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小說】陰間使者抓錯人?17歲高中生救母除妖變海神

0
636

作者:翁宇  (原題:海神)

在炎熱的仲夏、海水激流中,杜哲昀雙眼緊閉、身體隨波逐流,頭上、身上佈滿大小不一的傷口。

十七歲的他,曾是高中游泳校隊,如今卻溺斃於暗潮洶湧的礁岩海域。

「哈、哈、哈……」

一位西裝油頭、提皮箱、戴藍芽耳機,目測約六歲的小男孩,自遠處跑了過來,「好喘!呼……」

小男孩以右手觸碰杜哲昀的嘴唇,一顆金色珠子自他體內升起,小男孩把金色珠子收在西裝口袋裡;這顆珠子,名叫輪迴珠,三界內的眾生體內均有輪迴珠,用以投胎轉世。

小男孩自皮箱拿出一個平板電腦,以稚嫩的聲音大喊:「亡者杜哲昀請聽命!我是地獄派來的使者,來接你下去報到!」

小使者唸完亡者的生辰與死亡日期,聲音一落下,杜哲昀的靈魂立刻自身體裡升起,他睜開雙眼、端詳著小使者,「咦?你是誰?我在哪裡?」

「亡者杜哲昀,你溺水嗆傷肺部而過世,請跟我走,我帶你到地獄等候審判。」

小使者認真的神情,好像很有一回事,杜哲昀聽完、心涼了半截!「不,我要回家!」他環顧四周、嚷著回家,卻低頭看見自己的遺體而大吃一驚!「他是誰?」

「你現在在陽世和陰間的交界,回不去啦!你看見你的遺體了,我會把他送到人群所見之處。」

小使者認真的記錄著平板電腦,而後妥妥的收在隨身的小皮箱,「好了,走吧!」

杜哲昀悲傷的哭了,他蹲了下來、守在自己的遺體旁,「我過世了,媽媽一定很傷心……」

「我媽很年輕就生下我,我們從小相依為命,沒想到,連最後一面都見不到……」

小使者的表情也跟著難過起來,「亡者杜哲昀,你必須在七天內到陰間報到、取得亡者的身分,才能回家!」

杜哲昀心想,只要能回家就好,於是跟隨使者走著;小使者腳程飛快,杜哲昀落後太多而跟不上,小使者趕緊回頭牽著他的手、繼續走。

到了一處渡口,一艘先進的快艇駛來,「快點上船吧!這裡不能逗留太久。」小使者催促著。

到岸後,小使者拿出一張卡片,在入口處的紅外線感應器上感應卡片,「嗶嗶!」門沒有開,再感應一次,「嗶嗶!」門還是沒開。

「再嗶幾次也沒用啦!此人陽世未盡,應儘速返回,不得進入陰間。」

一位穿著傳統客家花布衫的阿嬤、碎碎唸的路過,用感應卡「嗶!」一下門就開了,阿嬤唸叨:「速速離開,切勿蹉跎。」

小使者驚呼:「啊!怎麼會這樣!難道我抓錯人了嗎?」

打看平板電腦、小使者仔細端看,驚見亡者名叫林晳昀!小使者驚覺自己弄錯人、害怕的哭了起來,「我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怎麼辦!」

杜哲昀心急的催促,「哎喲!你不要哭啦!快點幫我想辦法啦!我一定要回家!」

小使者拿出一條手帕,擦乾眼淚、擤了一大包鼻涕,「你留在這裡,不要離開,我去陽間一趟,馬上回來!」

沒多久,小使者回來,哭得眼淚鼻涕橫飛,「陰間的時間比陽世的時間還要慢,你媽媽把你的遺體領回去,一辦完喪事就火化,回不去了啦!嗚嗚嗚……」

杜哲昀沮喪的垮下肩膀,「你傷心什麼?我才要哭吧!沒事被你抓下來,現在連身體都沒有了……怎麼辦?」

小使者點點頭、擦乾眼淚,「我現在就去稟報閻王陛下,問看看你有沒有機會回家。」

提起小皮箱,小使者神情嚴肅的望著杜哲昀,「我速去速回,我不在的時候,不管你遇到誰,都不可以說話喔!」

「這個地方什麼東西都有,還有專吃靈魂的鬼,你一說話,就會給自己帶來危險!」

看著杜哲昀點頭,小使者才放心離去。

不久後,出現一群長長的黑影人,他們圍著杜哲昀、手牽手走著,口裡唸唸有詞。

杜哲昀牢記小使者說過的話,他坐了下來、閉眼不理他們,黑影人很快的離開,接著來了一群站著走的醜陋怪獸,又團團圍住杜哲昀吟唱著某種奇怪的歌曲,他仍閉眼不動。

怪獸們離開,來了一群大型的黑色毒蠍、舉著長長的蠍尾想刺他,此時,杜哲昀發現,不管是閉眼或睜眼,都一樣看得到那群蠍子!他低著頭、在心裡告訴自己不要害怕。

不知過了多久,小使者回來了,看見杜哲昀還坐在原地、沒有被鬼吃掉而又驚又喜,「你居然還活著啊!」聽見小使者可愛的聲音,杜哲昀張開雙眼。

「對不起,亡者杜哲昀,這一連串的誤會,都是我不對……」

小使者哭喪著臉,「閰王爺說,你生前為了拯救國中生林晳昀而落海溺斃,積了大功德,因此,閻王爺給你安排,暫時充當海神的職位、捉拿那個害你溺水的海中女妖,如果成功,就可以獲得輪迴的機會喔!」

杜哲昀氣壞了!「太過份了吧!你亂抓人、不帶我回家,還把我弄到海裡收妖!我不要!」

「這種危險的事,是做錯事的你要承擔吧!」

小使者慚愧的低下頭,「回家的事,我盡力了……你放心!我會幫你,直到完成使命!」

杜哲昀打量了小使者,「你能幫什麼忙啊?你只是個小孩!」

「別看我只是個小孩,必要時,我可是會變得很厲害喔!」

小使者得意的說,「哎呀!走啦!此地不宜久留!」

他們回到杜哲昀出事的海域,一位中年婦女失魂落魄的走在海邊層層疊疊的礁岩,眼看著就要落入海裡,杜哲昀瞧見了,「啊!媽媽!是我媽!」

杜母邊走邊哭喊著杜哲昀的名字,突然,小使者突然全身緊繃,停了下來。

此時,海水突然暴漲、一個大海浪捲走杜母、往海裡帶,溺水的杜母猛然清醒、睜大雙眼、用力掙扎著往岸邊游。

「媽!媽!誰來救救我媽!?」

杜哲昀想拉住母親,無奈雙手卻穿過母親的身體……

「大膽妖孽!」

小使者的身體忽地變大,一位帥氣的成年男子毅然而立、手上持寶劍,縱身一跳、一劍往海浪砍下!

「啊……」

海浪立刻消退,杜母見狀趕緊逃命,此時,海中央出現一個大漩渦,伸出一隻黑色大手,眼看就要抓住杜母……

「喝啊!」

使者奮力一砍,大手斷落的剎那,又出現另一隻大手,砍也砍不完!

使者大吼:「杜哲昀!光靠我的力量不夠,祢是海神,快來幫忙啊!」

杜哲昀在一旁擔心的說:「我怎麼幫忙啊!我什麼都不會!」

好幾隻大手不斷逼近杜母,杜哲昀眼看著大手伸到岸邊、抓起母親,他趕緊放聲大喊:「我要武器!」唿的一聲,一把弓箭立刻握在他手中,「妖怪!去死吧!」

數十支箭射向漩渦中心,數十隻大手中箭化為海水,沒料想,漩渦以極快的速度、又遞補數十隻大手,朝他伸了過來……

杜哲昀慌了,他從沒看過這種景況,轉頭問使者,「弓箭沒用啊!我該怎麼辦?」

「超然!你的心境要超然!心裡有任何執念,都當不了神!」

一隻大手襲來,使者一刀砍斷,接著又一隻大手揮過來,使者一邊砍鬼手、一邊叨唸:「記住!無名、無利、無仇、無恨、無愛、無情、無怨、無悔、無私、無我!」使者又大刀砍下一隻手,「快點!趕快回歸超然狀態!」

無數鬼手往杜哲昀身上揮去,被使者迅速砍下來,杜哲昀慌亂的大喊:「你講的容易!可是我做不到!」

「嚇!」

使者大喊一聲,他的身體變得更巨大,但始終打不贏女妖,使者皺著眉頭,「我沒空教!你自己得想辦法!」

杜哲昀坐了下來,想起小時候,曾跟著媽媽到寺院禮佛,寺院裡的佛像都盤著腿,看起來很神聖;媽媽曾告訴他「佛法無邊」的意思,佛法很大,從最宏觀到最微觀,都有佛的法力。

他雙腿一盤、眼一閉,想像佛像的樣子,記憶,帶他回到過去。

回顧的過程中,他把對媽媽的愛、自己溺斃的恨、還沒向同學告白的情、父親抛家棄子的仇……人世間的一切愛、恨、情、愁,一起起的事件全都原諒、全部放下……

突然,一道金光從天空射來、覆滿杜哲昀的身體,金光愈來愈強烈,就連使者都張不開眼睛,杜哲昀被金光托著、飄了起來。

「大膽海妖,汝可知錯?」

杜哲昀睜眼、開口說話,祂坐在一朵金色的雲,外表變化為神尊的模樣,穿著古裝、髮上有髻,留著長鬍鬚、持龍頭杖。

就在此時,轟隆一聲!漩渦裡的所有的大手一齊向神尊伸去,「大膽!」神尊蹬了蹬龍頭杖,無數大手應聲即斷,龍頭杖一指,一束金光逼向海中央。

「啊……」

只聽一聲刺耳慘叫,海水突然波瀾萬丈、激起一陣狂風暴雨往上竄爬、衝向神尊!

「大膽!豈敢放肆!」

神尊大手一揮,拍碎暴風雨,「磅!」飛上天的海水龍捲、重重摔回海裡,神尊駕著金雲、飛向漩渦,「妖孽!汝可知錯?」

神尊怒目圓睜、神情嚴肅,海水立即平靜無波,只見海中央坐著一位古裝女子、嚶嚶哭泣。

「我好恨、好恨啊……」

神尊見狀,變回杜哲昀的模樣,「我知道妳很恨啊!可是,因為妳的恨,卻害死很多人。」

女子不理會杜哲昀,悲傷的以袖拭淚,「發生了什麼事,讓妳這麼恨呢?」杜哲昀坐在她身邊,關心的問道。

「明朝萬曆乙未年,吾夫婿好女色,聽信小妾讒言,認吾不貞、與人有染,致浸豬籠而殁。」

杜哲昀皺起眉頭,「這件事與我們母子倆有何關係?為什麼要害死我們?」

使者恢復小男孩的狀態,咚咚咚的跑過來,「哈、哈、哈、好喘!」

女子拭去眼淚,抬起頭來,「汝係吾夫婿投胎所生,汝母,係那小妾投胎而生。」

杜哲昀嚇壞了!女子把手指點在他額上,他忽然憶起往事歷歷,原來,發生的這一切,都不是偶然!

「對不起……這是我的錯,我不該聽信讒言……請問,我該怎麼幫妳才好?」

杜哲昀難過的跪了下來,女子緩緩搖頭,「此恨,吾已卸下,應要輪迴轉世。」

小使者指了指平板電腦,「啊!我查到記錄了!妳是亡者劉許氏!海神,你帶我們回去陰間吧!」

一道金色雲朵飛來,載著三人返回陰間,奈何橋前,使者刷了一下感應卡,「嗶!」門開了,三人走入橋墩。

二十年後。

「杜哲昀,高中畢業快樂!」杜媽媽開心的、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二十年前,搜救大隊尋獲杜哲昀的大體,杜媽媽難過的差點跳海,當她奄奄一息的趴在岩岸上,是搜救隊的隊長偶然路過、救了她。

兩人相識、相愛而結婚,婚後陸續生下杜哲昀和妹妹杜哲佳。

杜哲昀原名杜祈昀,七歲的他堅持自己是杜哲昀,並且請求父母為其改名,他和妹妹杜哲佳感情要好,從不吵鬧,是很體貼的哥哥。

「哥,今生能當你妹妹,真好!」

杜哲佳舔著冰棒、坐在海邊,杜哲昀看了看妹妹,「能當兄妹,我們一定是緣份深厚,彼此要珍惜。」

「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

杜哲佳笑看著哥哥,「哥,我偷吃冰的事,你不要告訴爸媽喔!」杜哲昀噗哧一笑,點點頭。

夕陽像是穿著金色長禮服的淑女,在海面上點起一片片金燦燦的光影,映在兄妹倆對視的臉龐,紅噗噗而閃亮亮。

 

明德網首發,版權作者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发表评论