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篇:《从身边的孩子们说起》

0
598
【明德网】今天早上我看到一个朋友的文提到救孩子的话题时,房东的五岁儿子该隐黏过来了。孩子们现在习惯每天到我这裡折腾一下。这是他们一天最快乐的时分。也是我最快乐的时分。
粘人的该隐(图片:戈壁东)
粘人的该隐(图片:戈壁东)
楼上的房间还在装修,临时居室还没有工作室。于是我一边工作,一边看著孩子们在我的床上演大闹天宫。该隐说,快看,我秀一个跟斗给你看。看我分心了,他就黏过来了。挤进了我的椅子。他说饿了,我给了他一个派,结果他拿去给了三岁的妹妹。自己拿了一个自制三明治,边咬边黏我。
他说要秀一个跟斗给我看
他说要秀一个跟斗给我看 (图片:戈壁东)
孩子们很多时候是无遮无盖的,大部分时间他们是光脚的。他们无忧无虑赤子童心从不与我有任何界线。第一天他们就毫无保留接受了我这个与他们外表和语言完全不同的外人。这一点应该来源于他们的父母。一对80后白人夫妇。一个是法国裔一个是爱尔兰裔,一对基督徒,一个典型的美国白人家庭。从第一天我就是他们一家人。
該隱在喊我
該隱在喊我(图片:戈壁东)
进了这个家庭,我突然感觉这个世界的所有乌烟瘴气在这裡没有了任何踪迹。什麽种族歧视,什麽文化不同,所有我们在华人圈天天这个那个令人心烦又无法摆脱的那些丑陋,在这裡完全找不到!我好像住进了世外桃源!
孩子们是那样纯洁无瑕,无忧无虑。他们很小。最小一岁,最大也才五岁。但他们已经拥有了很多非常优秀的品质。比如,我说我现在要完成一些工作,我完成了就叫你们。他们一听马上就起身离开,还相互嘘,第二女孩才三岁,她却会向我招招手,然后悄悄关上了我的门。这时候他们的父母都不在,这就是三个孩子的自然表现。那份礼仪似乎是来自基因的。
孩子的妈妈总是担心孩子们会打扰我。我说感谢神,祂赐与了你这些孩子。
孩子的妈妈总是担心孩子们会打扰我。我说感谢神,祂赐与了你这些孩子    (图片:戈壁东)
在这个家裡,我从来没有听到过大声的哭闹,以及孩子们中间经常见到的相互争抢。孩子们与父母的对话都会说谢谢。比如帮他们穿了一件衣服,帮助他上了一次厕所。他们会对妈妈说:谢谢妈咪。那是1-5岁的孩子。一岁的孩子不会说话,但我惊讶地看到,她爬过去亲亲妈妈的裤子。我并没有看见她们的妈妈在刻意教她们。只是父母和孩子完全像伙伴一样相处。欢乐又无界。
在我临时居室床上大闹天宫的孩子们,我无法掩盖我内心的喜欢
在我临时居室床上大闹天宫的孩子们,我无法掩盖我内心的喜欢   (图片:戈壁东)
我的门其实是半掩的。孩子们离开后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我听见门被剥剥敲了几下,我说进来,是该隐,他给我送信来了。他说的话是:戈壁先生,有你的信,我可以给你送进来吗?
这是一个五岁的白人男孩给我送邮差刚刚送到的信的时候说的话。
人类有很多高贵的东西是源自基因的。他们不需要去刻意教育就会有。
这有点像牧师宣导
这有点像牧师宣导   (图片:戈壁东)
同样有很多丑陋也源于基因。他们即使号称拥有了很多教育或者其他输入。但是骨子裡基因了的丑陋是永远无法轻易改变和掩盖的。
该隐这样的孩子是不会陷身火海的,即使偶然意外,我这样的人就是死也会去拯救的。毫不犹豫不计后果。因为人类的一些高贵并不很多!因为我们希望那种纯洁的基因是人类大多数。为此我们不惜牺牲自己。
我在回答一个网上朋友的留言时说到过,我活了该隐这样的孩子十倍的年龄,兜兜转转寻找各种不同文化理论哲学之类几乎耗费了一生。最后发现,自己居然还是一个被认为要拯救的生命,这有多可悲!
会不会有人想去拯救该隐这些孩子们的灵魂呢?我相信也会有,因为他们自己就是最应该被拯救的人。黑命贵不是口口声声种族歧视吗?最近又出来赶时髦的黄命贵。只是,我在真正的白人中,才知道那些都是混帐鬼话!它们才是真正的种族主义者。
善良高贵的人群,其实早已是晶白体了。他们全身充满了生命的高贵。而有些人群,也许再修一千年,都不能修到这种来自基因的高贵。这个高贵的特徵就是那些在我床上打滚的孩子们表现出来的,那种与生俱来的纯洁无瑕,就是他们来敲门送信时展现的,那份与年龄不相称的令人感动的礼仪。这不是学什麽学出来的,他们甚至还不识字,讲不清完整单词,但源于基因的高贵就这样自然流露出来。
三岁的伊莲娜拿著我的圣经跟我说著我听不懂的话。也许她也在告诉我生命需要救赎?也许不是。
三岁的伊莲娜拿著我的圣经跟我说著我听不懂的话。也许她也在告诉我生命需要救赎?也许不是(图片:戈壁东)
中共的金灿荣、张维为、胡锡进等等等等一大堆人类奇葩的极端无耻之徒,哪一个没有接受过高等文化教育?基督教里面出现的败类,有的甚至是神学院毕业的牧师。林郑月娥也称自己是天主教徒。教育和信仰改变了他们源于基因的邪恶吗?相反形成了巨大反差。
许多宗教和信仰都说自己是最好的唯一的救赎。在哪裡救赎?在天国?我看不到。我能看到的是三个孩子的赤子之心裡表现出的人类所追求的高贵人性!这更有意义和有价值!没有丑陋的争斗!
最近有各色朋友私信我电话我,说不要去介入某个群体的争议,对我非常不利。我苦笑。谁愿意介入?我是被莫名其妙捲入的。
老实说利不利还真不是我考虑的。如果在乎名利权势,当年选择与共党同流合污,今天早就高官厚禄了,哪裡还会逃亡海外。但是我们会要这种活死人真魔鬼的生命和利吗?
所以这就是价值观念,有的价值观念裡,利不利是考虑前提。只是我看见了该隐这些孩子以后,我知道他们的生命裡没有这些东西。
人的赤子之心就是动物也会感应到。我在加州时与一隻松鼠交上了朋友。我给它取名叫Agree。每次它都从树上下来,在我手上吃东西
人的赤子之心就是动物也会感应到。我在加州时与一隻松鼠交上了朋友。我给它取名叫Agree。每次它都从树上下来,在我手上吃东西(图片:戈壁东)
我瞭解很多奇妙学说,我也承认它们宗旨是引导人们向善。也可以让一些人在黑暗中得到安慰,以至于有坚持的力气。
但是要把它们当作生命的唯一救赎,其实是一种对生命充满苦难的解说和最大的悲哀。
从孩子身上我看到根本不悲哀的生命。要救赎他们?给赤子之心套上一个龙头?
该隐们不在火裡,他们是人类的本色!只是后来的很多人是被各种慾望和学说掩盖了本色。修回去是一种倡导,对很多人而言回到该隐这些孩子的状态也许需要几千年!
这幅图是在中国的微信上下载的。它们在告诉孩子什麽?
这幅图是在中国的微信上下载的。它们在告诉孩子什麽?(图片:戈壁东)
因为有些地方人已经变成兽了。至少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就是这样。那裡已经很久没有该隐这样的孩子了。
囉囉唆唆,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懂我在说什麽?

 

责任编辑:李文涵

作者授权明德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