千里。
《管子·轻重篇》:“汤七年旱,民有无粮卖子者。”
《汉书·食货志》:“尧、禹有九年之水,汤有七年之旱。”
《吕氏春秋·顺民》:昔者汤克夏而正天下,天大旱,五年不收,汤乃以身祷于桑林,曰:“余一人有罪,无及万夫。万夫有罪,在余一人。无以一人之不敏,使上帝鬼神伤民之命。”于是翦其发枥其手以身为牺牲,用祈福于上帝,民乃甚说,雨乃大至。则汤达乎鬼神之化、人事之传也。
《尸子》记载:“汤之救旱也,乘素车白马,着布衣,身婴白茅,以身为牲,祷于桑林。”
[26] 《礼记·玉藻》:“古之君子必佩玉。右徵角,左宫羽。趋以《采齐》,行以《肆夏》,周还中规,折还中矩。近则揖之,退则扬之,然后玉锵鸣也。故君子在车,则闻鸾和之声,行则闻鸣佩玉,是以非辟之心无自入也。”
[27] 《周礼·大司乐》:教乐仪,行以肆夏,趋以采荠,车亦如之。环拜以钟鼓为节。
七、巫风时兴 神迹渐没
早期乐舞之所以具备如此大的能量,能直接通神,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那时人类思想纯净,心诚意善,没有什么欲望和执著,单纯而简单,所以能将乐的能量发挥得极致。
慢慢地,随着人类物质文明的发展,人类的欲望变得越来越大,心灵不再简单纯洁,社会人心也开始变得复杂而污浊。于是人们开始追求肉欲享受,在物质利益中追逐,精神的能量越来越弱,离神越来越远,背离自然与大道,神便逐渐隐没了踪迹。
《尚书·伊训》中记载:伊尹训导太甲,说先王商汤曾警戒官员“敢有一天到晚在宫中跳舞、在室内纵情歌唱的,叫作巫风……国君沾染了巫风,国家必亡。”[28]。
这个记载说明,早期的乐已由教化百姓、感天通神等功用,慢慢演变出供人娱乐享受等功用,当乐完全沦为人类纵情娱乐的工具时,就会形成一种邪淫的风气,这个风气被称为“巫风”,它败坏了国家风气,堕落了社会道德。
《管子·轻重甲》载:“从前夏桀时,宫中养有女乐三万人,每天清晨高歌于端门,舞乐之声,大路上都听得见,她们无不穿着奢华的衣服。”[29]
可见,在夏朝末期“巫风”就已经兴起了。当乐舞堕落成给人类纵情享乐的工具时,它那通神的能力就在历史中慢慢消失,其背后神奇的能量也越来越微弱。
《乐记》是我国现存最早、影响最大的音乐论著,收录于《礼记》之中,成为儒家经典。司马迁的《史记》中也有收录,但有微小差异,名为《乐书》。
《乐记》中说:“乐的作用是用来归正人心的[30],无论多么隆重的乐,都不是为给人极尽声情享受的;无论多么盛大的食飨之礼,都不是给人穷尽味欲的。举例来说,演奏《清庙》之乐所用的瑟,上面是红色丝弦,下边是稀疏的孔,一个人唱,三个人和,其目的显然不在于追求动听,但是内涵深远。又如大飨之礼,以水代替酒,盘子里放的是生肉生鱼,肉汁也不加任何调料,其目的显然也不在于追求好吃,但意义重大。由此看来,古圣先王制礼作乐,其目的并不是要满足人们口腹耳目的享受,而是为了教化人民清心寡欲,回归自然大道。”[31]
“人的天性是恬静安宁的,后天受到外物的诱惑而躁动不安份,这是人的本性受到引诱而产生了欲望。人在感知外物的过程中,会产生喜好或厌恶两种情绪。如果人的好恶不从内心得到节制,而外物又不断的诱惑人,此时不加反省,人的天性就会慢慢丧失。外界事物的诱惑是无穷尽的,而人心又不加以节制,那物质就会把人心征服。人心被物质征服,就会灭绝天性,放纵人欲。人到了这一步时,就会产生忤逆作乱、欺诈虚伪之心,就会干出淫乱放荡之事。以至于强者欺凌弱者,人多的暴虐人少的,聪明人欺骗老实人,勇猛者折磨怯懦者,使有病的人得不到照顾,孤儿寡老无人抚养,这是大乱之道啊!”[32]
“乐是让人快乐的。但是君子获得的快乐是因为用乐同化了大道,小人获得的快乐是用乐来满足了人欲。用天道来节制私欲,则会得到真正的快乐而不迷乱;放纵私欲而远离天道,就会迷失心智而得不到真正的快乐。”[33]
“听奸邪的声音,人身上的邪乱之气就会被唤起,邪气成了气候,淫乐就会成为时尚。听纯正的声音,人身上的正气就会与之呼应,正气成了气候,和乐就会盛行……”[34]
以上是《乐记》中的论述,根据这个标准,现代人类所流行的音乐、舞蹈基本大都属于“淫乐”的范围,起败坏社会道德的作用,所以神迹全无。另外,《乐书》中还记载着这么一个历史故事:
春秋时期,一次卫灵公到晋国去拜访晋平公,晚上时,他们住在濮水边的上等客舍中。半夜时分,卫灵公突然听到弹琴的声音,就问身边的人有没有听到,身边人都说什么也听不到。卫灵公便召来师涓说:“我听到琴声,但问身边的人都说没有听到,这看来好像是鬼神的声音,我将听到的声音向你讲述一遍,你记下来。”于是卫灵公一边叙述,师涓一边拿着琴按照卫灵公的描述记录,到了天亮后才记录完毕。记录完毕后,师涓又练习了一天,练习好了他们才一起去见晋平公。
到了晋国后,晋平公设酒宴款待他们。酒喝得正欢畅的时候,卫灵公便请求把路上听来的曲子弹给晋平公听,以助兴。晋平公很高兴,就令师涓坐在师旷的身边弹奏。师涓是卫灵公的乐师,而师旷是晋平公的乐师。师涓的曲子还没弹完,师旷便赶紧制止他说:“这是亡国的声音啊,不能再弹了!”
晋平公就问师旷为什么这么说。师旷说:“这首琴曲是师延以前为商纣王创作的,武王伐纣后,师延逃到东边,最后跳进了濮水之中,这首曲子肯定是从濮水上听来的,谁先听到这琴曲国家就会衰败。”但晋平公不在乎,还是让师涓将它弹完了。
听完后,晋平公意犹未尽,便问师旷:“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比这曲子更悲伤的音乐了吧?”师旷说:“有”。晋平公问师旷能不能弹奏出来听听。师旷说:“您的德行不够,不可以听这曲子。”晋平公还是坚持让师旷弹奏,师旷没办法就弹了起来。刚弹奏完一段后,就有16只仙鹤从天边飞来,聚集在廊门前;再弹第二段时,这些仙鹤就伸长脖子鸣叫起来,还拍着翅膀随着琴声起舞。
平公大喜,起身为师旷祝酒,然后又问师旷:“应该没有比刚才这曲子更悲伤的音乐了吧?”师旷说:“有,过去黄帝召集鬼神时弹奏的曲子《清角》,比这更悲伤,但您的德行太薄,不配听到此曲,否则将会引来败亡的灾祸。”晋平公说:“我这一大把年纪了,还在乎败亡吗?我就喜好音乐,但愿能够听到它。”师旷没有办法,就再次弹奏起来。弹完第一段,就有白云从西北方的天空中涌起;再弹第二段时,狂风暴雨便铺天盖地而来,将廊上的瓦片都刮飞了,左右的人都吓得四散奔逃,平公也害怕得趴在廊屋中。接着,晋国便大旱了三年,寸草不生。
《王子年拾遗记》中还记载了师延的故事:师延是商朝的乐师,但这个人神秘莫测,没有人了解他。他当过黄帝时的乐官,也在夏朝做过乐官,能从各国的乐声中预测这个国家的兴衰存亡。夏朝末年时,他预测到夏朝要灭亡,商朝要兴盛,就抱着乐器投奔商汤。然而到纣王时,由于纣王沉淫声色,便将师延囚禁在阴宫中,准备动用炮烙之刑。师延在阴宫中弹奏起高雅的音乐,看守的狱卒便厌烦地说:“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老调子,不是我们这样的人喜欢听的。”于是师延又弹奏起淫迷的音乐,表现长夜的欢娱,看守们都听得心神荡漾,迷失了心智,师延便乘机逃了出来。在逃亡的途中,师延听说周武王要出兵伐纣,于是他在渡濮水的时候沉到水中去了。[35]
八、审乐知政 祸福前知
《乐记》中记载:“审察一个国家的音乐可以知道这个国家的政治状态,也能从中知道该如何去治理。”[36]
“太平盛世之乐,安详又欢乐,其国家必定政通人和;乱世之乐,充满了哀怨与愤怒,这个国家必定倒行逆施;亡国之乐,充满悲哀与忧思,百姓就会陷于绝望的困境。声音之道,与政治是相通的。五音中,宫音代表为君王,商音代表臣下,角音为民,征音为事,羽音为物。君、臣、民、事、物这五者不乱,就不会有不和谐的声音。若宫音乱了,则乐声荒乱,这个国家的君王必定骄纵无度;商音乱了,则乐声倾轧,表示这个国家官员败坏;角声乱了,则乐声忧伤,百姓必多怨愤;征音乱了,则乐声悲哀,国家必多事不宁;羽声乱了,则曲调倾危,表示国家财用匮乏。若五声全部乱了,相互侵陵,则称为慢。这个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37]
由此可看出,乐还可以用来预测一个国家的兴衰存亡、旦夕祸福,这也是从乐治国的功用中分离出来的。
《神仙拾遗》与《隋书·万宝常传》中记载:万宝常天生聪颖,具有音乐的天分。有一次巧遇神仙点化,传授给他即将失传的八音演奏法,还把历朝历代的音乐都教给他,并纠正了各种乐曲中的错误。万宝常得到仙人的传授,从此便精通了人间的所有音乐。
隋文帝开皇初年,命令沛国公郑译等人审定乐律。后来文帝召见了万宝常,问他郑译修订的音乐是否可行。宝常说那是亡国之音,旋律哀怨淫放,不是高雅正派之声,并极力反对使用这种音乐,请求以水尺为律尺,来调正乐器声调。万宝常也创作新乐曲,但新乐曲典雅平淡,不被当时的人所爱好,擅长音乐的太常大都排斥诋毁它。
万宝常曾经听大常寺演奏的乐曲,听完之后,流泪哭泣。人们问他为什么哭,万宝常说:“这乐声淫厉而悲哀,预示着天下不久将自相残杀,并且人也要差不多被杀光。”当时隋朝正处于全盛时期,所有人都对万宝常的话不以为然。不久后,到了隋炀帝大业十四年时,天下祸乱四起,终于验证了万宝常的预言。
《通典》记载:隋炀帝巡游江都前,乐工王令言的儿子从宫中回到家,在户外用琵琶弹《安公子》这首曲调。王令言听后脸色骤变,内心惊恐,赶紧告诫儿子说:“你不要随驾去江都了,这支曲子没有宫声,宫代表君主,皇上肯定回不来了。”后来隋炀帝果真在江都被杀。
《唐语林》记载:唐朝开元末年,西凉府都督进献了新曲,唐玄宗便招待诸王欣赏。曲子结束后,大家都纷纷称贺,唯独唐玄宗的大哥宁王默然不语。玄宗就询问缘故,宁王回答说:“这首曲调虽然优美,但是臣听说,一支乐曲从宫音开始,商音结束,中间由角、征、羽诸音组成,头、尾都要呼应宫、商。这首乐曲开头就离开宫调,中间也很少用征音,而商调用得杂乱且有增强之势。臣又听说,五音中宫代表君王,商代表臣下,宫调不强盛则君王势力微弱,商调过强则臣下有作乱犯上的征兆。事情现形在音律之中,散播在歌声里,而见之于人事。臣惶恐有一天会有乱臣作乱逼上之祸,陛下恐有流离之难,都预言在这首曲子中了啊!”
精通音律的玄宗皇帝听了后沉默不语。等到安史之乱发生后,玄宗仓皇逃离长安,举国一片混乱,才证实了宁王这知音预测的能力。
九、神舞九穹 韵留人间
中华乐舞经过了几千年的发展演变,其舞蹈部份最终发展成为现在的中国古典舞。
中国古典舞,历史源远流长,内涵博大精深,经过了五千多年的发展与锤炼,已发展成为一套极为完美的舞蹈体系,是其它人类舞蹈所不可超越的。它融合了中华几千年发展历程中的宫廷舞蹈、民间舞蹈、戏剧、杂技、武术等元素,历经各朝文化的淬炼与沉淀,而不断丰富完善,才成就今天的样子。
除前面介绍过的上古乐舞以外,中国古典舞在秦汉以后的历朝历代发展过程中,都留下过许多绝世经典。如《盘鼓舞》、《白纻舞》、《剑器舞》、《柘枝舞》、《胡旋舞》、《胡腾舞》、《春莺啭》、《绿腰》、《秦王破阵乐》、《霓裳羽衣舞》、《十六天魔舞》、《观音舞》等等,令人叹为观止。
但如此神奇完美的中国古典舞,在现代中国却被破坏得面目皆非,不伦不类。如今在中国大陆根本看不到正宗的中国古典舞,他们破坏了中国古典舞历经几千年所形成的这套完美体系,混杂了芭蕾舞、现代舞、爵士舞等等外来元素的污染,变得混杂而变异,完全失去了中国古典舞高雅、纯正而平和的格调,无法让人获得纯正中华文化之美的享受。
当今人类世界,唯有神韵艺术团继承了最纯正的中国古典舞。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她是中国古典舞在当今唯一的正统继承者与集大成者。所以若想欣赏最纯正而无污染的中国古典舞表演,那就去看神韵艺术团的巡回演出。
神韵艺术团于2006年在纽约成立,其宗旨是复兴真正的传统文化,复兴纯正的中国古典舞。在十年间,神韵艺术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使人们对于中国传统艺术有了崭新的认知。我也曾有幸欣赏了神韵的表演,其给人所带来的震撼是无以言表的,甚至在欣赏完演出的数天之内,眼前仍是神韵舞蹈演员的形象,耳畔仍回响着那完美而纯净的天籁高音,使人不免产生错觉,身在人间而神在仙境。神韵的纯正演出,让我找到了遗失数千年的神的踪迹:
那流光溢彩、美不胜收的纯正汉服;那已经失传的古美声唱法,以身体特殊的共振所发出的完美高音;那纯正传神的中国古典舞身法、身韵;那让人身临其境、全球独创的三维动态天幕与舞蹈完美的结合,将舞蹈演员、观众、三维仙境合而为一,令人分不清孰真孰假,忘记身在何处;那将人间这个大舞台浓缩在这小舞台上的跨时空演绎,演绎中华五千年的纯正神传文化,让人不知今夕何夕……
神韵艺术团自成立之日起,便慢慢引起世界的瞩目,成为世界第一秀。她每年都会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足迹几乎踏遍世界各大国家的最高档剧院,除中国大陆以外。因为中共的妒忌与恐惧,使得神韵艺术团至今仍无法踏足中国古典舞的发源地,这确实令人不解与遗憾。
话不多说,说得太多,就可能成了空话,笔者实属被神韵那充满奇迹的演出所深深震撼而折服,让我见证了真正中华神传文化的玄妙与神奇,所以在文章结束之际带过一笔。只有自己亲自去看过,去亲身体验过,才能真正明白。
注:
[28] 《尚书·伊训》:“制《官刑》,儆于有位。曰:敢有恒舞于宫、酣歌于室,时谓巫风……邦君有一于身,国必亡……”
[29] 《管子·轻重甲》:“昔者桀之时,女乐三万人,晨噪於端门,乐闻于三衢,是无不服文绣衣裳者。”
[30] 《乐记》:致乐以治心
[31] 《乐记》:乐之隆,非极音也;食飨之礼,非致味也。清庙之瑟,朱弦而疏越,一倡而三叹,有遗音者矣。大飨之礼,尚玄酒而俎腥鱼,大羹不和,有遗味者矣。是故先王之制礼乐也,非以极口腹耳目之欲也,将以教民平好恶而反人道之正也。
[32] 《乐记》: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惑于物而动,性之欲也。物至知知,然后好恶形焉。好恶无节于内,知诱于外,不能反躬,天理灭矣。夫物之感人无穷,而人之好恶无节,则是物至而人化物也。人化物也者,灭天理而穷人欲者也。于是有悖逆诈伪之心,有淫泆作乱之事。是故,强者胁弱,众者暴寡,知者诈愚,勇者苦怯,疾病不养,老幼孤独不得其所,此大乱之道也。
[33] 《乐记》:乐者乐也。君子乐得其道,小人乐得其欲。以道制欲,则乐而不乱;以欲忘道,则惑而不乐。
[34] 《乐记》:凡奸声感人,而逆气应之,逆气成象,而淫乐兴焉。正声感人,而顺气应之, 顺气成象,而和乐兴焉。
[35] 《王子年拾遗记》(《太平广记》引)
[36] 《乐记》:审乐以知政,而治道备矣。
[37] 《乐记》: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声音之道,与政通矣。宫为君,商为臣,角为民,征为事,羽为物,五者不乱,则无怗懘之音矣。宫乱则荒,其君骄。商乱则陂,其官坏。角乱则忧,其民怨。征乱则哀,其事勤。羽乱则危,其财匮。五者皆乱,迭相陵,谓之慢。如此,则国之灭亡无日矣。(全文完-新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